一些照片

https://i2.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4831.jpg

Sony的机器狗

https://i0.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4901.jpg

全自动图书扫描机器

https://i1.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5130.jpg

这位教授在拍照

https://i0.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5225.jpg

只有两个轮子

https://i0.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5295.jpg

机器人道德规范

https://i0.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85531.jpg

专题presentation,听起来很玄,其实很傻逼

Advertisements

ICRA06印象

印象之一:日本人真是多。到处都是。到处都有很多很多。

印象之二:几乎每个presentation都有video。

印象之三:大部分技术细节都没听懂,不过大致了解了都在做什么。听的领域不多,但仍然开了眼界。

印象之四:感觉有些很牛逼,有些很傻逼。大部分都很傻逼。要我来做,肯定不比他们差。

印象之五:这个领域仍然处于原始阶段。虽然根本不怎么了解这个领域,但是从此次会议的印象,感觉作的东西都基本都是些很傻逼的事情。也就是说,没有所谓“智能”的冲击。印象最深的一个是击打乒乓球,就是用一个拍子不停的向上撞乒乓球,就像人一样。基于视觉的,感觉那个小车很牛逼,跑得N快。另外一个是机械手,向上抛一个手机,然后等手机落下时用手指夹住。里面用了高速度的摄像机。其他的有些基于视觉的navigation都很傻逼。

印象之六:video session里面的东西都很牛逼。有一个是Katrina风暴里的小直升机搜寻,很有用,但是据说视觉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比如会撞墙之类。

印象之七:公司的机器人show很牛逼。不过也没有什么智能,很多仍然需要人来控制。视觉方面都还很弱。

印象之八:识别方面仍然都还很弱。

印象之九:欧洲人很多很多。

印象之十:真正能应用性的东西几乎没有。起码视觉方面如此。

印象之十一:真正觉得牛逼的还是星期四free lunch时show的两个东西:其一,DARPA Grand Challenge,也就是无人汽车驾驶。这个东西很早就知道了,Cnet也有报道,最近一两年有很大的突破。这次看了更详细一些的video,觉得确实很牛。很多都是山路,一不小心就可能掉到山谷里去了。光照、阴影、噪声,都是些很现实的挑战。其二,4digitalbooks,自动扫描图书。全自动。最酷的是那个自动翻页机器。这个东西应该被google使用了。

印象之十二:机器人确实是很有意思,很有前途的一个东西。比纯理论的计算机视觉有意思的多。我就喜欢应用性的东西。理论脱离了现实就容易瞎扯蛋,故弄玄虚,无中生有,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ICRA06之我的presentation

第一次去开会,要作presentation,五年研究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呀第一次,好怕怕呀好怕怕。

首先,我的口语不好,虽然来美国两年了。这两年英语没啥长进,汉语倒长进不少。不过,听了小日本的报告后,这方面就没啥顾虑了。所谓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小日本的口语总是带有浓重的日语口音,都不知道是在说英文还是说日文。

然后,听了两天报告后,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slides有多土。几乎所有人的slides都有video,图片也不少。而我,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偶尔几张很土很土的图片,还有很土很土的背景。于是,讲前一天的晚上,改slides改到凌晨三点。又在做报告前30分钟,现写程序,把裸的图像数据聚合成video。而且来之前,也没有预讲过。去年讲类似的内容的时候,讲了一个小时,而这次ICRA,只有一刻钟的时间,还包括提问。

我的是Vision,在Salon I,人总是很多,几乎坐满,有两百来号人。因为我的presentation是在最后一天的最后一段的倒数第二个,所以,我希望,人都走光。天公作美,人确实不多,而且,还没有人提问题。其实我前面的几个也没有人提问题。

上去之前,向胡国强借了个表,好控制时间。又塞给他我的相机,让帮忙照相,hoho~。

https://i2.wp.com/ferryslife.blogbus.com/files/1148154961.jpg

我现在是不是传说中的科学家了?

农民进城

我只能拿这四个字来概括这次的ICRA06之旅。

感觉之一:我终于跨入了神圣的科学殿堂。

感觉之二:我是这里面最土的一个人。80%的人都西装革履,而我——30人民币的T恤,70人民币的裤子,一双凉鞋,走路一搭一搭。这儿上千人除了我,没有人穿凉鞋。

感觉之三:终于体会到做教授是件很爽很爽很爽的事情。几乎动摇了我坚定去industry的观念。怪不得老板从sharp辞职来asu作教授。怪不得那么多博士毕业了要跑去当教授。发paper,不仅对评职称什么的有帮助,还可以去开会,认识很多很多的人,当然包括mm,可以免费去旅游,玩很多很多的地方。要去公司的话,hengheng,一年只有一两个星期的假期。一个港中文的名字也叫“李敏”的很高很壮的博士后说:“开会就是社交”。

感觉之四:开会的地点希尔顿,好大,好豪华,好奢侈;我好老土,都不好意思进去。

感觉之五:迪斯尼的冒险岛真好玩,真酷,真便宜。

奥兰多奇遇记

奇遇之零:会议地点在orlando。老袁就在附近,9710的另外三个也在附近。

奇遇之一:在老袁的实验室,碰到一个人叫杨建。他的本科同学是我们系新来的老师Chen Yi。另外一个本科师妹2004年和我一起到asu同一个系。

奇遇之二:奥兰多第二天。在希尔顿的salon I房间听presentation,偶尔回头,发现有人正朝我招手,仔细一看,是胡国强!本科9710同学,还是老乡。

奇遇之三:胡国强认识港中文的两个师弟,又通过那两个师弟认识另外两个mm。其中一个mm是Liu Rong,另外一个是Qin Ni。Liu Rong也是港中文,和Xu yangsheng实验室的人很熟,也就认识9710的另外一位同学,一位曾经同寝室的同学,王占成。

奇遇之四:奥兰多第二天的下午,正在徘徊犹豫这去哪个房间听报告,经过一个房间,往里面一看,发现讲台上的一个mm很面熟,似乎以前在科大见过,虽然不认识。于是进去,同时查她名字,Hou Feili,在google上搜。但是没有什么信息,只知道现在在USC,更早的信息也就是ICPR04的一篇论文,机构是Chinese Academic of Science。中科院?但哪个所呢?怀疑是自动化所。当天没有搭讪,第三天又远远的望见,她正在墙边喝水,面对着大厅,又没搭讪。第四天,差不多会议最后一天,上午,我在我下午将作报告的Salon I听报告。回头一望,见那个mm正坐在不远处!但是,中途她又走了,真是无限遗憾。但是不久她又进来了。直到这个session结束,她出门的时候,我离她的距离不到10公分。还是没有搭讪。想想再不说就彻底没机会了,于是尾随。这个mm走向了注册处的老袁,问问题。我也走向老袁,问了一个我现在记不起来的问题。还是没有搭讪。那个mm又走向一边,问另外一个服务人员。我继续望着她,等她问完。鼓起勇气上去,问:“Where are you from?”如果她回答China,我就要用中文问他哪个学校毕业的。结果她直接用中文回了一句,wk~。她说她刚才听我用中文讲话,hoho~。于是我急忙问他以前哪个学校的?“中科大!”她回答。噢,天哪天哪!果然是中科大!我开始一直怀疑他是计算机系的,可能比我矮一两级。又问她哪个班的?“9610”,噢天哪天哪天哪!我的正宗师姐。天哪!本来因为下午要作报告,前一天晚上改slides改到凌晨三点,只睡了五个小时,决定中午无论如何一定要睡觉的。但是,碰到这样的事情,睡什么觉阿?中午lunch听报告的时候,我和她最近的距离只有0.01公分,一个小时后,知道她已经有了男朋友,来美国后认识的。

奇遇之五:最后一天,去一个主题公园游玩。前一天晚上,跟Liu Rong约好一起了的。第二天,又多了两个男生。其中一个是Columnbia的,清华毕业,也是97级,很聪明也很能干。最后走之前吃饭时,我无意中说到国内很爽,有人踢球。他问我喜欢踢球,认不认识黄伟。当然认识,一个很痞的家伙,9709,精密仪器系。他说黄伟以前跟他是高中同学。

最后之奇遇:在奥兰多机场即将登机的时候,碰到Qin Ni,前天晚上还一起吃过饭。她跟她老板。她老板是合肥人,家就在科大旁边。所以当Qin Ni问我哪个学校的时候,他老板说,没见我T恤上USTC几个字母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