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段子

//摘自《关于类人孩语》(《非常道》后记)余世存

我国的现代化史是一部过于漫长、充满罪与苦的历史,阅读这部历史,包括身边的现实,我经常会有疼痛、羞愧、耻辱之感,会有呼天抢地之意。我经常想,为什么我们中国人要受这么多的苦难?是一种什么样的历史目的或人生秘密,让我们流这么多的血,犯这么多的罪,有这么大的冲突和仇恨?能不能让这个目的或秘密显影定形?我们走过这么多的污泥浊水,经受这么多的磨难坎坷,有什么能做我们的向导?

对我个人来说,向导是有的,那就是文明,是乡愁。

最悲惨的,是类人孩们的不自知,他们把每一次获得的认知都当作真理或终极信仰。

我年轻时“在孩子们中间”写诗说:“放下自己的事情为你们祝福/那条蛇蜿蜒着一条路跟踪/人生就为你们所窥见的半真理利用/你们何辜,你们何苦”

孩子在学校里作文,表演,代圣贤立言;类人孩则在社会上作文,表演,代主义和问题立言。

类人孩跟孩子一样是站在知识的碎片上,现代文明社会里个体公民的生存常识在类人孩们那里分布得极不均匀、稀薄,知识的污染蒙蔽了他们,知识的碎片教唆了他们,也切割了他们,使他们往往彼此对立,无能交流、调和、妥协、共处。

更多的中国人,是惨杂在人生和民族的罪与苦体制里不能自拔,不得自由。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