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是智慧设计

Time: The Evolution Wars

1。将智慧设计加入教科书还是不加?这是个问题。

2。总统已经表态,支持加入。原因:学生应该open mind。

我感兴趣的是理查德道金斯的表态:

1。这根本不是科学争论

2。这帮家伙也没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

3。这帮家伙的假设没有证据支撑

4。教这个就像在学校同时教地球是圆的,地球也是扁平的,这会误导孩子

5。自然选择是这个世界神奇的复杂性的超漂亮解释,就因为它并不是机会的理论;它是一个在超过几百万年中渐进,递增的改变的理论,起初只是些非常简单的东西,后来慢慢的,逐渐的变得越来越复杂。他不仅是复杂神奇性的超漂亮解释,而且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被提出的解决方案。

6。谁设计了设计者?

7。化石证据缺失?侦探也时常面对证据缺失的问题。你得从一些蛛丝马迹和其他类型的证据来推断。无论是化石还是遗传码都有很多支持进化的证据。

8。模式,如果进化发生的话,那就是你会发现的东西。

9。创造论者喜欢说寒武纪大爆炸前为什么化石那么少,为什么要那么多呢?

之前他是不愿表态的。他们认为参与争论本身会说明智慧设计是有科学意义的。

方舟子和国内很多的人属于智慧设计论的否定方,也属于舆论主导,不过主流与正确无关,比如这么一句:“达尔文的进化论对生命的起源和进化所做的科学解释,早已为世界公认。”很早以前,世界是平的,羽毛比石头往下掉的速度慢,这也是公认的。对于方舟子,我赞同有篇文章的观点:“

智慧设计论并非历史上的“神创论”的翻版。很多为了“捍卫科学”而批评智慧设计论的人都只满足于给它贴上一个“神创论”甚至“原教旨主义基督教”的标签,以为标签贴完,就算驳倒智慧设计论了。(在中文网上,方舟子一直坚持滥用“原教旨主义基督教”的标签。他在评论布什答问的时候甚至说“重生的”福音派基督徒就是“原教旨基督徒”[6],再次表明他对基督教确实相当无知[7])。但是智慧设计论到底讲的是什么,这些批评者往往不是缺乏了解,就是故意曲解[参见4]。

回头再回应道金斯的话语://说实话,我是相当喜欢道金斯的

1。另一方认为这是科学争论

2。科学杂志不会发表他们的文章,就像道金斯认为这不是科学争论一样

3。比希也承认还找不到证据。但是批驳一个有漏洞的观点与寻找支持假设成立的证据并不相关。其次,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假设同样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作出的,不能因为没有证据而否定假设。

4。地球是圆的,是进化论者的观点还是智慧设计论的观点?我们以前教孩子冥王星是行星之一,所以现在就不该教它已经不是行星了?

5。这个理论正是智慧设计论者所抨击的进化论的根本缺陷。别人说你这个理论有问题,你不能说我是对的,因为这理论是对的吧?

6。宇宙是如何产生的?

7。很不幸,很多所谓的化石证据是伪造的。而且更多的化石证据和DNA证据更能说明进化论是无法解释的。

8。文字、复制的代码、这些都是模式。不断发生的模式。但是这些模式,需要一个设计者。复制机器可以生产很多很多模式,但模式本身,有时是需要设计的。

9。为什么那么少呢?证据缺失也是理由?

很奇怪的是,道金斯根本没有正面回应智慧设计论者提出的质疑。

而质疑,这篇文章有一点儿。

关于智慧设计与进化论的一些东西

怀疑者的进化--访《达尔文的黑匣子》作者迈克·比希

“起源大战”反响强烈,“智慧设计”风波再起

再找两篇支持进化论的

神创论者的圣战

不仅仅是在堪萨斯

//觉得正确的态度应当是就事论事,不要乱贴标签。不过google了半天,发现支持进化论的在就事论事这一点上做得很少。

//更多的相关的文章在:进化vs.创造/设计

最后贴一段风起云涌的战斗场景:From http://www1.bbsland.com/articleReader.php?idx=27656

话说从20世纪80年代中开始,学术界出现了一个叫做INTELLIGEN DESIGN
MOVEMENT (IDM) ,也就是智能设计运动。其提出的科学理论叫INTELLIGEN
DESIGN THEORY (IDT) ,也就是智能设计理论。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壮大,智
能设计运动(IDM) 已经是风起云涌,大有不断蔓延之势。

与智能设计论(IDT) 相对应的是进化论(EVOT)。由于智能设计论的矛头直指进
化论及其自然主义世界观,有迹象显示,进化论者及其自然主义者已预感到一场
风暴即将来临。而且,战前的序幕已经慢慢拉开。

请看最近两大团队的一些热身战:

2001年7月:智能设计论干将之一Phillip Johnson 与进化论干将之一
Richard Dawkins通过EMAIL接火;

2001年11月:智能设计论干将之一William A. Dembski与进化论干将之一
Massimo Pagliucci在New York Academy Sciences举行辩论会;

2001年11月:智能设计论干将之一William A. Dembski与自组织专家Stuart
Kauffman在New Mexico举行辩论会;

2002年3月:智能设计论者与进化论者在Ohiostate Board of Education
举行的一个特别会议上举行大规模辩论;

2002年3月:在New York的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AMNH) 举行了智能设计论与进化论的大辩论。智能设计
论团队出马的是:Michael Behe和William Dembski;进化论团队出马的
是:Kenneth Miller 和 Robert Pennock。

2002年4月: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及进化论团队的的拳头期刊《自然历史》
Natural History magazine出版了一期特别报道,刊登了智能设计论者
三篇智能设计论的position statements(各一页) ,由Michael Behe,
William Dembski 和 Jonathan Wells分别写成;后面紧接着是进化论
团队的批评回应,由Kenneth Miller, Robert Pennock 和 Eugenie
Scott写成;

2002年6月:《科学美国人》杂志Scientific American推出了由其主编
John Rennie撰写的攻击创造论的文章,并在National Geographic
Today上广播播放,意在攻击智能设计论。

2002年7月《研究新闻与机遇》Research News & Opportunities
杂志推出了关于智能设计的讨论。参加讨论的智能设计团队有:Jonathan Wells,
Michael J. Behe 和William Dembski。来自进化论团队的有:Michael Ruse,Robert Pennock,和Eugenie Scott。

2002年8月(也就是上个月):第三届智能设计论年会在美国KC, Mo召开,
在该年会上智能设计团队与进化论团队再次举行大辩论。智能设计团队的参战干
将是: Michael Behe,Jonathan Wells,J.P. Moreland和John Calvert;进化论
团队参战的干将是:Mano Singham,John Staver, Denis Lamoureux 和
Steven Gey。

在这些热身战中,美国主流媒体也对战况时有报道。在THE NEW YORK TIMES
上出现过这样的题目:“Evolutionists Now Battling a Secular
Theory” 和 “Biologists Face a New Theory of Life’s Origin” 。当然主流媒体的基调并不在完全支持智能设计。这是智能设计团队预料到的。

美国主流科学界的一些期刊介入这场热身战,也不在提倡学术自由。一是由
于形势所迫不得己,。二在拟制智能设计运动的蔓延,以期尽早摧毁智能
设计论。

这可从2002年3月份在美国自然博物馆的大辩论和4月份的自然历史杂志的
特别报道看出。

自然历史杂志编辑Richard Milner主持了这场大辩论。但在计划此次大辩论
时却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插曲:

Richard Milner准备在进化论团队的心脏地盘-自然历史博物馆举行这场
大辩论,但有好多极有声望的进化科学家极力反对举行这个辩论。他们认为进
化论者应该不去考虑智能设计论,更不能给智能设计论的倡导者在自然历史
杂志上提供版面。

然而,Richard Milner的答复,极有可能也是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意思,是
这样的:不管智能设计的提议是否对达尔文生物学构成了严肃的威胁或挑战,但
最少这个智能设计的提议不能被当作社会政治现像而忽略。这是基于我的亲身
经历:在全国各地的旅行中,。。。有人经常问我智慧设计的问题。所以,自
然历史杂志已经决定不是忽略这些反对意见,而是基于争论而提供亮光。(whether or not intelligent design proposes a serious threat or challenge to Darwinian biology, it cannot be ignored as a sociopolitical phenomenon at least. And I know this from first hand experience: In my travels around the country … I’ve often been asked about intelligent design. So Natural History has decided not to ignore the dissidents but instead to turn a spotlight upon the controversy.)

当然,这并不是说Richard Milner支持智能设计论,而是说明进化论者被迫
应战。

后来在自然历史杂志的特别报告中虽然刊登了智能设计论者的position
statements,但紧跟的是进化论着的批评文章,而不再提供智能设计论者的解
释意见。

有人认为这不公平。但是,智能设计论者早就料到这招。因为进化论者的目的是
要摧毁智能设计论,而不是提供公平竞争的条件。

尽管如此,智能设计论者净赚的结果是:进化论者再也不能忽略智能设计论这样
一个对进化论构成威胁和挑战的科学理论。而两者的争论已经逐渐进入到实质
的科学层面,并已慢慢地摆上了桌面。这正是智能设计论者要达到的阶段目标。

那么到底智能设计论及其运动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