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lm, webos大史记

the verge 上的一篇文章

看了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多么牛逼的系统,多么牛逼的人才

只可惜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

如果hp的hurd不被辞职。。。。。

如果motorola的droid当时没有出来。。。。

如果开始选择的是verizon而不是sprint。。。。

如果webos能够早几个月开发。。。。

如果palm开始没有在错误的道路上走了一两年。。。。。

如果最开始的时候palm重视iphone,就像google一样。。。。。。。。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二字

文章的最后一句是千百个weboses会站起来。让人想起新教改革运动,加尔文死后,他的徒弟门跑到各个国家,推动了整个欧洲的福音复兴运动。

或者说,webos精神永存

据说所有用过palm webos手机的人都会爱上她

我买了两个,一个给老爸用,一个给老婆用。我自己的是htc eris。说实话,htc eris用户体验比palm手机差太多太多,以至于我也不敢把htc给老爸或者老婆用,怕他们不会。palm用起来很简单,也很流畅。htc那个总是卡,还不时死机。。

 

Advertisements

留美海归郭去疾:用数据经营“美丽的事业”

这儿的消息

“我们对消费者来说,还意味着有品质和服务的保证。”郭去疾说,虽然海外也有ebay等购物网站,但质量良莠不齐,筛选的成本很高。

郭去疾认为,中国进入WTO十年以后,关税或配额壁垒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全世界的贸易壁垒主要是通过知识产权和标准。

“在全球没有任何一家运输公司可以抵达全球的任何一个地方,每一家快递公司都只是在局部比较领先,但每一个公司在哪一个地方领先这个数据是没有人知道,于是我们便通过试错积累了海量的数据,我们知道某一类的订单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点用哪一家快递公司是可以最便宜、最准确地到达的。”郭去疾说。

而通过对这些数据聚集分析,网站可以做到实时地为顾客筛选到一个最适合他的快递公司,并估计到大概几天内到达以及它的成本。

郭去疾指出,2008年之后,因为全球消费市场的收缩,库存的风险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中国国内企业收到一个巨大的订单,等三个月制造好再运到国外大概需要六个月,那个时候你已经不知道卖不卖的掉,你也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汇率是多少,这些风险致使很多传统制造企业破产”

“兰亭在零售方面最核心的能力体现在选品和供应链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是一个‘两栖的动物’。”郭去疾说,美国的公司可能很擅长选品,但他们找不到好的货源;而中国的公司什么都能造,但又不知道造什么。

gamed

wired july 2011

how online companies trick you into sharing more, joining more, and spending more

amazon, netflix, zynga, facebook, apple都有一套

不过这个专题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小的黑色条幅里面的内容

how we’re gaming ourselves

心理学家做过一个鸽子实验。如果持续按按钮,每100次出来一个奖品,它会持续按。如果随机出来一个奖品,它就每次都按得很猛,基本上就上瘾了。你把食物拿开它还会继续按。说明什么呢,随机强化会让人中毒。比如我们看email。什么原因导致了我们神经病似的刷email呢?就是重要/紧急邮件会随机性的出现。

好吧,这篇文章有很多的翻译:http://dongxi.net/b08W3/print

kinect

wired july 2011

armies of fans are hacking the kinect xbox controller to run everything from robots to art projects. the way we interact with machines just changed forever

毫无疑问,kinect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从他发布的第一天就可以看出来。他让一个很关键的3d照相技术变得便宜了。

不久的将来手机上应该也会出现类似的传感器。不过这一领域已经被微软给垄断了。相关专利早就被微软给收入麾下了。谁要再在这个领域做个东西卖都得向微软交买路钱。技术本身不是微软开发的,不过微软看到了机会。而苹果没看中。

杂志里面有附图。发现kinect今年果然有四个麦克风,wk~。利用这个不仅可以降噪,还可以提取远距离的声音。还可以分离不同人说话的声音。啥时候得买个回来弄弄。

另外,微软的sdk也早就发布了。就等大家开搞了。

这个东西最令人兴奋的是什么呢?

10 million sales in 4 months

好吧,该想想应用了

1.机器人
2.盲人壁障
3.手势交互
4.艺术,增强现实
5.3d扫描

transparency for all

wired july 2011

around the world, governments are making data available. that’s not enough.

之前有一期讲了政府应该把数据公开

这一期回头审视这个事情的不足之处

比如一般人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些数据

而有一些人呢,专门从数据里面找那些法律文件有漏洞的,然后雇律师打官司敲诈人家,搞得鸡犬不宁

也就是说呢,有钱的人,利用数据变得更有钱。没钱的人呢,被人勒索的更厉害。

所以数据到底是公开好呢,还是该怎么办呢?

这篇文章也没说什么好的办法。就说要transparency,希望任何人都能轻易的利用数据。

好吧,也许会有很多公司出来写应用程序来帮助每个人利用政府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