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名状——信仰的冲突

昨晚没上自习,看了两部电影,一部导火索,一部投名状。前面的情节简单,也就打斗吸引眼球。后面的,让我回味了好久。到处看影评,自己也想。

王书亚的评论很好。但是有点儿玄。虽然我也是基督徒。基本上每句也能看懂。但是读完之后总觉得抓不住核心意思。感觉飘得慌。

其他的评论感觉都不是非常到位。说说自己的感想吧。

这部电影给我最大的感觉是真实。真实是什么呢?真实就是丑陋,就是血腥,就是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兵荒马乱,百姓食不果腹,为匪为军,不过混口饭吃,争取生存的权利。是的,一切都是生存,或者,最终的胜利。既然目标已决,那么,情义何处安放?或者,情义这种东西,否是真的合理?目标重要?还是情义重要?庞青云是有理想的。他的理想是造福百姓,让百姓能吃饱饭。而要达到这个目的,浴血疆场是根本不够的。妥协,欺诈,利用,这些厚黑手法都是必要的制胜之道。而庞青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那天,已经看清了这一点。从一个一无所有的逃亡将士,到最终的官封两江总督,英勇以外,谋略(或者狡诈)必不可缺。还有一件,则是无情。弟兄奸淫女人该不该处死?投降的将士该不该灭口?结拜兄弟该不该杀?如果庞青云要达到彼岸,要建功立业,实现百姓吃饱的抱负,就必须无情。如果是很多年以前,我会喜欢赵二虎。但是我现在更同情的是庞青云。很多影评把庞青云对应历史里面的马昕怡。其实,庞青云并非简单的单个载体。在他身上,导演加入了很多很多的角色。其中一个,我觉得是曾国藩。以前看过曾国藩的历史传记。曾国藩的湘军带头攻入了南京。而曾国藩,就做过一些背信弃义的事。还有李鸿章,杀降杀的老外都看不过去。不过影片中的庞青云比这两位好得多,每次都处于无奈。其实,历史上杀老乡以示军法的名将多的是了。兄弟情是什么?兄弟以外,他人皆可杀?甚至无辜者?甚至嫂子或者妻子?兄弟就不可以杀?在缺乏信仰神的社会,我们的道德如何定义?兄弟,兄弟,兄弟就是最高的道德,最高的信仰。若有人侵害兄弟,他就是十恶不赦。只要是为了兄弟的利益,其他的什么王法都是垃圾。为了宣誓兄弟这一最高信仰,无辜的人必须成为祭祀品。既然兄弟代表最高的道德,杀人也就没有不道德。赵二虎是这一观念的代表者。大哥庞青云要入伙,就必须和他们一样,杀一无辜者。午阳更加认理一些,不像二虎那般执着。但是终究没有逃过这一信仰的诅咒。大哥杀了二哥,这一事实终究让午阳崩溃。“外人乱兄弟者,必杀之”。先是杀嫂子。“兄弟乱兄弟者,必杀之”,然后又刺杀大哥。是信仰让我们丧失人性么?是信仰让我们无情么?每个人都活在自身的信仰里,都为了自身的信仰不择手段。庞青云的信仰是百姓吃饱 ,安居乐业。赵二虎的信仰是兄弟同甘苦,共患难。午阳的信仰是“这是对的”。莲生的信仰是活着,什么都想要。魁字营头头,还有开始那个1500精兵的头头,信仰是保存自己的实力,利用别人。军机处三位大人的信仰是自身利益。即是信仰,就是绝对。即是信仰,就是正确。信仰无错,其他的都会错。信仰是目的,其他的都是手段。信仰就是审判,每个人都是审判官。你我活在同一个世界,但注定怀着不同信仰。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是什么让我们互相残杀。我们可以逃脱信仰么?断然不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我们可以回避么?断然不能。无善无恶?那我们如何行走于世间呢?或是万物皆虚空?虚空之中,我们自己是什么?人行走于世间,要么是苟且偷生的信,要么是其他的信。有哪一种信可以让我们不互相残杀呢?有哪一种信可以让我们彼此相爱呢?有哪一种信,可以让我们爱敌人如同爱自己呢?如果没有天上的父,兄弟能有几个呢?如果没有天上的道和心中的灵,我们如何判断是非呢?如果没有那一位为罪人牺牲的羔羊,我们如何能认识舍己的爱和天上的父呢?

//庞青云是片中的悲情英雄。身怀壮志,死不得所。而这样的事情,历史上太多太多,比如岳飞。狡兔死,走狗烹。至于战斗的时候兄弟营不援手,历史上也有很多。好像一位晚唐的将领,带领不多的人镇守一座城。断粮,以至于最后吃人。他派手下去另外一位将领那儿要粮,要人。对方就是不给。

//专制体制下,若想成事就必须趟进污水,拜结权贵,尔虞我诈。可惜,成功者屈指可数,更多的是庞青云这样的悲情英雄。因为几乎所有人,只信仰自己的利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