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径分岔的花园

实习时的一个朋友推荐的

昨天看完第一遍后不知道到底要讲什么

搜了一些评论

大概知道什么后现代主义或者魔幻主义之类

大概看了几篇后觉得有必要重新再仔细读一遍

嗯,就像看教科书一样,一般第一遍是不会弄明白的

第二遍看完才基本了解全文的故事是什么回事儿

简单的说,一个叫余准的德国间谍,在被马登上尉抓住前,杀了一个叫艾伯特的人,艾伯特是这个无辜而死的人的人名,同时也是一个城市的名字,而这个城市的名字,余准需要将其传达给德国,德国人通过这件离奇被杀的新闻获悉了他们想要的信息。

嗯,就是这样。很简单。

不过故事只是一个载体。

当然,所有的故事都是载体。

不过,我想作者用这个故事并不是为了说战争多么残酷,或者生命多么无常,或者只是故意玄乎。就像《东邪西毒》里,东邪,或者西毒不过都是符号,武打也不过是载体所必需,故事更不重要。独白,嗯,无时不在的个人独白,那些才是导演所要传达的东西。

文中有几段话,我读了第三遍:

“我想像出一个由迷宫组成的迷宫,一个错综复杂、生生不息的迷宫,包罗过去和将来,在某种意义上甚至牵涉到别的星球。我沉浸在这种虚幻的想像中,忘掉了自已被追捕的处境。在一段不明确的时间里,我觉得自己抽象地领悟了这个世界。模糊而生机勃勃的田野、月亮、傍晚的时光,以及轻松的下坡路,这一切使我百感丛生。傍晚显得亲切、无限。道路继续下倾,在模糊的草地里岔开两支。一阵清悦的乐声抑扬顿挫,随风飘荡,或近或远,穿透叶丛和距离。我心想,一个人可以成为别人的仇敌,成为别人一个时期的仇敌,但不能成为一个地区、萤火虫、字句、花园、水流和风的仇敌。

 您的祖先和牛顿、叔本华不同的地方是他认为时间没有同一性和绝对性。他认为时间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并不存在;在某些时间,有你而没有我;在另一些时间,有我而没有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目前这个时刻,偶然的机会使您光临舍间;在另一个时刻,您穿过花园,发现我已死去;再在另一个时刻,我说着目前所说的话,不过我是个错误,是个幽灵。”

其实直到晚上挑了N把星际后,看了两篇评论后两点半上床时,我还对这些话不甚了解。我想这些话就像以前教科书里的那些公式,或者某些个大段落,也许我能复述,但还不能融入身体里。

因为还不理解,所以一直没睡着。

直到我联想起暑假实习的经历,我突然豁然开朗。

生活就是迷宫,不经意间就到了分岔的路口,选择其中一条分岔就注定一种结局,也注定失去了另一条分岔的可能性

有时候也许是我们选择的分岔,也许,更多时候是生活的巧合或者误会决定了我们走上其中一条分岔

余准幸运的逃过了马登在火车站的追赶。如果生活安排另一条分岔,也许,他就不肯能完成他的任务。

asu给了我唯一的offer;本来也可能有另外一个分岔,就是没有,那么在那条分岔下,我肯定还呆在国内,也许在一个公司上班,也许在上海,也许在北京;那条分岔之后也会有更多的分岔;但既然生活决定了我来到美国的分岔,我也就临到随之而来的各种分岔。

我选择了老板,老板选择了我,这是一条分岔,一条意想不到的分岔。

老板以前在sharp干过,所以在这条分岔路上,我到了sharp实习

不同的分岔路可能会汇合到一个结点,这个时候我们有幸与其他的人相遇

彭口没能有幸和牛顿,和叔本华在同一个时间,在同一个地点相遇

我们有幸能遇见我们遇见的,给我们生活带来影响的人,这是因为我们的分岔路走到了一起

分岔路聚合到了一个结点,结点之后必然还有路,因为时间不会停止。一种可能是这条结点后只有一条路;另一种可能是原来的两条路,结点不过是偶尔的相交

出现一条路,或者出现两条路,或者出现更多的路,这本身也是生活的分岔;我们一时的决定,一时的经历,也许都会导致生活向其中的某条分岔倾斜,或者背离

我们一生会与很多人相遇,我们的生活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会与不同的人,他们的生活相交

相遇是生活的常态,离别是相遇后的常态

我们出来读书,就离别了父母;我们毕业,就离别了同学。

终点就是起点

生活就是一张无限的网

我们在网上游移

我们一个不经意的决定,也许注定了我们与A相遇,而不是与B相遇;也许注定了生活将走向这个方向,而不是另外一个方向

我们时常后悔,后悔选择了错误的分岔

我们知道,一条错误的分岔可能注定了无可挽回的结局

余准在最后“无限悔恨和厌倦”,也许他认为所干的一切都毫无意义

生活总有诸般的可能性,但是我们在这个社会中的角色总是将绝大部分的可能性都抹杀了

余准在某段时间内是艾伯特的朋友,但是马登的到来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角色,他需要杀掉艾伯特来完成角色本身的使命

不杀艾伯特是生活的一条岔路,角色逼迫他选择了另外一条岔路

余准是怎么成为德国间谍的?也许,这本身是一条岔路

生活这座巨大的迷宫总是搞得我们沮丧不已

死亡是走出迷宫的唯一出路

但是我不相信

的确,面对生活的迷宫,我们每个人都那么渺小,那么无助,那么愚笨,那么近视

我们总有很多的愿望,总有很多的理想

但是我们总是发现自己走上偏离他们的分岔,却无能为力

这些都会让人感觉厌倦,感觉被迷宫捉弄

我终究似乎发现了解决的钥匙

神是善意的。无论何时我们应当坚信这一点。

痛苦的根源在于我们的罪。

也许,有限是我们的原罪。我们看不见将来,把握不了现在;为存在于这个世界而不断满足肉体的欲望,肉体却又总是需求更多。

但是,神就是要借着我们的有限来彰显它的无限。

神就是爱。

神就是道。

神就是永恒。

当我们忘掉自己的肉体,忘记自己的欲求,让神的圣灵充满时,我们就走出了这张网,走出了迷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