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dilemmas

越来越觉得这个课很重。每个星期都有作业。这个星期要看两篇paper,写疑问和评价。还要写个netlogo程序。这两篇paper可不是一般的paper,一篇有三十来页,另外一篇90页,wk~。这哪儿是论文,相当于半本书了!

两篇paper的主题都是social dilemmas,一篇是社会学家的review,另一篇是搞人工智能的计算机科学家的review。先读了前者,30页的那篇。

Social Dilemmas: The Anatomy of Cooperation, Peter Kollock

其实很早之前就接触过这个主题。第一次是听姚新的报告。但不记得他是否提解决方案了。他是做演化算法的,不知道利用演化如何能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更早的接触是读吴思的文章,他经常举这样一个例子:

譬如,人民公社的样板大寨大队有80户人家,你每刨80镐,才有一镐是自己的。如果偷懒少刨80镐,自己的损失只有一镐,其余79镐可以转嫁给同队的社员。于是,从经济角度看来,人民公社体制所提供的激励,只有自留地或承包田的1/80,如果干部的道德感召力和行政的威慑力不能长期稳定地补足那79分,在效率上,人民公社必定要败于大包干。

这是个典型的social dilemma。也即在集体环境中,个人理性的行为是少干多捞,而这必然导致集体的灾难,最后每个人都得不到好处。其实不仅是人民公社,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这样的例子也到处都是;不仅是社会,任何小的集体也存在这个问题。比如,我们读本科的时候,很多寝室都买了电脑,说是寝室买电脑是因为这个电脑是三个人或者四个人合伙儿买的,既然是集体产品,social dilemma就来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是,鼠标再怎么不好使,也没人愿意花个几块钱十来块钱买个新鼠标。因此,寝室中最常见的现象就是那个正在用电脑的人拆开鼠标,抠半天垃圾,再装上,继续使,虽然仍然不怎么好使。

突然想了一个解决办法,买电脑的时候一次性四个鼠标,每个人可以随意使那个相对好的鼠标。当所有鼠标实在不行的时候,大家再一起买四个鼠标。其实,也可以一起买一个鼠标,但是一个鼠标也就十来块钱,买鼠标的那个人一般不好意思让这十来块钱平摊。或者,每个人自己用自己的鼠标。

暑假回国的时候看了一本书,《博弈游戏》,

http://survey1.sina.com.cn/book/1/26/2/126/index/863.html

这一章讲的东西很多跟看的这篇paper一样。不过这一章集中于双人合作问题,而不是social dilemma。不过这篇paper也从囚徒困境问题开始,也详细介绍了囚徒困境问题的解决。

囚徒困境是一个经典的问题,英文是prisoner’s dilemma。困境的来源是对个体来说,背叛总比合作的收益要高,但双方选择背叛的结果明显不如双方选择合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