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毛豆毛八点被推进去。

navigator说大概中午也就是12点左右能出来。

四个小时,我心想不算太长。上一次去reno看望朋友,差不多七八个小时。

不记得什么时候,丽萍过来了。很快沛东也到了。感谢主!感觉很温暖。

我们四个人找到chapel。是一间小屋子。里面有一排书,是各种语言各种版本的圣经。

我们都跪下祷告,老婆从开始就忍不住哭了,边流泪边祷告。

祷告完我们回到waiting room。

只要丽萍在,就有说不完的话。时间就过得很快。

沛东不久回去上班了。丽萍专门请了一天的假来陪我们。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十点收到通知,一切都顺利。感谢主!

12点临近的时候,我开始变得紧张。每一分每一秒都变慢了很多。

12点多的时候,又收到通知,说还需要一个半小时。

我想这也正常,上一次在reno,朋友的手术本来说是五六个小时,结果拖了两个小时,但是结果是好的。只是医生需要更多的时间把手术做好。

我开始觉得肚子很空,吃了个能量棒。感觉好多了。老婆和丽萍都没有心思吃东西。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一点一刻左右,手术师出现了!

我们进了consulting room,面对面坐下来。我的心砰砰的跳。

医生说手术是成功的。把洞补上了。没有看到double chamber。把洞补完发现有triscular leakage。又把bypass machine打开,回去把那个瓣膜也给补了。感谢主!

然后医生说:“However”

我感觉一下子血往头上猛冲。心跳得更快了。全身紧张。就像被告等待判决。

医生说发现毛豆毛对一种药物有reaction。使得肺部血压升高。现在在用氮气控制。

老婆问有没有生命危险。

医生说没有。

我心里的石头这下落了地。

我们跟医生握手告别,也没来得及照相。

虽然心脏手术成功,但是毛毛的肺部血压很高。我和老婆的焦虑还没有完全缓解。

这个时候我彻底降服了。

我觉得之前的自信真是可笑。

现在的自己,唯有完全的交托,完全的仰望。

我在丽萍建立的微信祷告群里更新。让大家也为血压控制祷告。

我迫切的需要弟兄姐妹的祷告托住毛毛。我自己也祷告。

其实之前在群里,各个弟兄姐妹就开始祷告了。求主保守毛毛的手术。

丽萍弄了个祷告接龙,保证这一天每时每刻都有兄弟姐妹在祷告。

我相信弟兄姐妹的代祷真的在做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