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and big

进了g以后总是觉得干事情很慢

以前在小公司很多事情两个礼拜出prototype,再几个礼拜出一个完整的系统

现在发现一个礼拜干不了什么事情

搞个什么东西要review,要design,要讨论

写代码要单元测试,要遵行各种规则,改丁点儿代码提交前测试

编译贼慢,运行也慢,预提交慢,提交慢

用的工具,语言都是新的。都得查资料。又都是内部的工具,不像外面的工具一搜就能搜到答案。

每天一堆的email,一堆的meeting

新的东西还没做出来,旧的technical debt就找上门来了

以前用的是小工具,小数据。现在一上来就是大的工具,大的数据。全是重武器。

以前随意选择framework,现在必须得用内部工具。用了一个外部库被要求改回标准库。

其实发现g的好多东西都开源了,比如protocol buffer,比如gRPC

可是有多少人需要这么重的武器呢?

也许大的公司必须这样?

yayameme was down and now up

memory usage is too much

$ ps aux

$ cat /proc/1916/status

each ruby worker takes about 230M memory

there are two workers

the digital ocean vm has just 512M

$ tail <app_root>/log/unicore.log

a simple query takes about 7 seconds

and due to some long idle process, the workers are killed

changed workers to 1

now 121M free

response time is 2 seconds now

most is ActiveRecord query

毛毛又找不到我了

星期天在教会,下午毛毛上完中文课。把书包扔给我一溜烟就跑了。去找她的小伙伴了。

我回到车里,继续看书。等了二十分钟,去找她。她跟jenny和Sarah在老地方玩。我跟她说我在车里,在那边。然后我就又回到车里。

以前几次毛毛跟小伙伴都玩到将近五点

这次我等到四点四十五,再出来找她

去那个老地方,没看到小朋友们

于是去教堂里面

转了一圈都没看到小孩

心里开始有些担心,我可不能把毛毛给弄丢了吧?

又转出来。往另外一个方向寻找

远远看见毛毛从另一头走过来

我叫了一声毛毛

毛毛看见我,眼圈立马红了,哭着跑到我跟前,紧紧的抱住我。哭个不停。

我安慰她,从书包里拿出一块kitkat和一个bar给她。她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问jenny她们什么时候走的?她说早就走了。

估计毛毛找我好久了。肯定吓坏了。

回去后毛毛时不时抱我亲我。对我感情似乎更深了。

毛豆语录

前天晚上跟毛毛玩牌

玩接龙

毛毛接了好几次

我一次也没接着

毛毛很难过

后来我好不容易接到一个短的

毛毛高兴的叫哦耶!

但是手上的牌还是越来越少

后来毛毛拿出一张牌,发现可以接上。她说不要不要,把牌又拿回去,要换一张牌。。。。

我说放吧。没关系。

毛毛说这样你会输的。我不想看见你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