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主见证

今天下午要去san jose univeristy做10分钟见证,任传道让我先写下来,这样讲的时候不容易乱

04年来美,05年受洗,现在是15年。信主十年。回头瞭望,当初信主这一决定可以说是人生最重要最宝贵的决定。感谢主。

大学喜欢老庄,曾经上庄子阐释的选修课写的一篇文章还让老师点名上台朗读。也受过佛家的浸染。出国后也读过一些佛家的书。儒家,荀子的东西也都有接触。来美国后又读了一些胡适的书。有一句话印象特别深,就是中国士大夫追求“立功,立德,立言”。读资治通鉴,就发现这一点特别明显。我中学读刘伯温,大学读曾国藩,觉得他们就是我人生的榜样。人生一世,有所作为才不算枉活。

来了美国,开始接触基督教。我经常参加学生团契,周末去教会。也听过很多布道会。但是开始时我是完全不相信的。我上过很多次的慕道友班,老师让我信主我都不干。我不相信。而且我觉得中国的传统文化不比这个基督教差。比如尊老爱幼,比如佛家里的舍己。虽然不相信,但是我愿意去团契去教会。因为我觉得那里的人那里的文化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他们从来不讨论谁的工资高,谁家的房子大,谁混得怎么样。查经,讲道,都是关于人性,人生价值,目的的一些东西。这些话题促使我自己去思考,去寻找答案,虽然不同意老师给的答案。

记得有一次课,老师说“伊斯兰教是律法的宗教,佛教是智慧的宗教,而基督教是爱的宗教”。这句话印象很深,并且渐渐能体会。以前对学生团契的看法是他们想拉我入教,所以才帮助我。不过当时团契有一个余太太,年纪很大。她每次都会做很多好吃的带到学生团契,总是笑嘻嘻。她们家有一辆卡车。学生买家具,搬家,都是借她的车。有一次别人说谢谢,她说不要谢我,要谢神。这是神的车。这让我很震撼。她从来不跟我讲道。可是她无时不散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我从来没有在其他地方看到过感受到过。这种力量就像太阳的光辉一样,让周围的人觉得温暖。

后来我明白这是爱的力量。

05年夏天是我信主的转折点。

我出国的时候已经得知我的母亲患了癌症。但是我没有担心过。我觉得我的母亲肯定能战胜癌症。在我的一生中,她从来都是坚强的,可以战胜任何困难的。05年夏天回国,探望母亲。有一天我的父母再次争吵。我的心里非常难受,难受的想死。从小我就父母就经常吵架。好几次都闹得要离婚。我有时就想,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不离呢?但是我的母亲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她无法想象自己是一个离婚的女人。出国后接触基督教。知道基督教提倡彼此相爱。所以05年再回去,我不再希望他们离婚,而是希望他们能彼此相爱。那一天她们吵得很厉害,两败俱伤。我也很受伤,很痛苦。那天晚上我看了一本书,刘小枫的《沉重的肉身》。我觉得自己跟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撞见了虚无。人生有什么意义?出国就可以幸福么?赚了很多钱就可以幸福么?立了大功德就可以幸福么?当人与人的恨突袭而来的时候,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沉重的肉身》有这样一段话:在柏林大街上,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认出了他,拉着他的手哭起来。原来,这女人与她女儿虽住在一起,却形同陌路有五、六年;前不久,母女俩一同看了《十诫》,看完电视后,女儿吻了母亲一下。基斯洛夫斯基觉得:“只为那一个吻,为那一个女人,拍那部电影就值得了。”基斯洛夫斯基很清楚,“这个吻的爱只持续了五分钟”。尽管如此,只为这一个只有五分钟的吻,他觉得自己的创作艰辛是值得的。爱的碎片只是生活中的诸多碎片之一,然而却是唯一可以支托偶在个体残身的碎片。

爱的碎片只是生活中的诸多碎片之一,然而却是唯一可以支托偶在个体残身的碎片。

因为这一句话,我觉得我在黑暗的无底深渊中抓住了从神而来的救命索。

没有爱,就一无所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