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回来了一趟

可惜明天一大早又要走了

真是不想走

家的感觉太好

下午毛毛从校车出来,跟着我一起回家的路上就说哎呀,你明天就要走了,我好伤心啊

吃饭前祷告我去旧金山工作好好的

上楼睡觉前又捧着我的脸亲了好多口

想想都能让人热泪盈眶

一个星期过去的真快

以前研究生导师说天伦之乐我不理解,现在是明白了

毛毛现在reading level已经17级了。记得去年还不到10级。今天她拿了一本一二十页的书看。边看边读。她说书是老师送给他的,keep it。这本书好多单词我觉得挺难的,但是她能毫不费力的读完。

作业也完全不需要我的帮助了。自己很自觉的就把作业写完,放好。

毛豆豆也是三日不见刮目相看

说话已经非常连贯了。可以说很长的话。表达想法基本没有任何问题。讲道理也能听明白。不过还不知道我要走是什么概念。

昨天下午睡了太久,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觉,翻来覆去。迷迷糊糊睡着了,半夜做了好多梦

最夸张的是又梦见大洪水

回到了家乡,我哥,我妈都在

我们住在5楼,开始在玩气球

把气球从五楼拍出去,又弹回来。有一个气球掉下去,但是线还缠在阳台的钢丝上。

因为靠着长江,每天夏天会涨水,所以家乡每年都会抗洪,很多人住在堤坝上守着

有一天起来,像往常一样从窗子外看大街

发现江边的水已经靠近了。不过堤坝还高出水面很多。

按过往的经验,这都不用担心

有一年江水离堤坝只有几尺的高度,那一年也没事

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总觉得这次不一样

第二天醒来发现江面已经靠堤坝很近了

我觉得非常不安全了

我在考虑是不是要从这个地方逃走

可是大家伙还很开心的跑到水边玩耍,把脚伸进水里

第三天水已经越过了堤坝,流到了大街上

我的家又变成马里兰的家,是三层楼,底层地下室一半在地下

我梦见水已经涨到地下室的窗口,要渗进地下室了

我赶快从地下室往楼上跑

我听说我妈在找关系离开这个地方了

暂时我们只能呆在三楼了

可是我觉得三楼也不安全

第四天,有大的甲虫从三楼的窗子里跳进来

一个,两个

我赶紧关上了纱窗

我觉得大水就要上来了

然后惊醒

//醒来想了一下,觉得大水是不是代表数据或者需求,最近的工作总感觉要被很多的数据淹没了。在大水真的来临之前,得做heavy lifting。做一个大柱子可以伸出水面很高。这几个礼拜做一个pipeline花了好大精力。结果才500行的数据,中间设计了很多的处理。我这还是程序。使用原始数据的人更加没法弄。将来5000行如果没有工具自动处理,更加没法弄,肯定要被淹没。恩,这是个好的角度来说明自己工作的重要性。大洪水的比喻。

Drive now 到机场

真是方便

拿卡在车前一刷,门就开了,输入pin,就可以开走了

到机场skypark,停下来。控制面板上stop reservation,出来再刷卡就可以走了

不需要任何中间人。停车的地方也很方便,下车就可以上shuttle,很快到terminal

全程三四十分钟

第一次开电动车,松开油门就相当于刹车。非常平稳,也没有什么噪声。感觉很好。

公司有优惠,注册39块省了。每天超过20的也都给省了。比super shuttle便宜。如果能carpool的话就更便宜了。

旧金山

昨天师弟过来,在旧金山开会

来了这边这么久,还没去过。吃饭的时候同事经常说周末去旧金山。

老婆很喜欢一部小说,名字叫最寒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

中午1点从教会出发,去fremont bart站。非常的热,穿一件t恤衫就够了。不过想想还是带了件外套,怕晚上会冷。毛衣没有拿。

结果从civic center出来发现就不对劲了。不仅冷,还有风。要没有外套就挂了。

最冷的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天果然名不虚传

从fremont bart站到旧金山1个小时,很方便,单程6块。

路上停满了车,街道也窄,幸好没开车过来

街上很多homeless,街道也不干净,很多高楼大厦

很多的坡,很陡峭,感觉爬山似的。还是直上直下,要开车的话肯定很吓人。

我们从酒店走到渔人码头,中间穿过唐人街,感觉好大,人好多。一出唐人街立刻人就没了,就跟死城一样了。走到一个塔楼那边。可以鸟瞰城市全景。然后下到渔人码头。人很多,很热闹。小孩估计会喜欢。不过琳琳总总跟其他的海边也很相似。海边很冷,不像在东部的时候很多人穿着泳衣。怪不得同事想回洛杉矶。

理解毛毛

最近突然悟明白毛毛的一些话语

上次回去,毛豆妈妈买了玉米粉做蛋糕,因为毛毛希望妈妈的生日能有蛋糕吃,提过很多次

妈妈开做了,把玉米粉倒进碗里,拿水搅拌

毛毛问妈妈这要做什么蛋糕呀?

妈妈说玉米蛋糕

毛毛说我不喜欢吃玉米蛋糕

妈妈很不高兴

毛毛又说了好几遍

妈妈说那做好你就不吃啊?

毛毛没回答,就是不断说我不喜欢吃玉米蛋糕

说的我也不高兴了,狠狠的训了她几句,结果毛毛就哭了

毛毛一哭我就心软

后来蛋糕做好了,让毛毛尝一尝,毛毛发现味道还不错,就吃了好多

因为要回去,想起毛毛,想起她上次哭,回想起这件事情,回想起她说不好吃。突然想起来我小时候做过同样的事情。

我很小的时候,有一次我妈专门去买了一些的做好的肉,很好吃,但是块比较大,我人小嘴小,嚼起来不方便。我就跟我妈说,这个肉不好吃。还一边吃一边说。说了好几遍。其实我的意思是,这个肉不是那么容易吃。就像我们说这个事情不好做。也许我妈妈心里不高兴,但是也没怎么表现出来。

想起自己的事情,也就能理解毛毛。小孩的想象力很丰富。她听到什么词的时候就能立刻联想起来以前碰到吃到的东西。如果以前她接触的那个东西不是很好,或者很方便,她会表达说我不喜欢。他们以为以前的那个东西跟现在这个东西是一样的。并且坚持自己的观点。其实大人没有必要把小孩的话太当真。让她尝试一下比预先强迫她接受观点或者行为要好得多。小孩通过实践会迅速更新自己的判断。

我小时候还有一件事。我总觉得瓶装的蜡烛永远烧不完。因为瓶子里总有蜡烛。看着它烧很久,好像也没动。我“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很兴奋。觉得家里再也不用买蜡烛了,只要把蜡烛油滴到瓶子里,就可以一直用。我就跟我爸说,这个蜡烛永远烧不完。我爸说,放狗屁!我很不高兴。我继续说它烧不完。我爸说蜡烛都会烧完。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继续说它烧不完。我爸说,除非你往里面加蜡。我当时以为是加水。我就说,我就是这个意思(加水就烧不完)。

毛毛小时候还有一件事情。有一次一个朋友家过来,也带着小孩。那个小孩跟毛毛一起玩。开始玩的很开心。可是后来抢起东西来。那个小孩拽着跳绳一端,毛毛拽着另外一端,谁也不让。毛毛拽不过,边拽边尖叫no。我和妈妈很没面子,很不高兴。说要share。朋友走了以后我又训了毛毛。毛毛拿着跳绳的一端,给我看,说我不想让他玩这个。那一端有一个钩子。我说毛毛你是不是害怕那个小朋友钩到自己很危险所以你不想让她玩这个。毛毛使劲的点头。我又错怪毛毛了。

人小的时候语言没发展完全,对世界理解也没发展完全。所以小孩与成人有天然的代沟。我们很多时候难以理解他们。而小孩只能以不高兴或者尖叫或者过激行为来表达自己。

上次回家还有一件事情。有一天早上,毛毛不停的缠着妈妈,说姥姥把书扔了,姥姥把书扔了。老婆知道那些都是不要的书。也想扔。可是毛毛跟着妈妈不断的说,很着急很着急。妈妈也弄烦了,说你想要你就自己去拿回来,但是不要把垃圾桶弄乱。毛毛得到许可,立刻就冲到楼下,去垃圾桶那儿翻。小心的把上面的东西一件一件放下来,最终把里面一大袋的书还有废的打印纸全提出来了,那可是很沉的。她就像拿到了宝贝一样。拿出来后又把其他的垃圾一件件小心翼翼放回去。把书提回来,姥姥不高兴,因为到时候搬家还得搬,迟早得扔。姥姥说我迟早要把这些扔掉。我就帮着毛毛把书拿到楼下,跟毛毛说,我们把书藏起来吧。毛毛说好好好。我说你很喜欢这书吗?她说是。我说你拿这些废纸干什么?她说可以画画呀。这些东西,对于大人是累赘,对她来说可是金子一样的东西。

又梦见回大学了

去了食堂

梦见同学

梦见从阴暗的过道走过,经过一间又一间宿舍

从前同学就住在这些宿舍里吧?

梦见一间屋子,有我很早以前的书,毕业的时候搞忘搬走了

这次梦里回来觉得有时间好好整理整理了

应该有高数教材吧

又梦见过道尽头的窗外就是大海,是海滩,细小的海潮一遍一遍涌来,不过很昏暗

这时同学abao和alu过来了

好久没有做这种怀旧的梦了

在g工作感觉就跟上大学一样

很多很多的年轻人,很多很多的中国人

大家都背个书包,都是学生打扮,朝气蓬勃

每天坐班车上班回家都会经过一座海桥

上午退潮,下午涨潮

一层又一层的波浪,一波又一波,在阳光的照亮下闪闪发光

前天晚上听蔡琴唱的海上花

大学毕业时非常喜欢的一首歌

这水面泡沫的短暂光亮 仿佛是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