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毒软件

做demo

得用老板上次搬来的一台老机器

里面全是病毒

用了老板买的mcafee

杀了两遍

杀了些,还报两个杀不了

手工搜索出来给删了

结果发现cpu还是100%

还时不时蓝屏,嗯,应该说老是蓝屏

进程里总有一个owner.exe

搜怎么杀owner.exe

查不到什么东西

偶尔看到有人推荐Malwarebytes Anti-Malware

http://download.cnet.com/Malwarebytes-Anti-Malware/3000-8022_4-10804572.html

试了一下

用quick scan

很快查出几十个木马病毒,wk~

还没查完

蓝屏,wk~

重启进去

不能运行了,wk~

再装

再查

再杀

要杀完的时候

又蓝屏,wk~

再重启

再装

再杀

终于杀完

有些得重启杀

重启

再杀

啊,世界清静了!

cpu降到几乎为0了

 

靴子

在亚利桑那的时候老婆就在网上看上一双靴子

那个时候刚找到工作,在北部

北部不像亚利桑那,冬天都可以穿凉鞋

老婆的家乡是东北,很喜欢靴子

可惜到了亚利桑那基本上永远没有机会穿

老婆一个月前就在amazon上盯上一双靴子

天天等啊,天天等,就等它啊,等它降价

天天看啊,天天看,就看它啊,降没降价

一个月啊,一个月,终于降了十个刀

买啊买,买啊买。再不买,就怕来不及啊

到啦,到啦,靴子今天到啦!终于到啦!

 

大鱼

很大的鱼

老爸钓了两个月的鱼

条条都是巴掌大小的鱼

老爸天天吵着要去大河里面钓大鱼

上周六终于去了大河

结果掉出来的鱼比平时还小,比平时还少

老爸说:“没意思,总是一种鱼。”

昨天下午在家,突然收到老爸电话

老爸嚷道:“过来!过来!赶快过来!钓了一条大鱼!blablablabla”,几乎语无伦次了

骑自行车去接老爸

老爸问:“今天几号?现在几点钟?”

….

老爸说:“今天一定要记下来!一定要!回去要拍照!多拍几张照!”

老爸说:“妈的!跟那条鱼周旋了半个小时!”

看了一下鱼。确实很大。比平时的鱼大十倍。是一条吃鱼的鱼。老爸本来是掉出一条小鱼。刚拉出水面的时候发现一条大鱼翻了出来,几乎要咬到小鱼。老爸反应很快。知道这是一条吃鱼的鱼,决定利用小鱼把这条大鱼搞到手。于是又把小鱼放回水里,来回逗弄大鱼。大鱼果然回来,不断追逐小鱼。不断尝试吞下小鱼。当大鱼几乎完全要把小鱼吞下去的时候。老爸把线慢慢收回。大鱼也追着小鱼游到岸边。老爸知道自己的鱼线和鱼竿根本承受不了这条大鱼的重量。当大鱼完全吞下小鱼的时候。老爸拿出毛巾,把手裹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插入大鱼嘴里,一把将大鱼从水里面捞出来。老爸说:“怕鱼嘴里有牙齿!”。果然老奸巨猾。

 

words II

关于模型

最近看程序员的自我修养,看到symbol这个东西

其实word就是symbol

特别是名词

一个word是一个id

一个名词word对应一个er model里面的实体模型

有属性

关系模型可以看作是实体模型的一种

现在的文本处理要么太松散,没有模型

要么太严格,模型太死

模型太松散,就无法做到高级的查询,处理。无法进行推理深入。

模型太严格,应用的领域就受到限制,数据的收集也严格

而人的语言处理模型则非常灵活

也就是说,现在的语言模型仍然处于原始阶段

每一个词都有对应的模型,或弱,或强,不同的领域,模型还会不一样

properties属性集

树模型用于细分,拆解。比如程序。是树+表

矩阵模型。数据库

网络模型。互联网

文献里面则有引用,被引用。

 

 

words

in the beginning was the word. —- bibile john 1:1

人活在words的海洋里面

信息世界就是words交流的世界

twitter, facebook, email, im, forum, news portal, blog, wiki

有没有一个地方,能把这些统一起来呢?google wave可以么?

很想做一个网站,用于个人消息的发送和接收集散地。

发送消息最基本的模型是:from -> to  words

from一般是自己self, 一个账号

to可以是个人,比如email, im

也可以是public,比如twitter, facebook, blog, forum,

也可以是群组,比如qq里面的群,比如同学录

接受消息的模型一样,不过from和to的类型反过来,或者from <- to words

news可以看作public到自己,rss也是

用户可以对不同to进行管理,分类,组合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