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搞vision的公司

这个链接有一些:

http://www.cs.ubc.ca/spider/lowe/vision.html

有几个公司感觉挺牛:

http://www.pvi.tv/pvi/index.asp

做augmental reality的,没想到这么有前(钱)途

http://www.mova.com/

用很多的相机来计算人脸的三维模型

http://www.seegrid.com/tech_howitworks.php

这个哥们的论文很早看到过,没想到开公司了。不过觉得3d grid map 似乎太浪费了

唉,自己的东西搞了半天还没搞出来

其他大部分都是inspection的公司,检测机器零件或者样品封装

另外有一些做tracking的公司

做三维建模的公司不多

感觉还是augmental reality最有前途,核心技术是camera tracking。其实那个公司做的也许更简单,只是pan/tilt/zoom的分析。

裁员

本来以为微软会是最后一块乐土,看来也不是了

本来以为学校会是避风港,现在也不是了

校长已经连续发了好几封信,都是关于削减开支的

今后两年都要削减几亿美金的开支

相当于什么呢?

关闭一两个校区

裁掉几百个职位

奖学金变得更少,或者几乎没有

老婆今天去系里,说系里好些人都收到被裁通知,有一个人干了19年多,本来都要退休了,也不能幸免于难

我们系呢,其实上学期就有动作,ta都只有一半的钱,基本连房租都不够

而这个学期呢,身边已经有几个人连ta都没拿到

yichuan说他老板让他们以后自己想办法搞钱

今天又听到消息,弗吉尼亚理工又发生惨案,一个中国学生残忍杀害另一个中国女留学生,据说头都被切下

在intel工作了很多年的jun说想以后回国

上周末去他家party,房子很大,电视很多,还有台球桌,觉得他们很幸福

他说在这儿boring了,已经在美国工作了十几年

他说以前觉得美国生活稳定,现在看来其实也不是了

 

degeneracy

理论看起来都很美好,但是一到实际总是出问题

一个主要原因就是degeneracy,另一个是outliers

很多问题归结为一个简单的问题

比如,一堆的点,拟合一条直线

经典方法是最小二乘

但是如果有很多outliers怎么办?经典算法是ransac

但是如果有degeneracy,rasac也解决不了,而且会出问题

比如,百分之九十的点都很近

ransac就会直接出问题

一个简单的想法是聚类,但是有没有更加理论性的方法呢?

如何判断degeneracy?如何衡量degeneracy?如何解决degenearcy?如何衡量uncertainty? 

乱七八糟

感觉今天又重新开始了

从老婆生孩子,做完月子,就一直忙碌,几乎每个周末都往学校跑,每周都是deadline,每周都有很大压力。人太忙碌,以至于过去半年找不到什么可以回忆的地方。唯一的见证就是宝宝飞速的成长。从开始的小不点,到现在的大小不点。从开始的混沌,到现在的有意识。感觉人越忙碌,就越是空虚。而现在这个年景,无论是学校还是公司,没有人不忙碌。不敢不忙碌。大家都说,忙碌才是好事。其实,主要目的也就是混口饭吃。讽刺的是,社会越来越进步,物品越来越丰富,生产力越来越高,但是人越来越为生计发愁,压力越来越大。昨天看京华烟云,感觉里面的丫鬟似乎都是不愁吃不愁穿不愁住。也许是因为压力来自竞争,而知识越进步,竞争的水准也就越高。以前大家主要是体力活儿的竞争,而现在大家是脑力活儿的竞争。也许社会也就是靠竞争而发展。

回头再反思自己的research。感觉就是横冲直撞了三个月。撞到一个南墙,发现路不通,回头,改走另外一条路。再撞到南墙,再不通。再回头。也许经验就是这么积累的吧。等到大部分的路都尝试了,才会发现一条好的路。不过经验教训得好好总结一下。 

到底又放弃了

唉。真实数据的试验效果总是不好。昨天下午才把模拟数据的实验做出来。效果不错。不过真实数据总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偏差。看来算法本身仍然不够健壮。或者,数据的预处理做的不够好。

而且,处理实际数据的每个环节都涉及到误差和错误处理问题。

每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会对下一个环节造成影响。

对于video来说,误差还会持续的积累。如何能够纠正误差呢?

其实中间已经不断的在调整算法,不断的简化问题。

目前的这个算法也就是上周末才开始实现的。

当然也有了些积累。

也许积累的还不够。

等处理了所有的问题,算法才真正的有效。 

看别人的方法。其实也用了很多的tricks。而且有些实验也很简单。

 

3D

http://tech.sina.com.cn/e/2009-01-04/19212715697.shtml

James Cameron on the Deep Impact of 3D Movies

http://www.studiodaily.com/filmandvideo/people/visions/6423.html 

Three different 3D processes were discussed. There’s the Cameron way, which involves shooting a live-action feature with a 3D camera rig (generally two Sony F950s bound together in a complicated assembly); there’s the Chicken Little/Polar Express method, which involves adding 3D to a previously devised CG-animated world (simply by rendering out a second camera view); and there’s the In-Three way, which has that company “dimensionalizing” existing films. (A demo reel from the first Star Wars movie was a highly compelling demonstration of that company’s technolog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