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chart api

http://code.google.com/apis/chart/

 

Advertisements

google app engine

http://robertmao.com/archives/766

http://www.infoq.com/news/2008/04/google-app-engine-simplifies-web

感觉有点儿像托管服务商,不同的是多了scalability,data storage,简化web开发的api,accounts和email等等。目前仅支持python。

感觉仍然是最底层的东西。如果要装一个论坛系统,怎么办呢?想装一个wiki,怎么办呢?

感觉比较适合搞网站的公司。

free。所以每个人都可以试一把。

互联网仍然在飞速的进化。

 

带诗歌

《让赞美飞扬》

“你的灵在哪里,哪里就得自由”。

《赐我自由》

愿我们总能被圣灵充满,摆脱罪的捆绑,摆脱劳苦愁烦,让我们的心住在平安,喜乐之中。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约翰福音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他永远与你们同住”。保惠师也就是安慰者,他使忧愁的心变为喜乐。加拉太书说“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平安、忍耐、恩慈、良善、信实”

《爱喜乐生命》

 有爱就有喜乐,就有丰富的生命。没有爱,即使家财万贯,即使贵为君王,也逃脱不了忧伤痛苦,生命枯干。财富都会空去,享乐总是短暂,而爱却是持久,永恒。神造我们,希望我们能有喜乐丰富的生命,而这样的生命,必须经历去爱他人和接受他人的爱。当我们信靠神,我们就明白这个道理,并奉为真理和道路。因为神就是爱。他爱我们,甚至将独生子牺牲在十字架上。当我们仰望十字架,信靠这受难的羔羊,我们就感受到神那无边的爱,我们就与神和好,成为神的儿女,进入神的国度。当我们被爱所充满,我们就满有喜乐和平安。我们不再属于这个追求短暂快乐与荣耀的世界,不再属于没有永恒盼望的世界。

《你真伟大》

 

张献忠

《当代》杂志有一篇“张献忠杀人考”。读完不胜叹息。人到恶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据说在深山逃难的野人不怕猛兽,但见到直立行走的人则飞快的跑掉,即使是曾经的亲人朋友过来也是如此。人命,还不如地上的蚂蚁。农民出身的张献忠,并没有多少质朴,淳厚,相反的是,暴虐,嗜杀。张献忠就是一个恶的缩影。而这种影子,存留在每个人身上。我们是否觉得我们恨的人该死?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不过就是一个“张献忠”。

bed bug

http://www.msnbc.msn.com/id/11916682/

http://www.medicinenet.com/bed_bugs/article.htm

第一,这些东西一年不吃东西也能活

第二,这些东西很小

第三,这些东西产卵,白色,透明,非常小

第四,这些东西黄昏和凌晨的时候出没

nnd,上策是搬家,中策是清理

昨天撒了bug stop,不知道有没有效

老婆很快就要生产了,搬家很麻烦。可是不搬家可能更麻烦。nnd

往哪儿搬呢?谁知道新的apartment有没有bed bug?

 

make3d

http://make3d.stanford.edu/

老板今天下午跑下来问我知不知道make3d

我说不知道

他说你搜一下,stanford的

一听stanford,我大概就知道是谁了

以前就研究过,老板去年还把人家的paper拿来让我读,想让我完全实现里面的算法

搞明白后发现理论上很玄乎,其实是扯淡,根本不实用

上次就在blog上讥讽过这帮家伙真能坚持

明明是一个很烂的东西,还能坚持搞下去,还搞出很大的声势

而这次声势更大了,让用户自由上传测试,看来是恨不得全世界每个人都用一把他们的软件。老板说,你试一试

看了一下结果,发觉还是很烂很烂

说白了,就是一个地平面,几个垂直的平面,就这样,想糊弄广大人民群众

不过呢,人家坚持也能出“成果”

IJCV, PAMI, ICML,。。。。

同一个东西,竟然能发n篇牛会议,牛journal,真牛。

看来效果烂一点儿没关系,方法跟实际问题是否牛头对马觜也没关系,关键用了牛逼的理论,一堆的数学公式,乍看上去无法看懂,加一些貌似intuitive很牛逼模拟人的智能的解说,ok。

老板说,得好好研究,下个礼拜一讨论一下

老板说,咱们也得用learning。

这年头,没有learning简直没有前途

像我这样,混了这么久,也没搞出几篇好paper,不同流合污不行啊

 

 

foreach

Java里面有,ruby里面有

不过感觉语法仍然冗余,会有很多重复

比如总是得先声明一个输出变量

假如一个函数int add_1(int i) {return i+1;}

然后输入一个vector,或者其他的东西

vector<int> vs;

输出是对每一个元素加一

如果foreach

foreach( v : vs ) {ovs.push_back(add_1(v))}

如果transform

transform(vs.begin(), bs.end(), ovs.begin(), add_1)

多个参数的话就得定义类,非常麻烦,不易读

foreach就方便许多

ruby里面可以vs.each {|v| doxx(v)}

不过觉得理想的是这样

ovs = add_1(vs)

或者

ovs = v(add_1, vs)

也就是能自动的支持从数组映射到单个元素

如果有一个函数 P doxx(T),就自动有vector<P> doxx(vector<T>)

目前的方法是在库里面对每个操作写相应的数组操作,库有很多重复性的东西,不过client 程序读起来用起来都舒服。如果每次的transform或者foreach其实是另外一种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