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名单

初定星期天晚上请客吃饭,今天晚上得列个自己这方的名单出来。国内的人没法请了,寒假回国办婚礼时再请吧。

首先是团契:

Pastor Yang & his wife

wang zheng & yuwen

He Qun & Jixia

Michael & Suting

Qian Gang & Ting

Lin Yizhen

Chen Baiyang & Yanju

Huang Liang & Tianming

Jin Huan & Xianghong

Wu Fuze & Xinyu

Liang Feng & Yao Nan

Chen Li & his girlfriend

Tu Kai

Cao Zhibin

Shen Yi

Yang Bo

Zhang Jun

Wang Wenlin

Chen Xiang

Shi Ying

Qiu Yue

Zhao Na

Chen Ran

Wang Lulu

Shao Lin

Hu Na

Yang Daihong

Qian Nayan

Cao Huiping

new students: Huang Chuan, Huang Xuanyu, Zheng Zuduo, another guy

实验室的:

Prof Li Baoxin and his wife, Li Wenfeng, Wang Zhesheng, Zhang Xiaolong

其他:

Ye Jieping & his wife, Chen Jianhui, Liu Xiaoqing, Wu Yifei, Gao Wei,

其他待补

study model

这个题目可以解释为学习和模型,去学习一些模型,学习的模型(怎么学习的?)。这三个都是我要考虑的。首先,我的研究需要我建立模型。其次,我的研究需要我去学习一些模型。第三,我的研究也需要建立一个学习的模型。我发现我现在需要学习,学习很多很多的东西。基本上都是项目给逼出来的,也是好事情。又发现模型就是工具,而我的工具箱里的工具很不够用。

Louie

刚回来就给Louie发了封信。但是他忽略掉了。这个星期他主动给我发信。然后回信他才看到我上个星期的信。Louie真是一个好人,他的回复永远让人觉得没有任何负担。我本来心里内疚,但是他的回复几乎完全消除了我的这种感觉。这个世界上哪儿能找到这样好的人。我是否让人家感到内疚过?或者,让人感到更加内疚?这不仅需要宽容,更需要赞扬、鼓励,和坦诚。我不应该再说Na的菜一般,不应该再从侧面鼓励她去学习如何做菜。我也不应该表现得那么勤于学习做菜。这都会给她心里压力。言归正传,在我回国的那段时间里,Louie也没有在我们要做的事情方面投入什么精力。他忙于优化已有的算法,也在用我去年实习开发的软件进行测试。至于新的问题,我并没有落后进度。不过我想我仍然是落后的。至少很多的概念我都还没有弄清楚。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发表的一些观点也许会显得外行或者幼稚。我想我必须在短时间彻底弄懂颜色和视觉相关的模型。

今天的meeting

我估计老板也是忙得要死。本来计划星期二星期三的meeting推到了今天。他甚至没有看完我的email。接下来准备ICASSP。做medical image的项目。老板简单得想了一下,很快同意我的想法。而我后来又有了更多的想法。本来觉得不可能的事情,变得可能起来。老板的指点也很不错。比如特殊的应用,特定的问题。一下子就缩小了问题的范围和难度。robot的想法老板还没有看。说下个星期一再讨论。估计他也没有时间深想。老板担心我有没有时间同时作两个方向。其实准确地说,他应该担心我有没有时间同时作4个项目。因为两个公司我还有活儿。iai公司的东西要求我尽快学一个理论。也是好事情。还要求尽快出东西。也许也是好事情。老板的指点也不错。我说之前报告里的东西很stupid,不能直接作。他说只要有相关的东西就行了,没有认真地看代码。这个loose的授权让我感觉爽多了。看来真的是需要交流。另外老板让我要intensively的带领和培养那个师弟。说如果我走了很多事情就没人接了。

burn out

从回来后就没怎么睡好觉。昨天彻底burn out了。直接把刚买的短裤当作垃圾扔到垃圾箱里去了。在公交车上眼睛闭上就睡着了觉。什么事情都搞忘。今天出门又搞忘带手机。我想是神特意安排我回去睡觉。于是美美又睡到12点。中午过来喝杯咖啡。现在好多了。今天早上感觉实在是到了累的边缘。累得想推掉所有人麻烦我的事情。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为什么Jin Huan退出团契了。为什么Yizhen和Qiu Yue也想退出团契。为什么Yizhen那天晚上说不干了。尽管第二天他还是过来。就像星期三祷告会的主题,要干的事情多,做工的人少。也许每年也就这个时候最为繁忙。过去就好了。也许我有热心,但是太多的热心会把人累垮。我想我应该把很多事情交托出去,但是忙得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每个人都需要帮助。但不是每个人都有时间精力帮助很多的人。每个人都无法承担太多的事情。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全职的人来事奉。或者多个。而学生都是很忙的。我能够想象He Qun和Michael承担什么样的一个重担。我能体会Qian Gang为什么在有了第三个小孩之后就暂时退出了。

任何事工都需要人力,资源,管理,技术各个方面的支持。而人力是最重要的一项。而人力也是团契或者教会中最薄弱的一项。因为在团契或者教会之中,每个人都是志愿者,而不是雇工。每个人都可以选择Yes Or No。每个人也许都很忙,没有剩余的时间和精力。唯一能够倚靠的是同工的认同感和责任心。也就是说,这是我的团契,我有责任将它办得更好,我有责任荣耀它。而这一点,又主要倚赖于同工的成熟度和对这个团契的责任感。看来,最重要的是建立同工们的友谊和责任感。在一个大的群体内,友谊又该如何建立?我必须感谢Qiu Yue。她是一个好的大姐。她有很多优点,虔诚,灵命成熟,谦卑,责任心,真诚。年龄也是一个优势。也许所有这几点都是一个好的带领人必备的几项。而男性方面呢?Yizhen具备了这几项。但是他已经很忙碌,而且,他在家庭方面更需要关怀。

Cao Huiping说应该让更多的人去做一些事情。这个我也同意。但是,核心的仍然是同工是否submissive,愿意承担任何的事情。成熟的基督徒是具备这样的品格的。愿意去服侍。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准确地说,并不多。很多人甚至不愿意参加团契或者教会的例常活动。也许是因为时间,也许是因为我们活动的质量不高。如何保持吸引力,如何让人觉得每次都有收获?而不是浪费时间。也许这是核心的问题。传福音。但是如何传福音?如何让人不反感?如何让人不觉得stupid?如何用基督教核心的理念来揭示生活和提供指导?如何衡量效果?是否需要更多的反馈,而不是盲目照自己的意思?我们是否有经验的积累?我们是否有反思?

技术就是爱

如果爱的多少可以衡量的话,那么技术就可以让爱的产量成倍增长。或者说,好的技术本身就带来爱。比如干活儿方便了。

团契最近有一堆的事情,忙得很多人焦头烂额,(不包括我)。he qun的太太进了急救室。yizhen也是要虚脱。如果有更多的人帮忙,有更好的协调,有更好的管理,更好的技术,也许大家身上的担子就会轻省一点儿。

如果说近代科学源于人们要更深入的认识神所创造的世界以达到对神更亲密的关系。那么,技术则可以让人们更多的彰显爱,也就是神的旨意。

技术是隐讳的,没有自我身份的,但却是作用巨大的。

我想我适合用技术来贡献爱。比如上次的退修会。学计算机的自然有这方面的优势。我可以搞wiki,建group,管理信息,等等。而有些人则适合于联络,安排,组织活动,关怀等等。也许真的很多事情要分摊开来。

其实大部分事情都可以归结于技术问题。

schedule

现在发觉不写就思考不下去了。接下来又很多事情。

cvpr。老板上次定了一个方向。biomedical imaging。老板的vision我大致了解。但是觉得很难。或者跟本没办法作。如果用computer graphics方法生成一个模型倒是可行的。而用video的动态图像则不大可能了。也许可以挑一两桢成功的。但本质上是行不通的。当然,人是可以重建的。人识别东西是通过很多的feature,还包括经验。光靠structure from motion或者stereo都是不够的。可以结合一些single view以及特定领域的知识。single view的depth estimation其实好像也是另外一个项目里需要的东西。那么理想状况下,两个方向同时走。structure from motion。point correspondences -> camera calibration -> 3D reconstruction. 这个方向相当不可靠。因为东西都是活动的,根本不固定。另一个方向就是single view的了。先建立领域模型。然后pattern recognition。这样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总能有一个漂亮的结果。顺便也可以带领一下师弟。

另外一个方向。robotics。要做可以做很深。首先是rectification,然后photo stiching,里面需要动态调整图像的明暗度或者选取其他的color space。建立整幅地图,存储,自我定位的问题。等等。也可以建立一些模型。

iai公司的。要设定一些衡量结果好坏的标准。这个其实也不难。做个模拟好了。最简单的模拟就是随机生成一些点。还可以分析分析什么情况下结果好,什么情况下结果坏。

 

乱七八糟

自从做错了一道选择题(我选无聊的时候看书而不是打电话),na就偶尔拿答案说我是一个self-center的人。na说self-center跟selfish不一样。self-center的人就是自己只顾做自己的事,忽略人家。我想我确实有这个毛病。看书的时候怎么会注意人家呢?注意人家还能看得下去书?另外我有时候总是自己思考问题,很难听进别人说的话,要么只听一半。虽然我善于倾听,但其实很少在意人家说的话。我只在意对方说的话是不是可以让我学到东西。或者,经常只是抓住要点就忽略剩余的东西了。另外一方面,也许我对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主见,不会人云亦云。我会很快就判断对方说的对或者不对,好或者不好。赞同对方的时候,会多听,多附和。反对的时候,则沉默微笑,让对方说完。然后说点儿自己的看法。我不会强烈希望对方赞同自己的观点,或者,做自己要求的事情。虽然人的本性是这样。从本能上来说,人会对任何的冲突和不协调感到反感和不舒服。人一旦不舒服,往往就开始不讲道理。毕竟,人要的是舒服而不是道理。所以呢,解决冲突的最佳手段绝对不是讲道理。再有道理也不能讲道理。要讲道理就自己对自己讲道理。对别人讲道理也得在一个对方高兴的时候讲道理。那么怎么解决冲突呢?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妥协,承认错误。不觉得自己错也得先认错再说。不过这样也有隐患。xuhan可是深有体会。哄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再怎么哄也哄不住了。当然吵架是对冲突最常见的一种反应。但是吵架除了带来更多的伤害,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幸福的婚姻是怎么样的?为什么大多数的人都走向了离婚?难道这些人都没有知识,文化,修养?

言语是一把锋利的剑。能刺人入骨。俗话说恶语伤人六月寒。

一般来说,人都会在乎自己的感受,从自己的感受出发。不舒服的时候,就会说出一些苦毒的话。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对方屈服自己。或者,仅仅是因为自己不舒服而报复。也许报复让人觉得痛快。也许在潜意识里面,另一方的不舒服可以补偿自己的不舒服,双方平等就不觉得吃亏了。人一生会频繁的遇到不舒服。有些时候是观念上的冲突。有些时候是期望与现实的冲突。但大多数时候则完全是因为偶然和误会。完美是理想状态。不完美则是自然状态。如果要求完美,那么心将是残缺的,因为永远也会不满足,永远不能填满。而积极的面对不完美,将不完美作为正常。则心可以达到完美。

偶然和误会是生活中的魔鬼,总是挑起纷争,点燃相互伤害的火苗。圣经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爱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没有爱就没有幸福。来美国的前一夜在上海买的一本书的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