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roup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su-csf-reading-group

一直都想搞,今天再次冲动。之前团契用的是yahoo group,广告多,界面不好。这个google group主要用来分享好的文章,书籍,电影或者音乐。反正我很想分享。我知道tu kai和yi zhen都是看过很多书的人,他们应该也有很多好的东西。之前建了一个团契网站,但是好像不能这种email list,交流不方便。设了个论坛也没人上。通过这种email大家就可以经常得到更新了。嗯,email本身就是一个重要的平台。愿主能保佑这个group发挥效用,不仅增进大家的交流,成长,也能吸引更多的人来。

团契

昨天又跟qiu yue聊了一个小时。本来打算今天跟yizhen聊的,结果去打网球。不过心中的idea渐渐明确。he qun建议看唐崇荣的video。这个暂时放下。workshop,也暂时放下。最要紧的,是同工们的彼此建造。而这又需要祷告和分享,而不是单纯的学习。另外,还得设一个福音班,针对慕道友。那么,福音班都什么形式什么内容呢?之前的同工会提过,但是不具体。我没带过福音班,he qun和qian gang带过。倒是上过两三轮。只有邝长老讲的关于罪的概念印象深刻。其他都不记得了。其实福音说起来很简单,世人有罪,上帝爱世人,赐下爱子耶稣被订十字架成为赎罪祭,人的罪得赦免。信靠它的,就进入永生。不信的,就进入地狱。阿哈,有idea了。福音班,我带得了,再找一两个基督徒。只要有一个或者两个慕道友都可以上福音班。这次课呢,就随便聊。问问题,只要是关于信仰的,问题越多越好。不能别人不问就说一大堆,那样不好。不过呢,要说服人家得先说服自己。人家凭什么要信这个?不是很荒谬么?凭什么一个拿撒勒人耶稣就成了我们的救主?凭什么说有罪?他们要不问我就问。那么查经班的内容?如果明天牧师发个查经材料就ok了。查经材料只是一个引子,主要是让大家多祷告分享和见证。

今天的meeting

老板很满意。本来昨晚还有些心虚的,尽管有很多的想法。今天一大早7点就起床了,去实验室把想法写给老板,又写了一个简单的demo。感觉机器人还是很有前途的,而且感觉看得见成功的迹象。不过无论如何,尽管老板下两个星期不在,活儿仍然是搞不完的。还不算上Louie的事情。

I-20

感谢主,chen xiang的I-20总算寄出去了。iso也不回一封email。早上询问的时候竟然说没有当事人允许什么都不能问,搞得我怒火中烧。火烧眉头的事情竟然还要authorization。只不过问一下办好没有,寄出去没有。不过感谢主,打电话给chen xiang,说收到邮件,I-20刚刚寄出。这件事就算是踏实了。

更新plan

上次把plan改到1000分钟,每个月电话费60块钱,结果又超支。付了120。上个月更加不敢想象,估计要超支200多。今天本来打算换个my favorites,结果还得换电话,换电话还得另加一两百,又麻烦。想了想,决定再更新plan,加上t-mobile to t-mobile和unlimited nights。这样,新的plan是每个月72美金,不算tax。这样还不行,还得把平常下午的打电话时间挪到晚上才行,否则1000分钟根本撑不住。以后得没事儿打电话。

每个月车得花掉100左右,上网费25,电费40,电话费100,房租370,吃150,算下来每个月花销800。再算上买电脑,补牙,买书,请客吃饭。一个月最多只能余500。这是来美国后算的第一笔帐。

research

明天要跟老板meeting,讨论接下来的schedule,还没有什么概念。边写边想了。上个学期包括上上个学期做的东西还没发出来,也许老板会让改投journal。其他方面,应该就是机器人了。我建议两个摄像头。老板就买了两个摄像头。但发现两个摄像头似乎不能同时用。这个老板可能又要不高兴了。因为我说话又不算数。机器人方面可以做很多视觉的东西。上次跟老板提过一个idea,老板也觉得可以。不过是否真的行得通,或者需要做多久,这些都不确定。很多在人看来简单的事情,对机器来说都难于登天。前两天跟kevin聊天,他说有两种类型,一种是喜欢搞应用,一种喜欢搞理论,后者适合作研究,读博士。而我则属于前者。我要做任何东西,首先想到的是这东西有没有用,用到什么方面?或者,现在要做一个能跑的东西,需要做什么?搞应用往往很难发很牛的paper,因为应用强调简单,而简单的东西是不能发paper的。前天跟在microsoft的yisheng聊天,我问msr跟公司搜索引擎的关系,他说没什么关系。这跟我的预料一样。一个实际的系统跟paper完全是两码事儿,虽然表面题目也许完全一样。paper的目的是paper,系统的目的是系统。paper的目的不是系统,系统的目的也不是paper。所以,如果想要发paper,就不要想着目的是系统,不要想着把系统做出来,然后发篇paper。系统即使做出来了,可能就发不了paper了。也不要想着用paper的方法作系统,paper发了,如果应用paper系统可能就出不来了。我不知道写bt的那个哥们儿会不会看很多p2p的paper。我估计他也看不懂。google创始人的那篇paper开始时被拒的,而且还是二流的会议。他们没有读成博士,因为不够格。ye教授以前跟我说,他曾读的大学,一个搞机器人的实验室,搞paper和搞系统是不相关的两拨人。以前chen xiaoping也是这么干的。而他两方面都取得了成功。当然,如果两方面能结合起来是最完美的,但不大可能。退而求其次,则是两手都要抓,两手相互帮助。有系统支持paper更容易发。paper搞一搞对系统多少也有一些帮助。所以呢,方法已经明确了。一手搞paper,一手搞系统。问题设的一样。paper呢,得搞复杂一些,公式越多越好。系统呢,目标是能run,怎么简单怎么来,千万不能直接套用paper的方法。前几周就是那么搞,又想系统run,又想发paper,套用paper的方法,最后搞得很惨。系统没搞出来,paper也没发出来。尽了力,双方不讨好。老板不高兴,那个人也不高兴。所以呢,回头得反思一下,把两个问题分开来,怎么先把系统run起来?怎么整篇paper?系统run,整个最简单的算法。paper,整个最复杂的算法。问题有很多,所以可以整的东西其实很多。整paper的话,首要的问题是看看最近大家都发了些什么paper,做到什么程度,否则自己的idea就容易跟人家撞车了,那样很惨,曾经经历过。而且,多看paper也就可以有很多发paper的idea。整系统的话,自己想就行了。所以呢,今天要干的活儿很明确了,多看几篇paper。听说老板过两天就回国了,所以我得一定让他放心。其他方面?如果没猜错的话,老板想把stereo的东西往medical转。所以今天回去还得把这方面调研一下。还有啥?想不起来了。总之,首要目标,多发paper。

团契

暑假已经来了,该如何安排和带领?我没有什么idea。我想也许he qun又会像上次一样,很快列一个详细的计划出来。he qun说这次退修会同工们讨论。最终只有我和他来讨论。he qun问我有什么计划?我不知道该怎么说。he qun说他之前提的时间线。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不合适。但我也没有说。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很长,一起逛艺术节展览,但团契方面聊的不多。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以前那么有默契了。也许是因为我的热心已经大不如前。也许he qun也很忙。

下午帮王征准备水的时候问了一下他以前暑假是怎么干的,或者他以前决定查经是如何准备的?他说请教会的一些人来作报告。这让我醍醐灌顶。我的头脑里瞬间回想起两年前的团契经历,那些给我带来影响的讲员,比如邝长老。

后来又碰到yisheng,又问了一下。但没有得到什么。

我想神真的在带领。晚上等热水的时候碰到chen ran,碰到以前学生团契现在恩平团契主席的he yihua,还有weidong, 还有tina,还有一个tuson的,我们聊了许久。我说了学生团契的状况。我想我很需要他们的经验和建议。而我想神也借着他们向我说话。神带着他们来帮助我。我想我以后应该多寻求他们的帮助,多从他们中间支取资源。比如请tina过来给我们开心理学方面的讲座。比如和他们团契联合聚会,就像以前yao yisheng举办的一样。比如聚会后形成host family。比如邀请他们介绍一下工业界的状况。他们以前也都是学生,和我们一样,过来读博士,读硕士。所以学生心中的想法,也许他们都有经历,也许他们更了解如何带领。

后来又和chen ran聊了很久。我想神也借着她说话。很多东西,作为主席的我并没有看见,或者根本就不会有那些感觉,或者根本就没有花时间考虑那些。比如很多信主的人并没有“新生命”的迹象。比如吃饭的时间太长。我们反复聊的话题是到底追求信徒的质量还是数量。或者,我们是否因该更加着重信徒的质量?这一点其实下午he qun也有谈到。但问题是,如何提高呢?he qun上学期列的计划就是为着这个目的。可是,这个目的达到了么?或者,效果如何?或者,哪些是好的,哪些不好?chen ran反复的提到心意更新。是啊。个人反省自己,是否真的心意时时更新呢?我们有哪些的生活见证?聚会的时候,是否真的彼此真心敞开,诚心交流?团契,或者书店,也许真的没有家的感觉。那么如何改善这一处境呢?属灵的同伴?属灵的带领?如何把圣经的教导应用到生活,而不是口头的说教?是否应该更多的彼此分享生活,分享见证?如何营造这样的环境呢?是否需要从核心的几个小组开始?chen ran说需要有人有一种凝聚力hold住大家,就像yisheng那样。可是我却觉得最终效果并不好,也许一时做了些事,但是生命并没有真的改变。我想真正有凝聚力的还是神吧。神的话胜过一时的血气和激情。

今天中午继续坐kevin的车回来。我想神又透着他给我说话。如果昨天得到建议,那么今天则得到安慰。我想尽管只来回坐了他的车一次,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说得好朋友。也许真的人与人之间有共鸣。他是一个成熟的基督徒,有一个半孩子了,但其实比我入大学小一级。他在国内就已经成为基督徒,而且带领过别人。他并没有给我很多事情的答案。但我收获很多。比如门徒训练工作,比如带查经的培训。如何才是好的查经?自己弄通,多提问?如何发挥各人的恩赐?

退休会之二

有很多堂的讲道,只听了一又三分之一堂。其他时间都在报名登记和算账。

今天听的三分之一堂是关于合一。这一点很多的基督徒都有体会。合一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和睦。大家彼此和睦相处,不分地区差异,不分地位差异,不拉帮结派,不彼此怨恨。合一是一个很简单的目标,但达到确是是最难的。夫妻之间不和睦,兄弟之间不和睦,同学之间不和睦,同事之间不和睦,上下级之间不和睦,人与人之间不和睦,国与国之间不和睦。只要在江湖,就不可避免的有争斗,有偏见,有敌视。而人就是江湖。而在基督里,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有同一个灵,都同为一体。而我们又都是罪人,竭力保守合一的心,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那么该如何做呢?牧师的slides上有几条——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彼此包容。

结束的时候牧师感动,让我们教会的牧师出来站到前面面对大家,又祷告让大家心里有感动的,体会牧师难处的,出来,和牧师握一个手,拥抱一下。很多人上台,我也在内。我的泪水几乎要涌出,又被我压制回去。但我看到刘牧师眼中噙满了泪水,我看到许许多多上台拥抱牧师的人眼中有泪水,许许多多的人泯着嘴角下台,很多很多的红了眼睛的男士。

两个多月前上属灵传承与带领时学到这一点,教会里面,最需要关怀的人,其实是牧师。他们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出头的椽子”。他们在台上对我们宣讲道德圣洁的生活。会众会怎样要求他?会众会怎么看待他们家人与小孩?会如何要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协调?大家对他的工作如何期望?对他的生活如何期望?牧师的重担已经够大,若有人攻击他如何面对?是否会萌生放弃的念头?牧师去关怀别人,喂养别人。可是谁来关怀他?谁来带领他?谁来保护他?谁来原谅他?

退修会

圆满结束。感谢主。

钟阳可以休息一下了,罗长老可以休息一下了,同工们可以休息一下了,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星期五晚上开始。zhong yang说星期五project due,due前两天只睡了6个小时。不断的喝咖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度过繁忙的这几天的。无数的小事情都会堆到他的头上。

大会有四百多人,去年三百多人。去年就说破了二十年的纪录。

准确地说是罗长老全权负责。zhong yang没有任何经验。很多事情该怎么做,zhong yang也没有任何概念。所以,经常是,罗长老提醒,zhong yang马上找张纸,找只笔记下来。

很多星期以前,zhong yang跟我说他要负责退修会,希望学生团契能提供支持。他本人就是团契的弟兄。我想他所熟悉的,他所能寻找的人际资源很有限。对于他的任何需要,我想我们都应当毫无保留的支持。我能体会组织一项事情的不易。我和zhong yang说找ken tang取经,他是去年的负责人。

去年其实就参与了报名的工作。而且写了一个软件。但是因为实习,在退修会之前就离开了。我想我的软件他们最后可能也没有用到。我输入的一部分数据他们也没有用到。而这一点在zhong yang发给我去年的数据表格的时候得以确认。我听说去年因为数据问题到最后搞得很紧张。所以我想今年我应当义不容辞的承担注册和数据提供的责任。而这个软件最终也派上用场,帮了大忙。

去年听说亏了4000。而今年则有盈余。而且是在营地价格涨价,我们设定的报名价钱比去年便宜的情况下。这些都与数据有关。

我想我是喜乐的,也许是因为成就感,也许是因为从中得到了锻炼,也许是因为所作的工带来的那么多人的欢声笑语。

我想zhong yang也和我一样。我想jian ruixiang一样。我想所有参与的那些同工们都一样。而这一切的荣耀赞美都归与神。

当当网书到

二十来本书,原价550,当当价401,运费500。三天就到了。比amazon快多了。

基本上都是中华书局先秦诸子的校注,一本《基督教对文明的影响》,正好在退修会的路上看。

《丧家狗》搞忘买了

买书基本不看,不过这些书也是为了收藏,无聊的时候翻一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