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

压力、忙碌、紧张、没时间。这几天算是又深刻体会了,估计还会持续下去。不过该干的事情一样也不能拉下。昨天晚上打了一通电话,基本上都不去教会。大家都没时间,但我必须得有时间。我得带人,还得去帮助退修会注册,下午还想去上教会历史课。如果yao nan或者ran今早要过来,就必须得叫yizhen帮忙了。昨天晚上在图书馆趴在桌上睡了半个多小时,来美国似乎还是第一次,让我回想起科大本科上自习的情景。人劳累的时候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会出来,比如易怒,比如不耐烦,比如不愿意帮助别人,比如希望别人为自己做些事情,当然更不愿意花时间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所以呢,无论是团契,还是教会,还是家庭,还是个人生活,最大的问题,让爱枯竭的原因,不愿意参与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忙碌。he qun以前的说法是有道理的,他说大家都很忙了,你再搞个活动大家就更忙了。活动越多,大家就越忙,越忙当然也就越不愿意参与了。而如果大家都不参加活动,那也就慢慢不参与了。这真是个悖论。教会和团契还有另外一个悖论,事情多,干活的少,所以干活的人担子就重,担子重就没人愿意干,没人愿意干那些干活的人担子就更重。所以,牧师经常强调大家参与事奉,做一个热心的基督徒。

无论什么事情都需要时间和精力。每个人都有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可能不够用。每件事情都有可能因为没有人愿意奉献时间和精力而导致停滞和取消。

也许,如何有效的利用时间和精力,如何不浪费,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带诗歌

23. 赐我自由

《哥林多后书》3: 17

主就是那灵。主的灵在那里,那里就得以自由。

《加拉太书》5:1

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

《约翰福音》8:32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林前》10:23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罗马书》8:2

因为赐生命的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

20. 爱喜乐生命

箴17:22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22. 我的心,你要称颂耶和华

38. 耶和华是爱

《约翰一书》

4:16 神就是爱。住在爱里面的,就住在神里面,神也住在他里面。
4:7 亲爱的弟兄阿,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
4:8 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
4:12 从来没有人见过神。我们若彼此相爱,神就住在我们里面,爱他的心在我们里面得以完全了。

4:19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Two Kinds of Wisdom

James 3:13-17:

Who is wise and understanding among you? Let him show it by his good life, by deeds done in the humility that comes from wisdom. But if you harbor bitter envy and selfish ambition in your hearts, do not boast about it or deny the truth. Such "wisdom" does not come down from heaven but is earthly, unspritual, of the devil. For where you have envy and selfish ambition, there you find disorder and every evil practice.

But the wisdom that comes from heaven is first of all pure; then peace-loving, considerate, submissive, full of mercy and good fruit, impartial and sincere. Peacemakers who sow in peace raise a harvest of righteousness.

乱七八糟

幸福有两种,爱与被爱。被爱就是感恩。一个人若不感恩,就不会觉得被爱,得到的再多也不觉得被爱。有了耶稣基督就有了这两样。从此触摸到神的爱,无所不在,无时不刻。从此也看见他人对自己的爱。圣经说“瞎眼的得看见”,说的就是这个。有了被爱的感觉就有了力量去爱别人,水缸被充满就会溢出来,人心中的爱与喜乐也是一样。不过人的罪遮挡了这两样。人生而可欲,得到了还想得到更多,总是觉得匮乏,总是希望要求被满足,而总是有更多的要求。所以人心充满愤恨,贪婪,嫉妒。人心被这些充满的时候就不会有快乐,也不会有幸福。圣经说“人与神隔绝”,说的就是这个。人若追求物质,必然再渴。而耶稣基督则是活水源泉,生命之泉,因为耶稣基督是爱。

团契主席会议

一个星期不在就感觉生疏了好多,都想不起来这一个月作了些啥

上个星期和micheal一起去探访了chen xiang和chen baiyang夫妇,然后就是关怀分组。团契情况?我没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很多人不来,难道真的因为期末?哎,其实基督徒也很多,但是能每次来的人少之又少。有一位主席的话触动了我,说要提高带查经的质量。很多人愿意过来吃顿饭,唱个歌,却不愿意呆下来查经。也许确实如那位主席所说,觉得查经是在浪费时间。那么如何改善呢?如果牧师过来,也许情况不一样吧。那么各人心里又想什么样的查经比较好呢?大家愿意把想法明确说出来么?慕道友又是如何想的呢?他们愿意说出来么?他们是否更多地用脚投票呢?或者基督徒更多地用脚投票呢?

我想以后需要有人专门负责聚会结束后的水果。点心余太太会预备。

查经已经很久没有祷告。

也忽视了follow up,搞忘邀请人来教会。

hawaii归来

就像做了一场梦

不过觉得意思不大

该去的地方都去了,该看的美景和表演都看了,不过这些都难以让我回味,也许觉得都还不如梦境,不如一幅画。觉得不如西雅图的一个下午。也许我更喜欢平静,而表演都太喧闹,海滩人太多,海浪总不停止。怀念西雅图港口拉小提琴的女生,飞来飞去的海鸥,蔚蓝的河水,停泊的渡轮,各式的文化小商品市场,斜阳下的古老建筑。不过这个暑假没有机会去了。

在hawaii基本上就来回奔波于一个又一个景点和海滩之间,基本上没干正事儿,基本上累得一塌糊涂。而明天要meeting。基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基本上不知道该干什么,基本上只知道有一堆的事情需要干,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还不想干。

hawaii之三

星期二

上午跟他们一起去beach
拿出笔记本,编程,写demo,为下午的报告
逛mall,吃了碗面,7块多
下午老板要问我上午干嘛了我怎么说?
中午回来睡觉
刚刚睡着被老板的电话吵醒
“在哪儿呢?”
“床上”
“什么时候过来?”
“两点起床”
“你知道下午几点作报告么?”
“两点五十”
“1点四十五要到”
好吧,那现在就过去
出门碰到暴雨,裤子全湿了,尽管有伞
中午人不多
刚刚坐下,一哥们儿叫我,回头一看,竟然是xu jin
天哪天哪天哪
边聊天边写demo
demo刚写完老板过来了
下午两点开始
第一个家伙十几分钟就完了
接着就是我,wk~,幸好老板提醒了一下,否则现在还在路上
基本上还顺利
几百人的会场只坐了几十个人,看来大家都去玩去了
我就喜欢人少
老板问了两个问题,一个协调会场的印度哥们儿问了两个问题,还挺尖锐
4点结束,跟老板聊了一下
夫人孩子母亲都跟着过来了,我猜就是,否则不会星期六就过来了
明天不过来了,下午走,所以我也放假了
不过还是交待了一下看看别人做了些什么,回去做个报告介绍
心里也还是有些亏欠,玩得似乎太有些过火了
上次去orlando,第一次开会,基本上就没怎么玩,一天到晚听报告
这次一下子成老油条了,基本上不听报告,一天到晚玩
最后逛了逛poster room,看到老板的老板,做的东西跟cindy很像
看到nuance,一个dominate语音识别市场的公司,现场演示了一下他们的产品,确实很酷
问了好几个问题,怎么看待microsoft的竞争?哪些用户?有没有作中文语音识别等等
明天继续逮着问
晚上去chinatown吃饭,一家广式海鲜店,问路的时候一哥们儿说20块钱吃饱五个人,结果四个人吃了五十多,我吃了三碗饭
下雨
没有逛街,huan说晚上还要coding

星期六的同工会

2007/4/14

不记得是第几次召开同工会了
我只知道,这时我已经拿了驾照,会开车了
7点醒来给家里打电话,8点半出发,到food city买了些饮料和snacks
我想起来以前yao yisheng曾经有一次拿过很多罐可乐过来
到书店开门,还没有人过来
he qun拿了两盒牛奶和一代饼干过来
9点到10点的会议是关于bob的international bible church的
支持是肯定的,但是如何支持,没有定论,也许需要轮排同工参加他们的聚会
10点10分时,只有zhao na过来
不停的打电话,很多人还在床上,仍然让他们尽量过来
最后有12位,虽然还有很多人没来,不过也很不错了
首先仍然是彼此代祷
会议的重点是关怀工作,已经谋划很久了,但也才前一天定出分组
上一次同工会大家说没准备好,这次决定自己先确定下来
如果没有开始的draft,恐怕又会导致流产
其实事情很简单,不过需要specify出来
若没有明确的文字,很多事情也就不会施行出来
而文字其实是很简单的一项工作
说到是否能完全做到,效果如何,是否会出现问题?
我无法确信,但是必须开始,而且我相信方向是好的
这些顾虑都可能会成为一次会议说不完的话题
我以前不明白关怀的重要,也不知道该如何关怀
我想很多同工和以前的我一样,意识不到这一点,甚至不愿意take
之所以不愿意是因为难,而之所以难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做
那么就从打电话开始吧
打电话说什么呢?关系不好怎么开口?
如何提供关怀呢?别人需要什么关怀呢?谁来负责关怀呢?
小组长是必需的,是需要担负责任的人
若没有责任,很多事情就不会有人去做
也就不会有人得到锻炼
本来打算复活节给yao yisheng和cai xinying买礼物的,竟然也搞忘了
也许需要另外成立特殊关怀部
比如节日寄卡片,送书
比如家庭关怀部
比如新生关怀部
家具回收和分发委员会也可以算作家具关怀部
其实很多的事情可以吸纳非基督徒朋友进来参与
这学期很快就要结束
从暑假开始,新生就会慢慢源源不断地过来
而我却没有任何经验
暑假如何安排?是否需要英语班?是不是要分成查经班和专门的慕道友班?
yizhen提了很多慕道友班的形式,点子很好,和我很早以前的想法一样
比如看电影,比如随意讨论,比如在一个家庭里聚会,等等
也许甚至应该组织看nba

hawaii之二

chinatown,就像回到了乡下
很脏,很旧,很破
人的面孔黝黑,没什么年轻人
这里大多数人其实是越南人
5块钱,吃了顿韩国饭,味道一般
东西都很便宜,短袖花衬衫3块钱一件,costco15块
花环1块钱一串,我想买一串,不过这两天还不行
huan说错话,本来想说买个花环送给老板,结果说成花圈,几个人笑了一路
去珍珠港
没有什么宏大的遗址,几块绣铁伸出水面
附近的风景倒是很美,有一艘大的军舰
完全免费
电影里播放珍珠港事件的背景,从日本侵略中国开始
都是完全真实的录像
小孩在茫然的逃跑
战争多么残酷,什么叫做妻离子散?
走的时候买了些纪念品
买了张当时报纸的复印版
历史就在其中,轰炸、死人。微波炉大小的收音机一百多美金,报纸5美分
而当下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和平,美好

hawaii之一

碗面没有叉子,房间里也找不到,只有用牙刷来顶
搞忘带牙刷牙膏毛巾洗发水,以及重要的梳子
宾馆并不是很好,地毯很破,大厅只有一条凳子,灯光很暗
前台的服务员是个年轻的漂亮女生,金发,非常nice
本来订的是一间只有一张king size的bed,顺利换到一间2 beds的房间
房间在19层,窗外的视野不错,楼下是一条河,对面是山
整个城市显得很旧,像十几年前的老武汉一样,看不到什么新楼
建筑风格也都很熟悉,跟中国一样,感觉不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去旅游,而是回到了武汉,还是老武汉
只有英文和日文的指示牌提醒着这是外国
大多数人黄皮肤黑头发
飞机6个小时,当地时间8点到达
jin huan租了个车,将GPS安上
我和tu kai先monarch旅馆check in
随后大家一起去附近的一个地方吃饭,过桥,左拐
各国的小店有好几个,中国,日本,泰国等等
去了家日本咖喱店
麻婆豆腐饭,6块钱,1块小费
招待会说中文,很流利,感觉就是中国人
空气很潮,一下飞机就感觉身上沾满了水,有点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