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of God

1 Peter 1:22

Now that you have purified yourselves by obeying the truth so that you have sincere love for your brothers, love one another deeply, from the heart. For you have been born again, not of perishable seed, but of imperishable, through the living and enduring word of God. For,

"All men are like grass,

and all their glory is like the flowers of the field;

he grass withers and the flowers fall,

but the word of the Lord stands forever."

And this is the word that was preached to you.

你们既因顺从真理,洁净了自己的心,以致爱弟兄没有虚假,就当从心里彼此切实相爱。

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藉着神活泼常存的道。

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

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

手机

昨天丢了

今天又找到了,感谢主

不在是实验室,也不在家。我以为丢到公交车上了。

没有手机就有很多很多事情做不了。对于我这样每个月打一两千分钟电话的人就相当于没有了嘴巴。没有嘴巴就沟通不了任何事情。

不过我相信神会为我预备。所以并不操心。即使不能复得,也没关系。丢掉手机也会让人更加感激拥有的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健康。所以这一切都是神的美意。

早上起来的时候想起来别人送的指甲刀也不见了。如果要丢东西怎么这两样同时丢呢?指甲刀和车有关。昨天下午已经看过一次,没有发现。不过今天想从另外一边再看看。于是开了车门,而手机,就在座位底下,感谢主。

当代中国人信耶稣的N个难题

http://bbs.crossmap.cn/simple/index.php?t7175.html

关天里面有人发的帖子:

  1、你的上帝为什么排斥(攻击)别的神?
  
  2、那些没有听到福音的好人,如孔夫子,能不能上天堂呢?
  
  3、上帝是无所不能的,他能造一块他自己举不动的石头吗?(上帝能造一个正方形的圆吗?)
  
  4、信耶稣虽然不错,但赚钱才是硬道理,没有钱什么都是空的。信耶稣可不可以发大财?可以发大财我就信。
  
  5、既然魔鬼很坏,为什么上帝不一开始就消灭它呢?这样人类就没有可能犯罪了,既然亚当夏娃犯了罪,上帝为何不干脆毁灭他们,重新造人呢?
  
  6、你能证明上帝存在吗?或将你的上帝给我看看,他长的什么样子?
  
  7、信主的人很多事都不能做,没有自由,而且有点怪怪的,不合群。
  
  8、只有教育才能救国救人,耶稣怎能救国救人呢?
  
  9、我做好事不也一样可以积德进天堂吗?为何一定要信耶稣呢?
  
  10、宗教都是叫人行善,都是好的。基督教跟别的宗教不也是一样叫人行善吗?为什么我一定非要信基督教不可呢?信别的宗教难道就不行吗?因为不是“条条大道通罗马”吗?
  
  11、基督教是洋教,是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进行侵略的工具,如果成为基督徒会不会成为西方文化的俘虏?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了一个中国人。
  
  12、基督教在近代侵略过我们中国?
  
  13、基督教是反科学的,尤其是中世纪基督教逼迫科学家,比如哥白尼。
  
  14、人不是猴子进化来的吗?
  
  15、列宁说:“宗教是人类精神的鸦片”那么宗教是不是软弱者的拐杖呢?
  
  16、难道婴孩也有罪吗?我不觉得我是一个罪人,我从来没有撒过谎,也没有犯过罪,我是一个好人。
  
  17、罪是不是神造的?如果有上帝的话,他应该对此负责任,他为何不一劳永逸的把罪在一刹那消灭呢?
  
  18、现在都21世纪了,还信基督教是不是太落伍了?
  
  19、信耶稣不能祭拜和孝敬祖先,是不是数典忘祖?
  
  20、我很忙,有太多重要的事要做,信耶稣要每星期要聚会礼拜!太花时间了。
  
  21、佛教的“六道轮回”说人有前身和来世,如果你做恶,不积德做好事,来世就变成马牛羊猪狗猫,这种说法也有道理啊?
  22、为什么一个中国人要拜一个外国的神?

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对基督教的挑战

http://bbs.crossmap.cn/simple/index.php?t1467.html

林慈信

你若曾向中国知识分子传福音,就知道在他们思想里,对基督教有一大堆的问题。我们有否充分装备自己,预备好回答他们?基督徒若只凭一套「铁证待判」来作答是不是够的。基督徒在护教上的装备,除了具有一些科学常识(如进化论中一些漏洞、着名科学家之基督教信仰等)外,还需要在下列叁方面进修:

(一)圣经教义及正统系统神学(我们究竟信什麽?)

(二)基督教教会在西方二千年的发展史(有助基督徒在信仰、宗派上寻根,也有助回答非信徒对基督教在历史上的一些丑闻的质问)。

(叁)基督教在过去及现在社会,文化中乃一种「制度」(Institution),而这「制度」(或作「团体」)在现今及将来发展的方向为何?(这也是中国知识分子十分关注的问题)。

第二、第叁点尤令基督徒困惑,我们不习惯从历史、社会制度的观点看基督教教会。我们不是常说,「基督教不是人为的组织,而是生命,是神与人的关系」吗?不过,若不正视神学及教会历史,则较难自我装备,提供中国知识分子心中渴慕知道的答案。

几个月前,我曾探望二十位在北美研究宗教,文化及神学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且看他们研究、阅读、讨论中所关注的课题:

※《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一九九叁年夏曾刊登亨廷顿教授的《文明与文明间的冲突》一文,在国方已引起多方面的讨论;基督徒有何回应?

※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中国知识分子纷纷「下海」从商,否则成为「边缘人物」。基督徒关心吗?基督教如何看待从商、致富及个人事业上的野心?

※今天中国存有叁种危机,生存的危机(如何谋生),信仰危机及意义危机(人生有何意义?人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在未来的中国,基督教仍会被视为洋教(西方人的宗教)吗?中国人有可能看见一个中国的基督教吗?(农村教会能否被视为「中国人的教会」?)

※基督徒及其他有心人士,如何能深入进到偏僻的农村?

※基督教能救中国吗?所谓「拯救」是什麽意思?我们所指的「中国」又是指什麽?是中国大陆?中国政府?抑或中国文化(或「文化中国」)?

※基督教如何看待今天在中国农村兴起的「泛宗教」运动?民间宗教中有将道教、佛教、民间宗教及其他信仰(包括基督教)混合起来的,这是否意味十九世纪「太平天国」运动的重演?

※基督徒是否认识到二十世纪初期基督教信仰对中国现代文学的影响(如冰心、许地山、周作人、林语堂、宝广林、老舍等)?而目前国内正有一系列的文章讨论这历史关系?

※基督教在中国曾建立的十多间大学,正成为多位学者历史研究的题目。在这研究及讨论过程中,基督徒在哪里?

提出这些课题的北美中国大陆知识分子,不过在反映出当今国内知识分子研究的潮流。这些在北美深造的中国学者,他们个人本科的研究范围包括下列专题:

※後冷战时期第叁世界国家的国家主义。

※伊斯兰教(回教)与国家主义之间的关系。

※十七世纪北美洲新英格兰区(清教徒)的公理会教会及神学。

※临床心理学与神学。

※《基督教辞典》在中国的出版。

※十九世纪美国的「现代神学」(自由派神学)趋向(Modernist Impulse)。向护教者呼吁:深层觉醒北美华人教会在布道、施洗及接收新会友方面,似乎正在有效地从事中国大陆学者福音事工。不过前门大开,後门也大开。若要深入了解当代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和他们所关注的课题,北美华人教会必需在叁方面经历彻底的醒悟:

一.我们所信的,我们知道吗?我们的信念合乎圣经吗?我们能扼要,清晰地向中国知识分子讲述、诠释基督教信仰的内容吗?

二.我们有否觉悟到,当中国知识分子与西方文化初步接触时,他们所看见,所认识的基督教,并非「个人与神的关系」,而是一个富有二千年在西方发展历史的「社会制度」(或团体)?基督徒不能再视教会历史而不理了;圣灵默示新约圣经之後,二千年来不断光照教会明白真理,教会在圣灵光照下注释(或曲解)神的话,教会顺服(或不顺服)主的大使命,这漫长的历史,已成为我们基督徒的属灵遗产,这是不变的事实。我们若要在信仰上扎根,在福音事上成长,必需研究教会史!我们在护教工作上究竟是为哪些事「辩护」?是为(西方)教会及基督教「文化」辩护吗?抑成是为神及他启示的真理辩护?若是後者,则需对真理(正统神学)及文化(教会历史)之间之异同及相互关系,有正确的认识。

叁.我们还需关注中国知识分子所关注的课题。当我们发现他们阅读的书籍比我们多(几倍?几十倍?),思想的范围,方法及深度都往往走在我们前头时,让我们摒弃属灵的驼鸟政策,急起直追,迎头赶上,在真理教义、护教、历史文化上好好地下工夫,作神无愧的工人,为数百万的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分解真道(提摩太後书2:15)!

2003-12

有两种启蒙和复兴摆在眼前

//http://groups.google.nl/group/dafengzaixian/browse_thread/thread/55a70ec560710f60

//王怡的博客总是访问不了

克尔凯郭尔说人生有三种境界,“审美境界、道德境界和宗教境界”。

1163年,哥特式建筑的典范、巴黎圣母院开始修建,此后激发了哥特式教堂的建筑热情。仅在法国,一百年间就有超过500­座哥特式大教堂被建造。建筑师运用当时一切办法和材料,拼命增加教堂的高度,使教堂好像削尖了脑袋,那种把人带到上帝的荣耀面前的渴望,达到历史上的最高点。就­连雕像也尽量拉长,脖子、胳膊和腿,似乎都要直冲天国。同时大学开始兴起,人的理性与信仰的结合,那种对真理的纯全的热爱也一样达到历史的最高点。哥特式大教堂­的尖顶,是中世纪文化与信仰遗产的一个最形象的例子。它不是人类价值世界的投降书,而是一份真正的复兴宣言。

近代的启蒙与复兴,也被称为三“R”运动,即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和罗马法复兴。­

新教改革的意义,清教徒和改革宗神学,怎样以信仰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政治、经济和宗教,迄今为止还是被­知识界高度忽视。

这两本书都很薄,加起来不到300页,却影响了大部分知识分子对近代文明的理解模式,就是高举文艺复兴,贬低宗教改革;高举理性,贬低信仰;高举诗人,贬低牧师­。但在最近一百多年的人类精神史上,说“个人不是孤岛,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的约翰·邓恩是一位牧师;说“我有一个梦想,所有人同席而坐,亲如手足,自由响彻每­一个地方”的金博士是一位牧师;忏悔自己“他们先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接着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的马丁·尼莫拉­是一位牧师;力阻法西斯的狂轮,参与刺杀希特勒的朋霍费尔也是一位牧师;说“爱,直到受伤”的德兰嬷嬷是一位修女,在非洲谦卑屈膝,行医50余年的学者史怀哲,­则是一位神学家和平信徒。他们和一切思想家、作家和政治家最大的不同,是他们活出了他们所说的话。在20世纪人类的政治罪孽和人性堕落面前,筑起那道最坚固的人­类价值的守望线的力量从哪里来?不是来自几百年前的文艺复兴,而是来自几百年前的新教改革。

做了很多很多的梦,一直在做。梦见在超市买食物,买袋装酸菜,我想着可以应付不想做饭的日子,我和老哥一起,而不是roommate。梦见zhang jun,和其他团契的同学,在一间大屋子里,要打印东西,却没有纸,想要找纸,却没有灯,开车在apache上,要去加油。梦见开车到山上,上山很陡,下山更陡,看不到路的另一半,而且路越来越窄,容不下一辆车了,把车就停在山上,走下坡,到tuson上次聚会的屋子里,已经有很多人已经过来了。梦见很多的人,吃饭却很浪费,撒得到处都是,我听见一句话:这样浪费必招引蛇。我想着还是冬天,蛇必定冬眠。但是走到另外一个大房间,却发现热气腾腾,太阳毒辣,阳光混合着黄色的悬浮的灰尘。我想这是夏天,既然是夏天,蛇就会出来。于是我看到一条和泥土一样颜色的蛇向我径直游来。我很怕蛇。但那个时候我来不及躲避。但是蛇就从脚下过去了。但接着看到更多的蛇,到处都是,都是泥土色,我不小心踩到一条,但是感觉硬硬的。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想的时候,天地变了,刚才的大厅不见了,土黄色的环境变成了青绿色,周围是山,我发现刚才踩到的那条蛇退去了蛇皮,里面是一个铁甲的东西,头是一个骨牌,拖着一条尾巴,并不长,分叉,骨牌的顶端有六个白色的圆圈。这个机器开始游动。它到底是什么?想的时候。它又变成一个小机器人,巴掌大,拿着一杆枪。机器人冲进刚才的那个大厅里,从类似一个油箱盖的地方撞进去。一个残疾的军人观察到了这个机器人,他的头也伸进刚才机器人冲进去的那个口,看到底发生了什么。机器人在开始屠杀,人们惊慌四散。没有人想过消灭机器人,因为机器人是不死的,太刚硬,没有东西能伤害。人们开始逃亡,很多很多的人。我和另外一个同学也在逃。人们到了一个有湖有坡有草的地方,那边有很多的楼房,连成一片。我跟同伴说这儿人这么多,肯定被机器人发现,我们得单独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躲着。我们躲进一个小学,那是我小时候读的小学。从里面能看到刚才的那片大楼。但是没想到机器人直接过来了。我很奇怪。我开始和机器人谈心。机器人的态度很诚恳。我不记得说了些什么。但那时环境又变化了。机器人后面是一堵墙。我灵机一动,拿了一个口香糖将机器人粘在一起,两个机器人。他们便不能动弹了。我又用早上医生给我作牙套的那些粉红色的软胶将他们层层包裹起来,又套上一个小的塑料袋。这两个机器人兄弟在里面问我在干什么,我无法回答。这时看见很多警察和警车过来了,我跳上墙,急忙跑掉。但还是被警察逮住,问我机器人在哪儿?我说不知道。不久以后,那个塑料袋开始震动,我想这两个机器人迟早要出来了。我又逃,飞到楼顶上。似乎是警察局的楼顶。机器人没有再过来,却跟警察一起上课了,有说有笑。之前的一个警察哥们儿跟我说,他们变好了。我于是读到了一句话,大意是有再大的能力却没有道德就是祸害,有了爱就成了好事。这个梦到此结束。新的梦又开始。我梦见我和同工打扫教会的一间教室,里面有很多的书。我去得最早,但很快有更多的人进来,这让我欣慰。r走近说可以打扫另外一间教室。我出来,却始终找不到另外一间教室。D401过了就是D403。转了一圈发现D402和D401使用的是同一个门。我没有进入D402,那时梦醒了。我吓了一跳,心想打扫的事情竟然给搞忘了。不过接着想起今天是星期二,这个星期六才打扫,心里便安顿下来。

这连续的许多天,每天都会做很多很多的梦。每个梦都很离奇。

蔚蓝色

http://notes.ccim.org/htdocs/skyblue.nsf/main!OpenFrameSet

//早上去看牙医时在郑医师的诊所翻到这本书

//其实上次就翻到了

//这次一过去就开始看这本书,因为上次一篇文章只看一半

//这次看新的一篇文章,看了十来分钟一半还没看到

//我问郑太太这本书哪儿搞到的?

//她说你拿走好了。不记得谁放到这儿的了。

//等公交和坐公交的时候把那篇文章看完了

一个在有限世界里寻找无限境界的人

果實里包裹著陽光,但果子脫落之后,陽光卻不脫落。

New Culture Movement

//From "Chinese Intellectuals and the Gospel" p17-19

The New Culture Movement was anti-religious in character, and the anti-imperialist movement was anti-Christian in particular. These movements created an ugly image of Christianity as unscientific, a hindrance to social progress, and a tool of imperialist culture aggression. Such propaganda became the truth in the minds of Chinese youths in that period. As the messengers were thus discredited, the message could not be heard.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Nationalist-Communist collaboration (1924-1927), advocates of anti-imperialism sought to develop a new official orthodoxy in the form of Marxist-Leninist ideology, which sought to expell all other competing ideologies.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the New Culture Movement and the Anti-Christian Movement can still be felt among the Chinese people today, particularly among the intellectuals in the universities in China, Taiwan and Hong Kong.

Put Away Childish Things

//哥林多前书13:11

KJV: When I was a child, I spake as a child, I understood as a child, I thought as a child; But when I became a man, I put away childish things.

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

13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things to have are faith, hope and love. But the greatest of them is love.

仍然是关怀

shangyang问,你们团契有没有专门负责关怀的同工?我说我不知道

shangyang说,他知道有一位男生,有一位女生,来过一两次但因为没有follow up,后来就流失掉了。这让我羞愧,我连是谁都不知道。

除了我们团契,其他的团契都有小组,每个小组都有小组长,而小组长是主要负责关怀工作的。

本来上次同工会我提出了这个事情,但是大家说没有准备好,以后再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月。

我想我应该跟he qun再商量一下,跟qian gang和micheal再商量一下。

刘牧师说粤语团契从无到有,发展很快,ken tang每个星期从星期三早上开始打电话,一直打到星期四。

好的团契人会越来越多,而不好的团契不仅没有新的朋友加入,老的会友也会流失。

我想小组是必要的。有了小组就有了小组长,有了小组长就有人负责,不仅关怀工作得以改善,小组长也得以成长。小组的人少,更利于关怀工作的展开。但是为什么开同工会这个话题一提就马上停掉?也许分小组有一些弊端,而这些弊端我还没体会到。但为什么没有强调好处呢?我想也许最关键的是小组长难以选出,没什么人愿意担当这个责任。也许我应该先私下的找人担当小组长。

我想我们团契是缺乏关怀的。

我没有时间每个星期给所有人打电话。

为什么没有呢?也许我应该尝试一下。

怎么关怀?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相信每个人生活上都是有需要的。如果除了团契聚会之外大家都不交流,我想我们都根本不会了解别人的需要。如果大家本来就缺乏彼此的帮助,缺乏信任和关怀的基础,大家就不会再把自己的需要说出来。

我想接下来需要召开一次同工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