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完课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是不舍的,我想佘老师是不舍的。我想我会怀念这些上课的日子,我想也许我的人生会因着这次课有所改变。chen zhigang说他决定去华神读硕士,步peide弟兄的后尘。我还没有他们那样的心志,但我确信我应该在中国历史和文化方面朝标杆直跑。佘老师说他后悔没能对历史产生兴趣,后悔没有读哲学。

佳期总如梦。佘老师这样水平的人一生也许只能碰见几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真是神的恩典。虽然读书可以会见很多人,但是面对面的互动中除了知识的传承,更充满了生命与生命间的接触和感动。

我想佘老师大大拓宽了我们每一个人的视野,带来了很多属灵的智慧,让我们得以看清我们每一个人的位置,明确该做的事情,体察工作中的不足,鉴别各事的好坏。

每个人都是不足的,都是需要导师的,需要内界和外界同行的,需要带领门徒的,也是需要不断学习的。

愿神能保守、赐福佘老师和他的家人,还有他所在的华神。愿神兴起更多的门徒,彼此带领传承。愿神保守和兴旺北美的华人教会,保守和兴旺中国和所有地方的福音工作。愿每人有彼此相爱的心,胜过试探,脱离凶恶。愿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Advertisements

上课

星期六全天,星期天下午,星期一晚上,星期二晚上

课名是《属灵传承的理念与实践》,费用90块,因为第一次。

在人生事奉规划的时间轴上,he qun刚刚进入,他30,我还没进入轴线内。其他人年龄大多是我的两倍左右。学生基本都算是教会的核心领导,当然我除外。能教这样的课程,老师自然不用说。能与这些的人在一起交流实在是难得的学习机会。从这门课当然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很多。

体验最深的,是老师用自己的生命来教课。很多很多的例子都是出于他个人的人生经历,甚至是低潮时期。我相信这样的知识才是真切的,能够让人铭记的,也是有生命的。

毫无疑问,佘老师读过很多很多的书,而且不仅仅是基督教方面(我在今天下课偶尔的瞬间问了这个问题)。在教课的过程中,随便聊到一些话题时,他总能说出一两本书的名字。他鼓励我们使用送书的方式来引导一个人。我们没有恩赐没有时间说的,书可以帮助我们说。据说每次有客人从他家出门,他的太太会从门口的书架上抽出两本杂志或者书送给对方。他的太太还会放很多《海外校园》和《真爱》之类的杂志在车上,这样无论在哪儿都有机会送给别人。唉,我怎么没想到呢?佘老师也鼓励读书会,这让我欣然。我一直有读书会的想法,可惜很难找到这方面的同伴。

摘抄两句课上得到的话:

Mentoring is a work of love.

Let us not forget to embrace those whom we love. (不要忘记拥抱我们所爱的人)

后面的一句话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对双胞胎被接生下来后,妹妹的身体状况很不稳定,随时会死亡,这时护士作了一个违反规定的事情(有病的和无病的隔离),她将姐姐放到妹妹身旁,奇迹发生了,刚出生的姐姐用手紧紧抱住妹妹,妹妹的身体状况迅速稳定下来,最终两个人都得以健康。那张照片令人震撼。佘老师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忘记帮助扶持那些软弱的人。

读库0701到

//还不知道老哥付钱没有

新的一年版本似乎有些新花样。夹了一张信封,上面有张很大的伊拉克邮票。信封上面有竖排的一行字:a friend is a loving companion at all times。

藏书票也很有意思,与以往不同的是多了一行字:书虽古而道常新。

忙碌

忙碌、紧张、压力,这些都是生活的杀手。

早上过来,cindy不在,但书包在实验室。jessie说cindy去看医生了,咳嗽。打开电脑,gtalk冒出几条消息,有一条he qun的,说晚上不能来了,他太太不舒服,他必须呆在家里看顾太太和孩子。我知道Michael的身体也不好。不仅如此,两个星期前,他提到他们组里有个人自杀未遂。昨天打电话给wang zheng,本来想让他带诗歌,他说非常忙,而且要到四月份后才可能再来团契。打电话给yao yisheng,也说很忙很忙。我也知道,老板曾经有一段时间吃不下东西,还呕吐。很多很多的人不再来团契,他们说很忙。

前天在《Scientific American MIND》看到一篇文章,讲burn out。据说有三分之一工作的人士都面临burn out的威胁。简单的说,burn out就是持续的忙碌导致我们精神上和肉体上彻底垮掉,油尽灯枯。burn out并非突如其来。我们总是为一些目标忙碌,或者不断满足某些工作上的任务,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将非工作以外的很多东西排除在生活以外,比如家庭,比如和朋友聊天,比如锻炼,比如娱乐,甚至是睡眠。在我邀请人或者请人帮忙时,那些拒绝的人无一不是说“太忙”。就这样,我们的生命慢慢的耗尽,不知不觉,我们身体慢慢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的精神越来越空虚,我们的脾气越来越坏。当然,快乐也越来越少。生活变成不断去完成一件又一件头顶上的事情。生活的目的和意义也就成为一件又一件事情的完成。我们沦为一部机械,不知不觉磨损、被耗尽和压垮。我想这不是神所乐意看到的,不是神造我们的目的。我想很多人都需要关怀,很多人需要从忙碌紧张的工作学习中解脱出来。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句话不会过时。但是谁能察觉到我们的身体在慢慢变坏?谁能知道在一个又一个的推掉休闲的抉择中我们的身体在慢慢变坏?“业精于勤荒于嬉”,我们又不断地被灌输这种观念。work hard是很多很多老板和学生的信条。在这个社会,我们都被“成功”所引诱,所迷惑。当“成功”为“幸福”代名,成为生活的目的,人的被吸噬无可避免。

看太阳队比赛

Harold和judy邀请的。也许算是对上个星期我邀请他们来教会观看中国春节晚会的回应。

对凯尔特人,118:108。比赛很精彩,每个人都发挥很好。巴博萨投了几个关键的三分,纳什最后投了几个匪夷所思的进球,这些都让现场气氛达到高潮。

上一次看比赛大概在两年以前了,也是他们邀请,打森林狼。两年里有旧的人离开,新的人加入。上次看的时候还有理查德森,约翰逊。现在换成了巴博萨,贝尔,托马斯,琼斯。

不过这样的比赛一年看一次就足够,太闹。

怎样更加快乐?

//From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1。不要总关心目标(Do Not Focus On Goals)。想一想,你在成就某些事情或者得到某些东西后你得到了多大的快乐?你的生活真的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更加快乐了?

2。花时间志愿奉献(Make Time to Volunteer)。志愿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们会更加快乐。可能是因为和那些比你运气更差的人一起会让你感激你所拥有的东西。同时,志愿活动也能带来满足感和自尊,因为你觉得你在从事有价值的,被他人感激的工作。不要跟那些比你好的人比,那样总会带来不满足感。

3。操练节制(Practice Moderation)。如果你对快乐的事情太习以为常,他们就不会再给你带来快乐。比如说吧,你可能觉得两个短假比一个长假更爽。又比如,你喜欢的一道菜,如果你存起来只在某个特殊的场合吃,你会觉得更加好吃。

4。尽量知足(Strive for Contentment)。与其把快乐等价于高峰体验,不如将快乐视为满意的状态,没有太多的焦虑和遗憾。

5。操练活在当前(Practice Living in the Moment)。不要过多的思考过去或者将来。

关于快乐2

//From 《Why it's so hard to be happy》

有些人会很强烈的试图达到一些目标,因为他们觉得快乐将取决于这些目标是否被达到。在目标被达到之前,这些人往往会焦虑,有压力。他们相信快乐将在未来的某个点获得。但是当他们的目标真正达到之后呢?

习以为常将取而代之。这些人又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

心理学家发现我们人类善于用未来欺骗自己。我们总是试图相信我们的未来会比当前更加快乐。这种倾向由媒体和广告不断的培养,那些东西许诺如果买了某些东西或者达到某种成功我们就会更加满足。之前说的那些人,因为这些媒体和广告,他们就确信他们找到了一条通往快乐的真正道路。

难道成功的人不是更快乐么?研究确实支持他们的相关性,但并不是像我们通常想的那样。

研究表明,快乐和乐观的心态对于成功来说是重要的。实际上,快乐的人在成功后并不比之前更快乐,不过他们会比那些不成功的人更加快乐。Lyubomirsky研究的结论是成功是快乐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最可能的解释是快乐的人具有其他一些能导致成功的个性。另外,乐观的态度也更容易导致更大的动力,以及和别人的合作。但是,如果你天生就不乐观怎么办?怎么达到快乐(以及随之而来的成功)呢?

随流而动

一位心理学家研究得到的结论是,当人们经历他称之为“流(flow)”的状态时,他们会更加快乐。他定义“流”为一种人们完全被吸引进去的那种本质上有趣而且令人激动的经历。“流”经历不一定非得是有趣的(虽然一般来说是这样),它只是一种人们完全陷入进去的状态。比如手头的工作既不无聊,也不令人沮丧,又足够的有挑战性以至于需要一个人完全的关注。

“流”这个概念和东方的“专心(mindfulness)”类似。它要求实践者没有任何的主观评价,仅仅关注当前——也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不幸的是,这种心灵的状态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并不是常态;他是一项需要训练的技能——比如通过沉思(meditation)。

为什么那些经历更多流的人更加快乐?知名的心理学家们描述健康的心理就是活在当前。流经历要求完全的关注当前。当我们完全陷入我们所正在做的事情的时候,我们是不可能关心过去或者将来的,也不会有自我意识——而所有的这些都会损害生活的满足感。

更多快乐方面的研究并不能给出任何简单的答案。快乐的根源是错综复杂的。心理学上的研究似乎支持很多非心理学家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快乐并非终极目的地,它就在我们对旅程的欣赏之中。”

重新发现墨子

http://news.sina.com.cn/c/cul/2007-02-15/161812328639.shtml

无数的新闻标题之中只有这篇吸引眼球。读完后发现作者是熊培云,此人很早以前写过一篇《错过胡适一百年》,这篇文章有一脉相承的味道。作者的其他文章也都很不错。

“众所周知,早在战国时期,和儒家一样,墨家同为显学。孟子曾感慨“天下之言,不归杨,即归墨”;韩非子在《显学》中称“世之显学,儒、墨也”;吕不韦同样孔、墨并举,说“举天下之显荣者,必称此二士(孔、墨)也——孔、墨之后学,显荣于天下者众矣,不可胜数”。”

这个倒是第一次听说。怪不得《荀子》老是拿墨子开涮。

关于快乐

大致说来,每个人活着的目标或者动力不过是追求快乐,或是避离伤痛。不过这项简单的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好的答案。大多数人大多数时候觉得自己是痛苦的,这说明这个问题并不是被解决的很好。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思路朝着快乐努力,但如同所有其他的见解一样,一个人所信奉的并不意味着正确或者有道理。我们自信满满的寻求快乐,却总是收获痛苦。《Scientific American MIND》Feb./March 2007这一期有篇关于快乐的文章“Why it's so hard to be happy”

“什么会让你更加快乐?也许是一个更大的房子或者更好的一辆车;一个更性感或者更善解人意的伴侣;当然,还有财富和名誉。或者当你完成所有该做的事情是你就感到快乐。得了,不要迷惑你自己了。心理学研究发现这些事情中没有一件真的会增长你的快乐。”

相比于我们之前几代,毫无疑问的是我们今天享受更好的物质生活。但调研表明相比于我们的上代,我们并没有变的更加快乐。从生物的演化和自然选择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快乐或者不快乐是理由的。既然进化的关键在于生存,那么我们就会更多的关心负面的事情,比如危险,威胁,麻烦。而相对说来,快乐对于生存并不重要,所以对于快乐的感受我们很快习以为常,不再能体味。另外,人的天性也是不容易满足的,我们总是认为如果得到或者成就一些另外的东西就更好了。

心理学家发现一个人的快乐更多的与他的个性有关,而不是生活体验。可能并不令人惊讶,他们发现那些更加外向的,友善的,信任的,有良心和责任感的的人更加快乐。更加快乐的人也更倾向于认为自己可以控制好自己的生活,不易于陷入焦虑和情绪的摇摆。

快乐的性格当然也和个人成功和成就有关。但是快乐可以通过努力工作获取么?这不是美国梦背后的核心信仰么?

目标+成就=快乐?

美国的资本主义建立在一个假设之上,那就是我们可以达到或者购买到快乐。这是一个激发竞争和消费的信仰。研究表明财富和快乐其实缺乏关联。不仅如此,为财富而竞争不仅是一个低效的达到快乐的途径,它其实更是导致不快乐的一剂良药。

我们总是喜欢向上攀比。而向上攀比总会导致满意感的降低。相反,向下比会让我们觉得知足。不过,坏消息是向上攀比总是来得更加自然,这可能都是因为媒体点的火。

即使我们并不直接和他人竞争,我们也倾向于把我们的快乐与一些目标的成就联系起来,而这样做往往适得其反。研究发现那些总是专注于达到一些目标的人往往是不快乐的。

//待续

屋外无雨,屋里暴雨

晚上本来计划上自习的,结果在人家里吃火锅打牌糜烂到11点才回来,开始赶活儿交差。1点多的时候,听见噼里啪啦的水声,还有稀里哗啦的流水声。越来越大。还以为下雨了。不过以前下雨的时候声音也没这么清晰过啊?而且水声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无所不在。有些奇怪,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终于,听见了几下啪啪啪滴水的声音。开始还以为窗外屋檐在滴水。但是窗外没有阳台,水珠应该打到灌木上,声音没这么有节奏感啊。实在忍不住,顺着声音往窗台看了一眼,原来是屋子里在滴水,wk~,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过去一看,发现墙壁里接电视线开口的地方水哗啦啦的在流,My God。看来整个屋子都在灌水!这下惨了。

急忙把垃圾桶腾出来接水。又走出卧室看看其他地方情况如何。走到哪儿就感觉到哪儿在流水,wk~。到厨房,发现空调的那个地方也在漏。不是在漏,而是在流。怀疑是空调的问题,于是把空调关掉。感觉似乎好了一些。又腾出一个垃圾桶接水。接着去叫醒roommate。回头时发现卧室门外的墙底有一滩水,刚才出来时还没有!把耳朵贴在墙壁上,淅淅哗哗的水声如雷贯耳,wk~。roommate还在熟睡,不叫醒他估计就要做梦在海里游泳了。不过开灯后发现他的屋子还好,没有一处漏水。不过好景不长。天花板也渐渐出现灰色的圆圈,接着开始噼噼啪啪的滴水。不幸中的万幸是水没有往床上滴,否则咱两这几天就不要睡觉了。我回头又把整个屋里的水闸关掉,把所有水龙头打开放水。渐渐头顶上的水流声就没有了,而墙壁里依然有。roommate打电话,半个多小时以后一个老墨过来,拿了些工具,但是也没辙,说等着水流完吧。我想也只能如此。

发觉屋子里天花板上的灰色圆圈已经由1个变成两个,又出现第三个,第四个,My God。水滴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快。不要吓我。想了个点子,干脆把最开始那个滴水口子戳大,让水快点儿流出来。

水不停的在流,不知道要流多久。我得接着赶活儿,还不到一半,看到底是水先流完还是我的活儿先干完。三四点的时候,听到右手边的水杯啪的响了一声,几分钟后又啪了一声,wk~,这个漏点真是精准,不偏不倚,水杯里正好只有一口水。四五点的时候,终于都不再滴水,而活儿也基本接近尾声。排掉了几个恶心的bug,试验结果相当凑活。6点给老板写weekly report,把paper发出去。又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睡觉。这个大年初一过得真是奇妙。来了几年还是第一次通宵。

早上11点起来,发现卧室外面地板上的水已经干了,墙壁也变得静悄悄。出门发现外面在下雨,wk~。走到路上又发现连地都在往外喷水,水柱有一米多高,wk~。我想起很小的时候作过的一个梦,梦里那个感觉似乎跟现在有些相像。到处都在冒水,天上也在下着小雨。

水,很多很多的水,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