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好了

这三个字让我想起科大实验室。“网断了”,“网好了”,这是很常见的两个词汇。与之相伴的是一个又一个郁闷的和欣喜的时刻。来美国后基本就再也没有碰到这种情况。而这次的地震让我再一次的体味到这种滋味。关键原因是Blog上不了了。也就切断了我和家人联系的重要纽带之一。当然,也像切断了我的喉带。这种隔绝让人很不舒服。说到隔绝又让我想到人和神的隔绝,那又是怎样一种可怕的后果?

人不能不说话,我不能不写Blog。所以这几天就在msn space将就了:

http://ferryzhou.spaces.live.com/

Advertisements

更新permit

上次更新是2005/12/29,有效期一年,今天是2006/12/29
我以为今天是12/28或者27的
he qun说,我教你开车吧。好吧,那就学吧。
he qun说,把车开到mvd附近去免费打气吧。好吧,那就去吧。
he qun说,过来了顺便就把permit续了吧。好吧,那就续吧。
办事人员说,今天可是最后一天哦~。是啊,今天星期五,再不办就到新2007年了。
拿到新的permit的时候,我很好奇地说:“开始日期竟然是2006/12/29,跟上一张卡的截止日期一模一样唉~”
he qun说,是啊,今天是12/29。“阿?今天就是12/29?”我大吃一惊。
 
8月份实习刚回来的时候,我决定一个月内把车学会。
10月份的时候,我想一定得在感恩节前学会。
感恩节过了,我想年底是一个deadline,因为permit到期。
我想有deadline一定可以逼我把车学会吧?
今天是deadline,我又重新续了permit。
理论上来说,那台车又可以放一年了。
 
三个月前,kkqq刚来美国,花了两个星期就把车和驾照搞定。我想,我也要在两个星期内把车学会。
两个月前,Gao wei说他一个星期里上了三次路就拿到驾照了。我想,我要花一个星期把车学会。
 
现在,主席仍然骑车来团契。师兄仍然坐着师弟的车去买菜。
 

移植

发现并不是装个visual studio 2005 express和svn客户端这么简单
还要装OpenCV,GLUI这些第三方类库
sln, prj文件需要另外copy,因为2005使用相同的后缀名
还得装windows platform SDK,否则报windows.h not found error
发现c++的语意也稍有差异,for (int i ….)的i的scope完全在for循环里面了
编译有一陀的warnings,有很多是opencv类库的,不过不管了

活在当下

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第十五封信
 
“我们的崇高目标是要整个人类都为了追逐那飘渺的彩虹而殚精竭虑,无暇顾及眼前的真诚、仁慈或者幸福,而且一直把自己当下所拥有的各种恩赐,都堆在祭坛上献给虚无的未来,用一把火给烧个精光。”
 
《读库0605》第一篇文章《二十年暗恋桃花源》中有这么一段:
 
“赖声川分析说:‘对历史无知,这就是桃花源。陶渊明作了多么高明的政治讽刺,这是当年的政治批评,响应了多少时代多少老百姓的心声。或许我们还可以另外解读:活在当下,不追究过去,不期望未来,这就是桃花源。陶渊明又作了一篇耐人寻味的哲学论文。’”

The Screwtape Letters

the screwtape letters
 
//网上有很多电子版
 
yuwen的书,她说这本书也许适合我。
如果说开头还让我有些云里雾里,如同嚼蜡,那么逐渐适应后的感觉就是味如甘蜜,又如琼浆玉液
不知道何时产生这种转变的,也许是在grand canyon的旅途中。回来后就一口气读完了。
书很薄,不到两百页。书身修长,小巧玲珑。
篇幅不多,但是句句良言,字字珠玑。
精辟的观点于通俗日常的谈话口吻之中不经意间流淌出来
这本书的中文译名是《大榔头写给蠹木的煽情书》,又名《地狱来鸿》
不过这本书其实跟煽情没什么关系,后者似乎更加贴切
本书的内容,简单的说就是老鬼写信教导小鬼如何引诱一位叫阿蛮的年轻小伙子背离基督教信仰
作者C.S. Lewis早已如雷贯耳,Bob推荐过多次,比肩《魔戒》的《Narnia》就是他的杰作之一
Lewis被誉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基督教作家之一,而这本书则被誉为通俗神学的里程碑
书的内容表面是教导如何让人背离信仰,反过来看就是标明那些陷阱,理清那些似是而非的观点
人容易被世俗的潮流所诱导,并失去辨别是非的能力。
趋从潮流的努力蒙蔽了探究是非和吸取精华丢弃糟粕的态度。
不仅如此,思想界总有很多很多的作奸犯科者。
有些人宣称上帝已死

有些人要构建人间天堂

那些人认为自己才是真理,或者发现了真理
人喜欢在否定和叛逆之中彰显自身
不过都如秋叶终将凋零
只有神的话才能存留永恒
从起初到今时,从今时到永远

乱七八糟

visual studio打算用免费的express版本
剩下的问题是必须得整个源代码版本管理工具
因为现在有三台机器在同时使用
copy总是个丑陋的办法
但是又不愿意在实验室的机器上安装svn
一是不知道要花多少精力学这个东西
而且,什么东西都还是放在网上比较方便和安全
也就是说,得找online project host
得是free的
最好还是private的,否则让人家看到我丑陋的代码是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当然,免费的鱼与免费的熊掌兼得要求就有些高了
找来找去,只有google code了
注册项目并不多,也都很小,功能也很简单
不过我想应该够用了
只是强制的open source。。。。。
老板肯定是不同意的,当然可以瞒着他
我也有些不同意,也就是刚才说的,代码比较丑陋,不好意思见人
不过,既然新的笔记本要披挂上阵,丑媳妇也得见公婆了

《万历十五年》摘抄之三

//随时、随意、随地的翻看,然后摘抄部分

申时行也很清楚地看到,在他前任8个首辅中,只有李春芳和张四维可谓能全始终,其他翟銮、夏言、严嵩、徐阶、高拱和张居正6人,或遭软禁,或受刑事处分,或死后仍被追究。表面看来,所有处分出自皇帝的旨意,其实所有案件,无一不产生于文官集团中的矛盾。首辅或是在政策上遭到多数人的反对,或是个性太强而引起嫉妒和仇视。技术上的争端,一经发展,就可以升级扩大而成道德问题,胜利者及失败者也就相应地被认为至善或极恶。

关怀之二

如何构建团队关系?

在《人件》里,良好的团队凝聚力如同固胶,有共同的目标。在xp中,指出交流胜于文档。毫无疑问,良好的团队关系非常重要。那么问题是如何构建?很多天前看到一篇文章的评论,一个程序员说他们团队每天5点多下班后,一起玩半个小时的反恐精英。这让我很受启发。我想,关系的形成有两个必要因素,第一是时间,大量时间的面对面交流,第二是共同的“作战”活动。不过目前团契的现状并不能让人满意。不错,我们会强调关怀工作,会每周花时间一起查经,培养灵命的成长。但是,一个人的生活不仅仅是“灵命”方面。绝大多数时候,我们面对的是每天的柴米油盐,繁重的功课作业,出行的交通。这些是否更应该关怀呢?是的,这些似乎跟一个人的信仰没有任何关系,跟他的得救与成长没有关系。那么是否就在关怀中被忽略?现在的团契,表面上看来人数众多,但真正热心和有责任的,很难乐观估计。即如今天晚上的教会活动,我竟然只能倚靠一个从来不来团契的一个人带着四五个同学过去。我想肯定是某些地方出了问题。当然,最直接的问题是找不到driver。而最根本的问题还是热心程度。也包括团队关系问题。

其实昨天的会议已经包含了我这方面的策略。但到重头的时候却被急忙忽略了。关系说起来玄其实简单,说起来简单却容易被忽略。我们大多数朋友是不知不觉随着外界的安排而建立起来的。比如同一个寝室,比如同一层楼,比如同一个班,比如同一个球场,等等。这些空间使得我们彼此认识,彼此很难不交流。但是在美国这个地方,这样的空间已经很难找到。团契是一个好的空间。但是我想还不够。每个人还有自己的小空间。可能是我们的同事,同学,球友等等。对于几乎所有人来说,团契不是一个必要的空间。当新生逐渐适应,有了车,有了老生带后,团契就可以退出去了。我想,我们其实缺乏更高层次的吸引力。而首要原因,是我们缺乏关怀,是我们缺乏凝聚的小组和集体。除了团契这个大集体,我们应该有更多的小集体。小集体内部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比如一起吃饭,聊天,买菜,shopping,看电影,出游等等。这样,当有人想去walmart,有人想去教会,他就不用总是担心不方面麻烦别人,因为真正的朋友关系,麻烦就是不麻烦。嗯,似乎是扬牧师之前讲到的。这样,关怀的目的就能无形中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