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oblem With Programming

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InfoTech/17831/

 Bjarne Stroustrup:

I think the real problem is that "we" (that is, we software developers) are in a permanent state of emergency, grasping at straws to get our work done. We perform many minor miracles through trial and error, excessive use of brute force, and lots and lots of testing, but–so often–it’s not enough.

The snag is that often we do not know exactly how we did it: a system just "sort of evolved" into something minimally acceptable.

My view was that to do higher-level stuff, to build complete applications, you first needed to buy, build, or borrow libraries providing appropriate abstractions. Often, when people have trouble with C++, the real problem is that they don’t have appropriate libraries–or that they can’t find the libraries that are available.

The glib answer is, There are just two kinds of languages: the ones everybody complains about and the ones nobody uses.

Expressing dislike of something you don’t know is usually known as prejudice.

Also, complainers are always louder and more certain than proponents–reasonable people acknowledge flaws.

Advertisements

3D

google earth装上老不能用,重装也不行,到网上搜了半天还是不行,郁闷坏了。

其实只是想比较一下Google Earth 3D跟Microsoft Virtual Earth 3D

无论如何,城市的三维模型越来越多,越来越完善。

以前想到的在天空上贴广告,这个也已经在Virtual Earth里看到

不过有个问题是Virtual Earth的三维模型里,都没有什么texture,看起来跟一根根锈的钢条似的。那个demo也完全像一个死城,阴森恐怖。

后天就要完成cvpr的初稿,到现在还没开始动手。今天先研究一下这方面的现状。

以前看过sketchup,觉得很简单。也就源于那个思路作了些东西,可以比sketchup更加方便的从image构造三维模型。

其实urban modeling已经有很多人搞,很多人还是试图通过stereo matching或类似的技术来搞,真是没有前途。当然,发paper还是很有前途的。

人工参与是必要而且有效的。不过这方面paper似乎不是特别多,当然,都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很多商业产品也都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方法是不是比他们更优越或者解决了还没解决的问题。突然意识到用人工参与方法的这帮哥们儿发了paper后都开公司卖产品了,wk~。其实也很自然,我现在写着程序就经常有这种冲动。

其实可以肯定地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比如texture mapping,有树挡住了怎么办?树怎么建模?光线的不一致怎么办?天空怎么渲染?

也不知道Mircosoft的那些三维模型是怎么构建出来的?

碰到小马

昨天中午睡完觉,去座公交去学校。要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前边一个公交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一堆孩子,都像是墨西哥人,大概是中学生,看起来都有些野。我没有理会他们,准确说有点儿避开他们。曾经有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碰到几个青少年,其中一个迎过来骂了我一句,我当听不懂。青少年往往是最野性,最叛逆的一代,社会上小混混绝对比大混混多得多,这些小孩什么都不怕,行事没有任何顾忌。国内也碰得多了。所以我径直走向站台。这帮小家伙也走向站台,打打闹闹的,其实很可爱。我仍然当他们不存在,找了个地上的坎儿坐下,朝向车来的方向。这时忽然听到一句中国话“买可乐”。我一愣,看了看前面这个小孩,很胖,黑外套,短裤,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身上邋遢,跟其他人都一样,这时他对我说话了:“你住在这附近?”我再仔细端详,终于意识到他就是小马。天哪,竟然认不出来了。其实他长得也没什么变化,只是胖了些。有大半年没见了。我们说了几句中文,这时一个墨西哥女孩问道:“Is he your brother?”,"No, just my friend"。后来一个墨西哥男孩望着我,说了一堆的话,我一句也没听懂,而小马应对自如。车来的时候,小马和他们又打闹了一番,口中也不知道说着什么脏话,用英语。看来小马已经完全融入这个社会了,不像我,比他早来一年,考过GRE, 托福,到现在说句英语还结结巴巴。小孩真的比大人容易适应环境。其实周围也有很多老外,但是从内心并不愿意跟他们交流,绝大部分交流还是跟中国人。

最重要的事

《标杆人生》第十六天:最重要的事

生命里最重要的不是成就和财富,而是关系。

 爱永远长存

  神要我们将爱放在首位的另一个原因是爱永远长存。「如今常有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爱能存留后代;你如何待人,而不是你的成就或财富,是你能存留在地上最持久的影响。德蕾莎修女说:「重要的不是你做了什么事,而是你为这事付出多少爱。」爱是永远常存的秘诀。

  我陪伴过许多人度过他们生命最后的一刻,当他们面临永恒的边缘时,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人说:「拿我的证书来,我想多看它一眼。取我从前所得的奖状、金牌、金手表来给我。」(哥林多前书13:13)当生命即将终结时,人们要的不是被东西包围,而是被人包围一我们所爱的人、与我们有关系的人。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我们都了解,关系才是人生命的全部。懂得尽快学会这真理的人便是智者。莫等到临终时,才明白关系才是最重要的。

 最能表达爱的方式是付出时间

  事情的重要与否,可由我们愿意花多少时间在上面来衡量。你花时间愈多,就显示那件事情对你的重要性和价值愈多。你若想知道一个人看重什么事情,只要看看他们怎么使用时间就知道了。

  时间是你最珍贵的礼物,因为你只有一生那么多的时间。你可以多赚金钱,但不能多赚时间。因此当你付出时间给某人,乃是将你生命的一部分送给他,而那是绝对要不回来的,因为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时间是你所能给人最大的礼物。

  单单口头上说「关系很重要」并不足够,还必须花时间在关系上来证明:只有言语是没有用的。「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为和诚实上。」 关系需要花时间与努力,而表达爱最好的方式是付出时间!

 去爱的最佳时刻就是现在

  拖延有时是应付琐碎事的最好方法,但因为爱是最重要的,所以要立刻去做。圣经一再强调说: 「有了机会就当向众人行善」,「利用每一个机会行善」、「你手若有行善的力量,不可推辞,就当向那应得的人施行。你那里若有现成的,不可对邻舍说:去吧,明天再来,我必给你」。

From: http://www.livingwater4u.com/reader/b_biaoganrensheng2/index2.php

《新语校注》摘抄

  夫长于变者,不可穷以诈。通于道者,不可惊以怪。审于辞者,不可惑以言。达于义者,不可动以利。是以君子博思而广听,进退顺法,动作合度,闻见欲众,而采择欲谨,学问欲博而行己欲敦,见邪而知其直,见华而知其实,目不淫于炫燿之色,耳不乱于阿谀之词,虽利之以齐、鲁之富而志不移,谈之以王乔、赤松之寿,而行不易,然后能壹其道而定其操,致其事而立其功也。

  凡人则不然,目放于富贵之荣,耳乱于不死之道,故多弃其所长而求其所短,不得其所无而失其所有。

  故事或见一利而丧万机,取一福而致百祸。

——《思务》第十二

若没有爱,便一无所有

《标杆人生》第十六章:最重要的事

“无论我说什么、信什么或做什么,若没有爱,我便一无所有。”(哥林多前书十三章3节)

“爱就是遵照神命令我们的方式去生活。正如你们从起初所听见的命令:在爱中生活,”(约翰二书一章6节)

生命全关乎爱。

因为神是爱,所以神最盼望我们在世上学习的功课就是如何去爱。当我们去爱的时候便最像他,因此爱是神给我们所有命令的根基:“因为全律法都总结在一条命令:爱人如己”(加拉太书5:14)

耶稣说我们向世界最好的见证,不是我们信仰的教条,而是我们彼此相爱。他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5)

爱应该是你最优先的次序、最基本的目标、最伟大的志向。爱不是你生命中“很好”的一部分,而是“最重要”的部分。圣经说:“让爱成为你最大的目标。”(哥林多前书14:1)

王征家做客

还是第一次过去。他刚工作一年,已经新买了房子,很大,还是两层楼。他们很快也要做爸爸妈妈了。变化真是大阿。去年他还是跟我一样在读的PHD,也没结婚。去年还是去的他租的房子,跟我现在的差不多。宇文是个好太太,王征是个好丈夫。电视里放着他们的结婚DVD专辑,每个细节都流露出幸福美满的味道,我相信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基督徒还是非基督徒,无论是年轻人还是老年人,看过之后都会觉得那是最完美最令人羡慕的婚礼。其实他们的婚礼我也有参加,当时已经觉得很美,但是现在回顾到更多的细节,仍然不禁的赞叹,觉得不是在看朋友的婚礼,而是一部童话,一部电影。看着他们家明亮宽敞的房子,和谐的小两口,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觉得不大可能是我的归宿。我知道如果我工作了的话也能和他一样,很快买一栋房子。但是这样的房子给我带来的只有空旷、奢华、不配也不适的感觉。我喜欢我现在的apartment,很小的一间,但我很愿意在这样的环境里终我一生。

感恩节之三

今天是Black Friday,也就是人们等了一年去商店抢东西的一天。

其实这已经是我来这儿后的第三个感恩节,前两年都没有去抢。第一年是因为没车,也没人带;第二年是没有兴趣;今年机缘巧合,前天Gao Wei临时报名要去Host Family家吃饭,我让他跟我一起,昨天座他的车他说要去抢东西,我说我也要去。

其实我没有任何计划,也没想买任何东西,最大的目的只是感受一下大家凌晨起来排队,冲进商店疯抢东西的那种场景。这应该算感恩节除了大家聚餐吃火鸡之外最有特色的一项文化吧。

上个星期跟roommate一起,他去买PSP,到门口看到几个大帐篷的,也不觉得像流浪汉。后来他跟我说这些人是为了等第二天开门进去抢PS3,第二天是PS3在美国限量发行的第一天,每个商店只有几台。

又听说有一个哥们儿排队抢PS3,结果中途生了病,不得不退出,他排队的那个位置,卖了三百美金。

roommate一晚上没睡觉,今天也要去抢东西。跟我一样,他也是第一次,虽然早就有车了。他跟我说准备去circuit city,准备去frys。反正准备去很多地方,搞得我都心动了,Gao Wei似乎只准备去一家不知名的staples。我是跟他呢?还是跟Gao Wei?最终还是跟Gao Wei,我是一个不愿意改变计划的人,或者说不愿意违背约定的人。而这一决策也最终证明是英明的。

我们4:30起床,去的是一家富人区的商店。Gao Wei说来这儿是他的一个师兄三年的经验。果不其然,我们差不多5点才到,只有两三个人在门口。而这个时候,roommate跟我打电话,说他去的frys排了几百号人,进都进不去。半个小时后又接到他的电话,说里面等着check out的人差不多把商店都挤满了。

之前Gao Wei他们已经有了计划,买所有的$150的GPS,原价400,然后椅子,硬盘之类,都是很大的折扣。而他们最终也得偿所愿。起得早不如找的巧。我听说排frys的昨天下午就有人在那儿开始排队了。

我最终也抱了两样东西,一个20的音箱,原价70,一个不要钱的插线板。其实抱这两样东西之前在商店里漫无目的的转了N圈,没有什么东西能钩起我的购买欲望。我想要一个一两百,或者两三百的笔记本,但是没有。音箱也是看到他们买了我才买。顺便拿了旁边一个插线板。这样也算是有所斩获了,早起没有白搭。其实本来也想要他们那个150的GPS的,但全商店只有4台,全被Gao Wei他们实验室预订了。也许也是神的安排,最终三十多块钱的账单,心想他们都花了几百,其实不一定必要。

回来roommate还没睡,跑过来看我音箱,又跟我说他在frys的经历。他空手从商店出来,“跑过来干嘛来了?”他会认为别人对他会这么想。而这个艰难的抉择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如果要排队结帐的话,就得等几个小时,买什么也都不值排几个小时。他说,在一个mp3的柜台,很多很多人走过来就对售货员说:“给我一个”,“给我一个”。搞得跟不要钱似的。结果他一看,其实要200块,比平时也便宜不了多少。又说,看到一个家伙,拉着服务员,让服务员现场查哪些打折的。hoho~。又说看到一辆宝马车,后来发现是一个印度人开的,说也就印度人干得出来。

感恩节之二

我想我今天会讲一些东西,还会做一个祷告,而且是结束祷告。所以这两天我都心里准备着。感谢神,这些都被应验,我想也是神的异象与带领。

其实事情本来朝着另外一个轨道运行。

今年的感恩节不同于往年。去年和前年学生团契都举办了专门的晚宴与晚会,今年没有晚会,只是将学生分配到几个基督教家庭聚餐。我这一组到唐兴中家。除了我之外,他们8个人都不是基督徒,而且平常都不去团契和教会。大部分学生基督徒和同工都被Micheal和Yu wen邀请了。学生团契中,大概也只有我和唐兴中熟悉一些,因为上半年曾一起为教会共过事。

我以为唐兴中会准备活动的。

但是吃完了很久,坐在餐桌旁也说了很久。我注意到唐弟兄听着我们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脸上时有不高兴的神情。比如经常冒出“杀人游戏”、“一定要两面三刀”这些词汇的时候。我以为我们就这样一直瞎聊下去,心想难道唐弟兄没有另外准备活动?终于,他开口朝我问道:“接下来又什么活动?”天哪。这让我手足无措。我站起来朝他走去。他说我们唱诗歌吧,唱赞美之泉。也就是上个星期赞美之泉团队过来带的诗歌。他给我两首歌的歌词。天哪,我都不会唱。而他们就更加不会唱了。我说他们都没有参加赞美之泉的活动,他们平时一般都不来团契,只有我一个基督徒。也许唐弟兄根本没有想到。我接着说,我们就围一个泉分享感恩吧。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活动,也是我多次经历到的活动形式。想必唐弟兄对这种活动也相当熟悉,而且也很默契。于是他跟我一起开始搬动桌椅来。

这个活动也就必须由我来主持了。虽然是第一次,而且毫无准备,仅仅凭着经验。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大家轮流的数算恩典,或者说说来美国后的经历。我第一个开始,我想也必须是我第一个。我不知道我说了多久,也许说了很多,而我觉得还有很多很多没说。因为第一次这么主动的讲,我有些不适应,不好意思。到所有人都讲过一遍,我的心态平静了很多,心中又有更多的冲动,于是又讲了一大堆,这次是底气充足。讲完后,唐弟兄请我做了个结束祷告,感谢神。这个祷告大概是我说的话最多,圣灵最充满的一个祷告。神在这个时刻大大的加给我智慧与力量。

我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有神的带领。感谢赞美主。阿门。

少一个奴隶,多一个弟兄

http://www.ccim.org/node/605

 王怡
    
  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
  ——《新约·腓利门书》16节

   但安德鲁的道歉不是为行为,是为结果。不是出于责任,而是出于爱。当我不小心撞上一个美国行人,他主动向我道歉,是因为这个结果和他有关系,他与我共担了一种处境。他对自己参与这种处境而感到歉意,他不是为因果关系,而是为一种共享的关系道歉。或者说,他对于追究和认定因果关系持一种谦卑的态度。他的歉意不出于看得见的对人的亏欠,而出于看不见的对上帝的亏欠。

   第一是“自愿为奴”的古典悖论。根据自由主义的价值预设,一个人有没有自愿为奴的权利呢?这是最早由近代国际法的始祖格劳秀斯提出来的难题,横亘在数百年的人文主义世代之中。卢梭的回答是自愿为奴的人都是疯子,所以坚决不准,他必须被强迫成为一个自由人。到了20世纪,自由主义右翼的代表人物诺齐克,重提这一悖论,他说“一个自由体系是否将允许这个人把自己卖为奴隶?我相信它将允许” 。因为“自然权利”或天赋人权观,强调人是他自身的所有者(self-ownership),而不是为他的造物主所有。既然人拥有自身,他就有权自愿转让属于自己的东西。显然这两种回答都将颠覆启蒙运动和天赋人权的价值正当性。自愿为奴,自愿卖淫,自愿乱伦,等等,自由主义本身无法阻止这个世界毁灭它赖以存在的道德根基。如果我们关心的对象不是一个“有灵的活人”(A living soul),我们的眼光就无法从理性主义自我设计的那个世界中脱颖而出。

 废奴已成为历史,但这一根植于基督教信仰的理想却从未成为历史。奴隶制只是一种处境,离开了福音主义的理想,人类在任何处境下都可能是奴隶。福音的确改变了制度,却福音又高于制度。它的追求不是平等,而是高于平等,是人与人的相爱。

   有人曾批评《圣经》中没有废奴主张。使徒保罗曾在《腓利门书》中面对奴隶制度,坚持以心灵改变处境的道路,这也是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道路。腓利门是当时一位富有的基督徒主人,阿尼西母是从他家中逃跑的奴隶,曾与保罗一同坐监,在狱中成为基督徒。保罗一面要求阿尼西母回去,一面写了一封致腓利门的信,要求腓利门接纳“在基督里”的阿尼西母。既然基督同时为奴隶和奴隶主而死,以上帝独生子的血赎他们的罪,并为他们而复活。奉耶稣基督为主的人,就被称为神的儿女。“从此以后,你不是奴仆,乃是儿子了。既是儿子,就靠着神为后嗣” 。这就是基督教所传杨的福音。当阿尼西母与腓利门同为神的后嗣时,他就“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弟兄”。一个基督徒奴隶,揣着这封信,因着信心,冒着逃亡奴隶将被处死的危险,走在返乡重为奴隶的路上,活象一个卢梭眼里的“疯子”。阿尼西母知道等待他的那个人,在处境中是他的主人,但在灵魂中是他的弟兄。这就是人类废奴史的开端,也是人类史上真正充满指望的画面之一。

亚里斯多德曾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认为,在一个奴隶和自由人之间“不可能有友谊可言”。但从公元一世纪起,基督徒却和奴隶成为弟兄,一起在上帝面前领受圣餐。公元2、3世纪以来,基督徒开始大量释放和赎回奴隶。一些修会在长达五世纪的时间里不断将基督徒奴隶从摩尔人中赎回。3世纪时,一位叫卡里斯图斯的奴隶成为牧师,再成为主教,罗马天主教甚至将他列为早期的一位教皇。6世纪时,罗马皇帝查士丁尼修筑了当时最雄伟的圣维他尔大教堂,就是以4世纪时一位殉道的基督徒奴隶而命名的。事实上,欧洲的奴隶制随着福音的遍传而消失。1102年,伦敦宗教会议确认奴隶制和奴隶贸易为非法。在启蒙运动远未到来的14世纪,奴隶制已在欧洲大陆和英国绝迹 。

   美国的废奴进程,同样受到福音奋兴运动的影响。1835年全美废止奴隶制协会的成员,有三分之二是福音派牧师。那些建立所谓“地下铁道”帮助黑奴逃到北方的组织者,几乎全是贵格派的信徒。长老会和卫理公会都曾给予废奴运动属灵上的支持。东部和中西部的福音派人士,也时常卷入对抗奴隶制的奋斗。福音派女作家哈拿·摩尔受到威伯福斯的鼓励,在英国各地成立主日学,并写出大量的福音小册子,其中著名的《乡野政谈》,公开反对潘恩建立在人文主义之上的人权论。她后来成为“克拉朋联盟”的外围成员。摩尔的作品,带动了一大批英美基督徒女性,在家中以文字事工投身热烈的废奴浪潮,成为普世废奴运动中一个美好的见证。其中最为人知的,莫过于写出《汤姆叔叔的小屋》(黑奴吁天录)的斯托夫人,这部小说对美国废奴运动有着深远的震撼力。

而宽容的基础也不是价值的多元,恰恰是对真理的确信。上帝的旨意不需要人的搀扶,得胜与否在乎神,不在乎人的奔跑。

真信心是宽容精神的来源。假如你所信的离了你的帮助,就无法在历史上获胜。那你所信的就一定不是真理。不宽容的根源在于恐惧,而恐惧来自于不确信。

威伯福斯站在基督教信仰之中,对德国哲学和人文主义的批判发人深省。他与欧文辩论时,认为社会主义和世俗哲学“来自个人自信的过度膨胀”。他对欧文说,问题在于“任何人如果相信你的话,那他什么话都可以相信了”。这像是对未来世代的一句预言,甚至也是对欧文本人的预言。欧文一生反对基督教,热衷于社会主义试验。认为人受制于处境,而不是受制于心灵。直到晚年欧文终于陷入“什么都可以相信”的价值虚无,对超验真理的渴望长期被压抑,最后落到泛灵的崇拜之中。

   两百年来,威伯福斯的精神感动了无数不同信仰的人,更激励着那些致力于社会政治改革的基督徒。如林肯、马丁·路德·金等,都曾表达对他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