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雷尔曼

数学大师佩雷尔曼一见美女就害羞

因为破解“庞加莱猜想”而一举成名的彼得格勒数学家格里戈里·佩雷尔曼在过着隐居的生活。他只和同事们有来往,实际上是足不出户。但是有个地方他是非去不可,那就是离家不远的超市。本来去超市采办食品的任务完全可以由他的妈妈承担,但他还是要非亲自去不可。

  据邻居们说,佩雷尔曼之所以老上超市,是因为他看中了里面一个叫安东尼娜·奥尔洛娃的女售货员。他像怕火一样怕女人,无论如何也不敢向她示爱,因此每次都是去看上一眼后马上转身回家。

Advertisements

下一步?

paper投出去了

一个阶段告一段落

一下子有些空虚,无所适从

这个星期一info assurance老师宣布考试推迟到下一周的时候,突然觉得特别不爽

我想是感觉时间一下子被掏空了的缘故

一直觉得忙碌才是生活的非堕落状态

很简单,不忙的话,事情就做不完,做不好,接下来肯定会很惨

而这样忙碌的生活,一旦突然结束,就会觉得非常空虚,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时间一下子从有价值的状态跌落到无价值的状态

什么是有价值的?老板交代的活儿,课程的活儿,搞research等等

也许将来工作了,那么工作就成了有价值的事情

每次浪费大把大把的时间搞些不务正业的东西后都会觉得有罪

只有忙碌才会带来心安,忙碌之后也会觉得“爽”,觉得时间没有虚度

但是发现这种“爽”的状态很快就消失,因为活儿总会接踵而至

一些大的事情结束,心情往往不是轻松,反而是失落

我想忙碌是与快乐无关的,最多只是让快乐得到保证的前提,因为忙碌是生存的保障

忙碌在保障生存的同时,我们的理想和爱好却被虚度

而理想和爱好,才是快乐的真正源泉

我们的生活早已被生存所统治,所奴役,穷人无法逃脱,有钱人同样无法逃脱

生存游戏贯穿了所有人的生活主题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每片角落都充满了竞争

在生存这个煞神所统治的帝国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强权成为真理,暴力成为法律

我们早已被这个煞神所驯化

如果说因着生存的鞭打而求活是被动的话

那么我们早已蜕变成迎合生存的主动者

我们坚信追求胜利是生活的美德

我们坚信精于利害的计算是最大的智慧

胜利者成为他人的偶像

失败者被鄙视,嘲笑

我们将傻x的标签贴向那些不以利害关系行事的人

我们本来是生存这位暴君的被虐者,但是更多时候,我们成为施虐者,变成这位暴君的代言人

另一方面,我们还“好心”的教导那些“不懂事”的人

在这种无所不在的极权统治下,“理想”与“美德”只能存留于小孩的思想世界,而当小孩变成大人,走向生存这个帝国,被驯化、洗脑已是无可避免

我们陷于奴役与被奴役的漩涡,无法逃脱

世人犯了罪,所以坠落在这个世界上,承担生活的劳苦

这个世间一切的生存游戏,都被神看在眼里

但神无法直接帮助我们,因为我们犯了罪,与神隔绝

所以神差它的爱子耶稣降世为人,向世间传讲爱的真理,点明我们的罪性,耶稣的死,是为我们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爱,就是这种牺牲的爱

《圣经》还教导,要同情关怀弱者,救助穷人

只有信和爱,才能推翻生存这个暴君的统治

在爱里,我们就不再是一个个单独的为生存争斗,受害同时施害的个体,我们成为一家人,让爱漫溢,化解生存的鞭伤

在信里,我们将彻底摆脱暴君的统治,鞭伤无法临到我们身上,因为此时我们已属天国的子民,我们知道这个世间不过是一个小站。也许生存会有劳苦,但是灵魂却已得救。

“看,那天上的繁星,那一定是神为世人的痛苦所洒下的眼泪”(刘小枫)

robot

论文已经提交了

理论含量是不少的

老板希望能够加上个video的链接,确保accept系数

我跟老板说花一天时间测试一下

已经搞了三天

发现门还没摸着

不是这个问题就是那个问题

全是底层问题

robot本身的摄像头分辨率低(大概只有几万像素)、延时长,还有radial distortion

所以用logi摄像头

稍微好一点,分辨率640 x 480,延时稍微短一点,radial distortion也不严重

不过又有新的问题:它老是自动调整图象颜色

估计得专门研究一下变化模型,做个补偿才行

另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robot走得慢时很难保持直线,因为两个轮子是分别控制的,有可能其中一个遇到的阻力更大一些,搞得停下来的时候老是转一下弯,这样point correspondences就不好找了

还有程序问题

point correspondences的寻找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一塌糊涂

一个是跟环境有关,地毯的texture太丰富了,哪个点看起来都差不多,估计下次得专门撒些碎纸片。受图像质量影响也很大。今天去电器店,发现摄像机的视频质量真高,N大的屏幕,清晰得一塌糊涂,没有任何的blur,几乎没有延时。不过那样的一个摄像机得花上千美刀吧?而且还得研究directshow看怎么grab frame。

另一个改进的方法是多利用直线。直线作为feature进行匹配应该更robust一些。

其实最实用的方法还是利用颜色,就是可能太简单发不了paper。

不过也许也可以搞得复杂一些。比如引入shape,texture之类的东西。

学车

roommate开了我的车,先去打网球

10:30熄灯后就在球场旁边的停车场练习

算是第一次学车

前两天又被人讥笑了

估计现在已经全天下人皆知有个人买了车一年不开了

感觉很简单

转了N次右转,M次左转

parking似乎也不是很难

不过想到上街还是有些发怵

创业有关

三个创业者

依稀之中,互联网行业又回到了疯狂的创业者时代,而这一次更多的创业者开始选择视频领域。

  视频互联网领域已经是乱战的局面。虽然,各个创业网站目前的收入都很少,更谈不上明确的商业模式,内容方面依然面对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是,YouTube在美国的成功已经极大地刺激了本土创业者的热情。

朱明谦:搜索的“猫”步

//其实感觉不过是vivisimo的中国版。研三的时候还专门研究过,也有过想法。唉,转眼已是两年!

//所谓核心也就是聚类技术。而这个,并没有想象中的复杂。

朱明谦到敦煌的时候,由于非典来袭,边境口岸全部关闭,去伊斯坦布尔看来已十分困难。于是他转而南下成都,一呆就是两年。朱明谦曾先后在成都的私立和公立学校教授英语。由于英语教师的工作比较清闲,他得以在业余时间里继续从事其喜爱的搜索引擎研发工作,并独立开发出了先进的聚类搜索技术。当时世界上掌握这种技术的公司还不到五家。

//清闲的工作,嗯,这个相当重要。

//稳定的饭碗、自由的时间、创业的理想,三者缺一不可

//发现一个开源的Java搜索聚合引擎:http://demo.carrot2.org/demo-stable/main

政教分离与《罗马书》13章——基督教政治哲学札记之二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85007.shtml

//看来陈佐人牧师的话一点不假,中国的知识分子已经开始明白基督教的重要性

 王怡
  
  
   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马太福音》
  
   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宗教活动自由;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一条》
  
  世俗权威与精神权威在政治上的分离,这一观念几乎仅仅源自基督教传统。

华尔街日报:顶级CEO未必出身名校

http://news.csdn.net/n/20060925/95287.html

格林说,“你可以进入顶级学府,但最终可能一事无成;也可以选择对你关爱有加的学校,用行动证明人们的成见是错误的。”他依然和当年的经济学教授查理•克莱默(Charlie Kramer)保持联系。作为迪安学院的一位理事,每次他遇到“那些羞于说自己孩子上了社区学校的父母”,都会觉得非常愤怒。

有些高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则根本没有完成大学学业,他们发现课堂知识不及自己的想法。比尔·盖茨(Bill Gates)从哈佛辍学,创建了微软公司;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从德克萨斯-奥斯汀大学辍学,创建了戴尔公司(Dell);史蒂夫·乔伯斯(Steve Jobs)从俄勒冈州的里德学院(Reed College)辍学,创办苹果电脑公司(Apple Computer)。他们都没有重返校园拿到正式的学位。

  今天,他们如何看待自己当年的抉择,是否建议年轻人效仿这种做法?2005年,乔伯斯在斯坦福大学讲话时说,上大学和其它人生选择一样,都要由自己来决定。“你必须相信自己的直觉。”乔伯斯说。

  他说自己在入学一学期后选择辍学时,“内心十分不安”,但最终证明“这是自己做过的最明智的决定之一”,因为他没有把时间浪费在那些他不感兴趣的规定课程上,而是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到处旁听他感兴趣的课。

  他旁听的一个书法课程极大地影响了10年后他对Mac电脑的设计。“如果我没上那门课,那么Mac电脑不会有多种字型和合适的字间距。”乔伯斯说道。

  辍学也减轻了他对供他上学的工薪阶层养父母的负疚感,因为“当时我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人生方向,也不知道上大学如何能帮我确立人生目标。”不过,辍学的生活“并不轻松潇 ”,他警告说,“我没有宿舍住,只能在朋友的房间里打地铺,靠卖可乐瓶买东西吃。”

  猎头公司史宾沙美国的董事长托马斯•奈夫(Thomas Neff)说:“只有机具创造性天赋的人才能这么做,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新想法,就能获得风险投资,而如果等到毕业,很可能会有人捷足先登。”

链接

互联网是个无限的信息世界

一座又一座的城市涌现

链接是支撑和联结一切的高速公路

好的,丰富的,强大的链接架构至关重要

比如分类导航,比如tags, 比如推荐列表,比如搜索

web2.0本质是用户参与构建城市

目前仍存在的一个问题:城市孤岛

信息只在城市内部交通连接,城市之间的连接基本没有或者很少

信息集成仍然是必要的

Google可以看作是整个世界之上的水晶球

城市之间缺少连接,直接后果是每个城市都越来越大,但彼此越来越雷同

孤岛的原因是网页数据是机器不可读的,也就是说城市内的信息城市外无法看见

概念是独立于城市的

概念网

一个城市的概念网建构得越全备,也就是越贴近完美

但大多数是无法做到的

概念网往往会横跨多个城市

人的思想、需求是在概念网上游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