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becue

六个人,Li feng和他老婆,两个韩国人Hong和Byoung,Zhu xiaoqing和我。

早上10点钟Li feng把我接到他apartment,接着打电话给Hong,约好先在他家打几把星际,然后大家中午一起出去。

单挑了N把。胜Li feng两局,胜Hong四局,输一局。Hong胜Li feng一局。看来Hong果然不是真正的高手。其实跟他水平也差不多。而跟他单挑的几局,基本上都能从我以前无数次的战斗中找到模式,那种一次又一次似曾相识的战斗。所以,基本上一开始就能明确战略,那种胸有成竹的策略。

barbecue的地点是附近的一个公园,叫什么blue lake。并不大,但有树,有草,有水,天气也相当好。这儿就像以前的家乡,似曾相识的大树,似曾相识的泥土和青草,似曾相识的湖水。包括之后去的另外一个景点,哥伦比亚河岸。似曾相识的江水,似曾相识的沙滩,似曾相识的芦苇,似曾相识的石子。一切都那么熟悉。我和Hong在河岸比赛打水漂,看谁的石头在水中跳跃的次数多。我想我今天下午回到了童年,我想Hong也是,我想Byoung,xiaoqing也是。我们在公园肆意玩耍,和公园的所有小孩一样。一个小飞盘就能带给我们无尽的乐趣。

Advertisements

祸兮福之所倚?

难道是天意?

昨天meeting犯了一个不该犯的错误,郁闷的要死。晚上回去又整了一下程序。改进了几个地方。

今天Louie给大家发信,说下午2点show demo。

下午的demo show很成功。director scott说了好几遍impressive。部门老大Ibraham说没想到可以做成这样,本来以为不行的,走的时候说了几遍Thank you jin.回来Louie说a great demo,兴奋得要死,可能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从未想象过的效果。还说要考虑我回学校后继续整一些project。也就是说我可能拿到他们的funding了?如果那样就太好了,减轻老板一大压力。

人就是机器

http://xioshu.spaces.msn.com/Blog/cns!755C5074B50768BF!376.entry

原以色列共产党总书记米库尼斯曾这样回忆他与苏共巨头莫洛托夫的一次相遇:
 
“那是1955年,地点在孔策沃克里姆林宫医院里。当时我因有些不舒服被送进这所医院疗养。在医院的走廊里我很偶然地遇见了莫洛托夫。以前,我只见过他一面,是在巴黎的和平大会上。在孔策沃,不论是莫洛托夫还是我,都穿着病员服。但他还和过去一样,骄横冷酷。我走到他跟前并且问他:当年您作为政治局委员,为什么还允许逮捕自己的妻子?他若无其事地、轻蔑地看着我问:‘您是什么人?’我告诉了他我的身份,他这才愿意回答,表情非常僵硬:‘为什么允许逮捕我妻子?就因为我是政治局委员,我必须服从党的纪律……我服从了政治局关于必须清除我妻子的决定……’。”
 
米库尼斯是以嘲讽的笔调记录这段史实的。他毕竟是一个外国人,一个在野党领袖,没有经历过权力的洗礼,所以根本读不懂权力的逻辑,只会从人的立场来考虑问题。他也就不可能理解莫洛托夫的立场。在极端残忍的党内斗争中身经百战的莫洛托夫,每一毛细胞都已经政治化,炼就了一副铁石心肠,毫无怜悯之心、恻隐之情。换句话说,他已经脱离了人的境界,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政治动物。这就注定了他对相依为命数十年的爱妻都不肯一援手。

垃圾?

上午,上完洗手间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家伙抱着一堆杂志往垃圾桶里扔,wk~。晚上等人都差不多走光了,我就偷偷走到垃圾桶,从里面淘东西。发现果然有好东西。XML Magzine, Queue。wk~。虽然有些老,但也很值得一看,比如几年前业界是怎样预测未来的?几年前流行什么?大家都在讨论什么?hoho~。另外还有几种不入眼的杂志,IEEE Spectrum,We’re Sharp,OE。

看来以后应该每天光顾一下这个垃圾桶。不,应该是公司所有垃圾桶。

郁闷

关键时刻掉链子

本来今天meeting要show一下demo,开始还好好的,等到show的时候发现调不了亮度了,wk~。整了半天,发现犯了已经犯了N遍的错误。程序里设置是打开一个文件后才能调亮度的。但头脑一热就以为可以直接调。结果一点效果都没有,还以为硬件或者驱动出了什么问题,搞了半天,wk~。结果最后醒悟了也没时间了,scott说下次吧。wk~。本来觉得自己的demo很牛逼的。这几天回到家都在整这些东西。散了会,回来立刻修改程序。免得下次出现同样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