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thon

决定开始学python
1。这两天在csdn看的些文章和视频频频提到这个
2。今天用c++写一些批处理的东西费老大劲,整个文件列表都麻烦的要死

5年前就在水木bbs上看到过这东西,那时候就说是比perl还有前途。读研的时候好几次想学,结果5年过去了,还没开始。5年,对很多想法来说,都是一晃而过的时间。
上次看Google的招聘描述,Python是很显著的一条。
Python的主页上:

"Python has been an important part of Google since the beginning, and remains so as the system grows and evolves. "

— Peter Norvig, Google

Advertisements

杂七杂八

程序体和非程序体。原子,分子是非程序体。水是非程序体。石头是非程序体,土是非程序体,太阳是非程序体。花是程序体,种子是程序体,细胞是程序体,胚胎是程序体,意识是程序体。电话是程序体,车是程序体,公司是程序体。程序是一段执行代码,有很多的步骤。程序体可能包含很多的程序。非程序体不包含程序,可以用数学、物理或者化学来解释。或者说,数学物理化学是关于非程序体的科学。研究程序体则需要解码其中的程序,需要hack。

生命体和非生命体。所有非程序体都不是生命体。有些程序体是生命体,但大部分不是。复杂的工具不是生命体。更高级的复制传播也不是生命。只能称之为复制或者遗传机器。虽然其中的程序代码得以生存或者扩张。生命体具有求生的意愿和能力。这需要三个要素,一、感知,包括环境感知和自身状况感知;二、行动能力;三、决策程序。求生的行为来源于快乐和痛苦的感知以及对快乐的追逐和痛苦的逃避。生存是唯一主题,而快乐/痛苦是生存状况的信号以及行为的驱动力。一旦一个系统具备这三个要素,它便是一个生命体。人是生命体,社团是生命体,公司是生命体,国家是生命体。

复制体和非复制体。病毒是复制体,无论是现实中的病毒还是计算机中的病毒,基因是复制体,知识/信条是复制体。计算机是计算机病毒的宿主,人的身体是病毒和基因的宿主,人的头脑是知识/信条的宿主。人的头脑不容两条相对立的信条,因此信条之间彼此征战。人对不协调的信条感到不适,感到威胁,因此彼此争论,甚至征伐屠戮。人受信条的驱使远强于受病毒或者基因的驱使。

关于evolution

evolution is just a kind of optimization, or adaptation

演化,充其量不过是对环境作更加适应的优化;它不可能是创造!

DNA不可能是演化出来的。就如MS Office程序不可能是演化出来的一样。而DNA比MS Office复杂无数倍。

就如山上一栋房子是可以演化出来的吗?

每个创造,都源于一个目的

目的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有一个精神体

目的之所以达到,而创造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创造主有设计,有智慧

当我们看到一个杯子,我们不会相信它是演化出来的,因为它的pattern如此特殊,明显包含了一个目的,明显包含专门的设计,明显需要一定的智慧

演化不可能是创造,是因为它没有目的,它没有精神,没有创造主

也许,生命的出现源于上帝在地球上撒下了一些DNA。而这些DNA的设计,远超乎了我们的智慧。我们只能通过观察得以窥视设计中一丁点的奇妙之处。一个最简单细胞的鞭毛系统,就已经是一个极为精密的机器。如果简单的鼠夹需要一个目的才能出现,那么如此精密的机器难道不需要目的?

一切都是程序

一条被说烂了的话:当你手里握着锤子,那么其他的东西都是钉子

物理学家以物理规律阐释世界,数学家以数学法则阐释世界,化学家以化学反应阐释世界

计算机科学家以计算和程序阐释世界

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程序,不过是计算

这个世界是个程序体,程序体的基本特性,便是运行,因为运行,时间才变得有意义

一秒钟过后,已经有无数的原子分子发生了作用,地球已经自转了一步,有些地方形成了云层,有些地方开始下雨,有些地方开始刮风,有些岩石开始破裂

有些种子正在发芽,有些花朵正在开放,有些植物正在死去

有些动物正在吃草,有些动物正在捕食,有些动物正在厮杀

有些婴孩正在出生,有些人正在死去;有些人正在相骂,有些人正在打架

有些小店正在开张,有些公司正在破产;有些国家正在打仗,有些国家正在扩张

DNA是生命的编码,这段代码毫无差错的被自然界所执行,于是一个新的生命个体诞生

每个人的大脑充满了无数的程序代码,遇到一定的刺激,相应的的代码片断立即被调出执行。比如听到贬损的话,我们立刻发怒;听到意见相左的话语,我们立刻反驳;遇到诱惑,我们立刻陷入。所以,如果看到有人打架,那很正常,不过两个打架的程序正在执行;如果看到有人官僚,那很正常,不过是官僚的程序正在执行。

植物遇到阳光而生长,人遇见诱惑而追逐;这诱惑可能是钱,可能是权,也可能是异性。

一切的一切,都是运行中的程序体

如果这个世界是台正在运行的机器,那么,它的运算能力无法想象,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原子分子在发生作用。无数的东西,都在并行的运算。

也许,这个世界的时间不是真正的时间。就如我们写一个模拟程序,状态更新的间隔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对于程序中的个体,它们体会不到。天上一天,人间一百年。也许是真的。

life

在ICRA花了十来块钱买了本书,名字叫《What is Thought?》。实习这阵儿在家里没法儿上网,只有看书。作者的基本idea很简单,他认为人的智能和生命一样是自然演化出来的,所以,他觉得基于演化的算法可以发展出真正的智能。一个基本的标准是compactness。就如这世界千变万化,但是都可以由物理学最基本的几条定律解释一样。智能或者mind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具备捕捉这种最为紧凑的知识。而mind本身,也许就如DNA之于生命,源于最紧凑的编码。作者认为复杂的DNA既然是演化过来的,那么mind应该也是演化出来的。虽然我对作者的这一观点相当鄙视,但是因着书的阅读,激发了很多的思考。也许,这些想法,又是个人生命经历里又一次革命性的飞跃,就和以往看过的一些书所经历的一样。下面的是前些天记在wiki上的想法:

Semantics is equivalent to capturing and exploring the compact structure of the world, and though is all about semantics.
— From "what is thought"

/ Mind. Brain. Initially, only basic hardwared learning rules, no knowledge at all.
/ After it came to this world, it interact with its environment.
/ The meta rule is survive.
/ Fortunately, when it is born, it has a mother who can take care of it.
/ The basic strategy in this initial phase is crying and asking for something.
/ It observe this world. It sees something, remember them and later on recognize them.
/ Yeah, it can remember/recall. It can associate the event sequences.
/ And at first, it can feels the joy and pain.
/ Joy or pain is the essential signal for surviving.
/ Since it can associate the event sequence, it gradually learns
something associate with joy, some other things lead to pain. The
mother is participating this process.
/ As more concepts learned, or inherently, it gets the ability of abstraction and deduction/induction.
/ It learns knowledge.
/ Knowledge helps to learn more knowledge.

/ In some sense, it like DNA to life. The DNA is code, the nature is virtual machine.
/ The body, is survival oriented hardware.
/ The brain, is decision maker and knowledge host.
/ The most primitive intelligence is reactive behavior. Direct event/environment -> behavior.
/ The most fundamental thing is cognition. 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world, storing, and the recognition.
/ Then logic, reasoning, knowledge. Complex intelligence.
/ Then language. Language is the coding of knowledge.
/ What’s the language of the world?

/ Experience help recognition. Experience not only comes from previous
vision, but also from 3d interacting, from space/vision
induction/deduction.
/ Learning is much more powerful than any delibrated desinged algorithm.
/ Just like training shooting a basket??
/ Anyway, there should be vast amount of rules are learned during
interation with world in baby phase; And it is these rules that guide
recognition.
/ 3d <-> 2d mapping rules?
/ human has underline 3d model? or just pieces of 3d model?
/ line/shading/color
/ spatial patterns.
/ characters, logos
/ pieces is basic structure. piece is simple. at most 2 or 3 objects/relationships. lots of pieces can compose complex patterns.
/ still like texts/words/characters.
/ depth. line? plane?

sharp印象

这边是sharp lab of america。其实好像另外一个地方也有一个lab。这个lab大概有三四百人,我所在的组有十几个人,中国人大概有一大半,其他组不明情况,印度人很少,日本人感觉也很少。来之前老板让我早来晚归,我以为日本的公司都干活特别疯狂。但来了后发现正好相反。我早上8点左右来的时候,公司基本没什么人。到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人也都差不多走光了,hoho~。IT公司不加班似乎是件不正常的情况。王征在Intel,每天累得要死,经常干到晚上十一二点。Intel最近业绩不好,似乎还要裁人。也许Sharp的盈利还不错,没有裁员的传言,也没觉得员工们有多大的压力。这样看来,似乎比Intel要好得多。
上个星期每天中午都在公司吃饭,6块钱一顿,饭还不错,每天花样还不一样。吃饭的人并不很多,很多人都直接回去吃或者带饭过来。
其他人具体都做些什么?还不是特别清楚。暂时还不好意思问。我自己倒是已经被人问过一两次了。每次被人问在学校做些什么或者将来打算的时候,都得把关于创业的一些想法深深埋住。老板来之前再三叮嘱,跟他们交谈不要随便说,包括私下,否则就算sharp的版权了,关于知识产权的白纸黑字都是签过字了的。
公司的办公环境相当好,隔间大概2.5×3.5米,办公用具可以随便取,休息室很大,有免费的咖啡和纯净水,还有一些报纸,两个自动售货机,价钱很便宜,休息室的墙是玻璃的,外面的风景很优美,有山有水。

camas

跟phoenix完全是冰火两重天。phoenix早就进入盛夏,白天就接近四十摄氏度。而这儿现在比phoenix的冬天还冷,只有十来度。跟合肥的冬天都差不多了。走在路上手脚都会冻僵,这在phoenix怎么可能?

wikimapia

wiki + google maps

google提供了最先进的map技术和api,是集中式的,wiki提供最先进的群体智慧技术

你可以在地图上任何地方圈一个方框,然后注上一些信息,就像wiki上新建一个词条或者页面一样

这个想法很伟大,相当的伟大

比如google map可能查不到科大,那么你就可以在地图上找到科大,然后圈一个方框,然后写上科大的一些信息

同样的,如果你开了家小店,或者发现一个不错的吃的地方,你可以在这上面做广告或者共享信息

google map提供了一个虚拟的地球,但是信息却还极度缺失。而wiki,是弥补信息的绝佳方式

搬进新房

一个空房,没床没凳没桌,什么都没有
hao借给我一个铁锅,一把铲子,一辆自行车,一个电饭煲,一些碗碟之类
下午又出去买东西
先跟hao一起剃了个头,中国人,感觉还不错,比较有安全感,想说啥就说啥
接着去波特兰的中国城买了些食物,一袋米,一个刨子,一把菜刀,两个竹篓,白菜包菜生姜大蒜猪肉牛肉。//到美国还第一次来传说中的中国城,凤凰城没有,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包括check out时候pp的中国mm
最后又去沃尔玛买了些东西,一个案板,两个垃圾桶,一个折叠椅,一盒纸巾,一桶洗剂液,一盒鸡蛋,两个土豆,等等
就这样,一个新家基本完整了

找到房子

wildflower,615,二室一厅,一个人住,住一间,空一间,离公司大概三个mile,骑车估计半个小时。
之前准备住sunpoint的,一室一厅,要625,还远
今天算是运气好,蒙神保佑。hao说他以前一直很想住这儿,就没成功过。又说你住三个月人家还不一定让住,又说,人家还要先调查你的背景,肯定不能马上住进来,起码要几天,或者一个星期,wk~。这样的话,能找到一个地方住就不错了。而能找到一个地方,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不容易的根本原因,是因为我不会开车。不会开车,就只能找近的地方住,但最近的什么Eight Towncenter也有两三个mile,也就是三四公里。而这个什么eight towncenter,少数可以在网上找到的一个地方,一室一厅要755,wk~。于是,就在Louie家住了一个星期,而现在,又住在hotel,70块钱一夜,因为Louie的父母过来了,hotel最多能住四天,虽然钱由公司支付。
不容易的第二主要原因。没有人share,两个人住一般也就七百来块。本来准备要和另外一个intern合租的,但是那个有车的韩国人把我甩了。
所以,像我这样人都过来了却还没找到房子的,可能算是非常非常特殊的一个情况。前两天一个师兄聊天,他说,too bad。看来,住在人家家是件too bad的事情。来之前老板也说住人家两个星期的话没问题,但住两个月就不大好了。
第二天晚上hao开车带我在附近转了一圈,发现了很多网上找不到的房子,但是收获不大,不是太远就是嫌太贵。
不过后来hao偶尔说,他以前老板跟他说读书的时候不要太节省,因为读书节省一年,工作后一个月就赚回来了。说得我茅塞顿开,如醍醐灌顶。再怎么贵,也不能再住Louie家了。
wildflower相当运气。因为之前看过很多家,也打过电话。离得近一些的如Eight towncenter都是七八百块。便宜一些的studio都已经住满了。剩下的,只找到sunpoint最便宜,也要625,离公司4个多mile。其他的不是更贵就是都住满了。更近的Fishers Mill跟sunpoint价钱差不多,但是今天打电话,说June 24才有空的单人间,而且要住至少要三个月,wk~。今天下午就准备去sunpoint签合同了,不过还是又看了些另外的,第一家近一些的,要七百多。第二家,更近,就是wildflower,没有单人间的,但是双人间也就615,还是month by month,于是二话不说,当即决定就这家了。更爽的是,当即就顺利通过了背景调查,然后签了合同。若是今天不能完成,就要等到下个星期二了,因为星期一将是memorial day,全国放假。这儿附近非常方便,有中国餐馆,有一个大的shopping center,还有作熟的食品卖,还有bus,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其实本来还有一个选项。下个月月底还有一个intern要过来,但是joan给那个家伙发现也一直没回。这也是一直犹豫不愿意住单人间的原因。不过现在好了,两个房间,随时可以在找一个人share,即使找不到,也比大多数其他的单人间还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