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ster

早上骑车出门时想了个新的算法,不用什么parent id来聚类了,直接assign一个cluster id。找到一个相似的,assign相同的cluster id。查询的时候也方便多了,将来删除过期信息也不用有什么顾虑。之前的那种方式老是出bug,真是越巧妙越复杂的算法越是有问题,而简单的方法却相当实用,嗯,还很美。当然,简单的算法却是深思熟虑和灵机一动的结果,并非唾手可得。

Advertisements

签字

下午找rao签字。老板推荐rao作committee member,说members要全是assistant professor不是太好。就找了rao这个AI领域颇为牛逼的人。rao开始还不轻易答应,要我一两篇最近的论文,好参考一下是否有相关背景。也确实,我搞得是computer vision,他搞得是planning,有啥关系呢?不过因为要搞机器人,也就扯上了。他一个星期没给我回复,我急了,催了封信,他说他原以为已经回复,看来牛人事情很多阿。他也爽快答应了。真是没想到。其实我不是特别情愿的,这个家伙不管在哪儿都特别喜欢问问题,一口印度腔,他讲话我从来就没听懂过,我毕业答辩怎搞?其实,这个家伙也跟我有缘,想当初我申请美国学校时,第一个学校就是这个大学,而选中这个大学是因为看到rao这个人,他出现在我当时research领域的一个会议committee chairs里面。这个家伙是IEEE AI 的院士。不过过来后,口语太差,都不敢找他谈话,最终也就没有跟他。也许跟了他可以继续我以前的研究,不过也难说,来之前就看过他们的文章和ppt,觉得太学院派,不实用。

第一次找他的时候,屋里一帮人在讨论,于是折回去。顺便去Liu lintao那儿逛逛。在桌子上见到他的一篇论文,好像是关于p2p,刚刚拿起来,Liu lintao突然冲过来把论文夺去,反着盖在桌上。说这些都是垃圾,不要看。呵呵。虽然我也一向认为paper都很垃圾,但还没见过他这么彻底的。再说了,我虽然满口说人家paper都垃圾,但还是不会情愿也说自己的paper垃圾的。他真是个实在人。

下午四点再过去,这次得逞。进门的时候震惊了——他面前的显示器不是一般的huge,高度差不多有他两个头,还宽屏,也就是宽度和高度比是16:9。嗯,似乎跟我家里那张桌子差不多大。肯定比我家里的彩电大,而且大很多很多。牛人就是不一样。走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看CNN关于政治的新闻。

【老】【男】【人】【比】【赛】【通】【知】(转)

发信人: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信区: AUTO
标  题: 【老】【男】【人】【比】【赛】【通】【知】
发信站: 瀚海星云 (2006年04月27日19:35:19 星期四), 站内信件

    屏幕前面的朋友们,请问您有没有觉得自己时常头晕眼花,牙齿脱落,须发
灰白,耳聋耳鸣,肠胃不适,四肢无力,体能下降,智力衰退?如果有,那么恭
喜,你已经是光荣的老男人足球队的荣誉成员啦!您可以自由选择下列职位:

    1.场上队员
    2.拉拉队队员
    3.女拉拉队队员
    4.带荷包的饭友

    在若干头老男人即将离开学校的日子里,在这依依不舍的离愁别绪里,老男
人队即将开始自己的系列告别赛。明天『中午十二点』『西区大球场』,将是告
别赛的第一站,强劲的老对手『龙七队』。在此,代理队长斯塔雷纳代表大肚腩
队长油腻龌琐,邀请各位老男人届时参加。我们的口号有:

    1.友谊第一,扯淡第二,搞笑第三
    2.给每位老男人持久的表现机会(大于20分钟)
    3.只有正规,才有字汇。请穿好球衣,摆好破思
    4.有钱的捧个钱场,有人的捧个人场,没钱没人的也可以去下球场

    目前老男人的阵容如下,欢迎随时报名,随时补充:

    Zhang Cong (GK)
    Yan Jingyu (GK/M C)
    Li Tie (GK/S C)
    Cui Lianxi (D/M/F RLC)
    Mei Tao (D/M/F C)
    Shi Junxiang (D RC)
    Yang Bing (D RLC)
    Wang Shaolin (D/DM RC)
    Chen Hua (D/DM RC)
    Nie Zhanghai (D RLC)
    Li Zimian (D/DM RLC)
    Cui Can (D/DM RLC)
    Linghu Bin (D C)
    Xu Hao (D RLC)
    Ling Qing (D/M/F RL)
    Feng Chunshi (D/M/F RL)
    Liu Hao (D/M RL)
    Zhao Yu (DM C)
    Lao Feng (M C)
    Xia Jicheng (M/F R)
    Wang Jikang (DM RC)
    Shen Zhiyu (AM/F RC)
    Cui Yunhe (AM LC)
    Zhao Liyue (AM RC)
    Zhuo Juchao (AM/F C)
    Chen Dong (S C)
    
    荣誉队员:

    Wang Zhancheng (GK)
    Yang Zaiyue (GK)
    Li Xiaoge (D/DM C)
    Yang Weisong (D/M RLC)
    Mao Xufeng (D/M/F RLC)
    Wen Qin (D/DM RLC)
    Li Min (D L)
    Zhang Donghai (DM RLC)
    Li Xiaowei (AM RLC)
    Lai Sheng (F LC)
    Huang Linhua (F LC)
    Zhou Jin (AM/F RLC)
    


And it makes me wonder.  
※ 修改:·starrynight 于 04月28日00:34:04·[FROM: 211.86.144.139]
※ 来源:·瀚海星云 bbs.ustc.edu.cn·[FROM: 202.38.73.141]

hookah(拉车的斯基) :

文小前队长也可以打GK的,不过要排在我之后
周董居然排在最后,太不象话了,人家可是握有我们100%的股权啊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 在 hookah (拉车的斯基) 的大作中提到: 】

: 文小前队长也可以打GK的,不过要排在我之后  
  她现在是鞭长莫及,所以不用排啦
: 周董居然排在最后,太不象话了,人家可是握有我们100%的股权啊
  排名不分先后,理解?
wisly(0210|卍解的天生牙):
刚看开头以为是脑白金的广告
shaolin(RTFSC):
刚刚收到龙七邀请短信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我们可以把你租借出去,一场球20块钱
hookah(拉车的斯基):
我们也知道你是在摆摆姿态
你看现在人才鸡鸡,也不缺你这个拣球的
给你个台阶下吧,嗯
shaolin(RTFSC):
切~
jaconvon(Health No.1):
乖乖哟,这么专业
(DM RC)是什么意思噢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就是家兔所的位置,昨天被换下去那个,明白了吧
wisly(0210|卍解的天生牙):
DM=defend midfield
jaconvon(Health No.1):
不知道他在什么位置呀
hookah(拉车的斯基):
(大门 人才)就是说你天生是个看大门的料 
【 在 jaconvon (Health No.1) 的大作中提到: 】

: 乖乖哟,这么专业
: (DM RC)是什么意思噢
futou(0210|斧 头):
汉语真是博大精深。。。
顺便鄙视一下那些老用鸟语来发贴的人。。。
babyface(小刀):
  医生建议我最近不能剧烈运动,同时也要为下个月的手术储存体力
  所以这次我依旧只能远离球场了。。。。。。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哦,听到这个消息俺真是悲喜交加
一方面少了一位男球员
另一方面又要多一位女球迷了
babyface(小刀):
  我还是可以负责在场下 take care 一下女球迷,向他们普及一下老男人
  的光辉历史和各位资深大牌的身世由来
jaconvon(Health No.1):
啊,老大要作变性手术呀
babyface(小刀):
  滚,老子这里tmd带病坚持搞事业,你丫的不来慰问我,还在这背后乱捅刀子
hookah(拉车的斯基):
只能说实在太便宜姓毛的那个胖子了
diesirae(愤怒的日子):
阿嚏,哪儿,哪儿有午门
shaolin(RTFSC):
这个“搞”字用的好
hookah(拉车的斯基):
突然想起来,你漏了李小狗和奇秃这2个老男人的创始人了
Tao(…):
楼上的弟弟们,请注意老男人的形象问题!
俺们的脸都让你们丢光光啦!尤其是在这么多小师妹,女球迷的面前!
拒绝猥琐!
starrynight(存在ompared to the conventional mechani):
是亚是阿,为数不多的有小baby的老男人
ALBA(Shepherd):
居然还有我的名字,感动中。。。
babyface(小刀):
很怀念这俩老男人,想起曾经跑到东区和9805的搞,想起一堆老男人坐在东区
中科的台阶上搞xx,想起那个卖书摊前曾经发生的不堪的往事。。。
BTW:好像还少了阿黄
jaconvon(Health No.1):
哎,老大呀
往事不堪回首
还是不提也罢
谁曾想
我们也曾那么勇敢过
babyface(小刀):
  自从那次以后,我对你的敬仰又增加了几分,顺便怀念几位龙套演员当时精彩的配合
ferryzhou(废舟.梦回合肥):
此文已保存

一朝为官

//摘自《晚清七十年》第五册

一朝为官,则名利、权势、荣耀、智慧、黄金、美女。。。。。。,凡人类七情六欲上之所追求者,一时俱来。官越大、权愈重,则报酬愈多。——因此小人之为官也,则毋需杀人越货、绑花票、抢银行。贼之所需,官皆有之。俗语所谓“贼来如梳,官来如剃也”。君子之为官也,则圣贤之志,救世济民;菩萨心肠,成佛做祖,皆可于官府之中求之。毋需摩顶放踵,吃素打坐也。

客观实在

//摘自《晚清七十年》第五册

读者士女,你我升斗小民,如果忽然黄粱一梦,做起了主席、总统或大元帅来,恐怕也要依样画葫芦——这在近代中国政治转型过程中也是一种“客观实在”(且用个“辩证法”的名词)。形势比人强,任何人钻入那个形势,都逃不掉那种脸谱!

毛公曰人权

//摘自《晚清七十年》第五册

他说:清朝末年,一些人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体”好比我们的总路线,那是不能变的。西学的“体”不能用。民主共和国的“体”也不能用。“天赋人权”、“天演论”也不能用。只能用西方的技术。当然,“天赋人权”也是一种错误的思想。什么“天赋人权”?还不是“人”赋“人权”。我们这些人的权是天赋的吗?我们的权是老百姓赋予的,首先是工人阶级和贫下中农赋予的。

有人说选举很好,很民主,我看选举是个文明的字眼,我就不承认有真正的选举。

李鸿章之死

//摘自《晚清七十年》第四册

这时李鸿章已七十九高龄,尽猝国事,内外交煎。辛丑年冬季,鸿章生命已至末日,累月发烧吐血,卧床不起。正在此油尽灯枯之际,而俄人连番催逼,从不稍懈,直至鸿章死而后已。

李鸿章死于一九零一年辛丑,十一月七日。死前数小时,俄使仍伫立床前,迫其画押,为鸿章所拒。俄使去后,鸿章遂命儿子经述草遗折劝自强;并命于式枚草遗折荐袁世凯为直隶总督、北洋大臣。临终切齿痛恨毓(yu)贤误国。